棉花糖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军师威武 > 《军师威武》正文 第9章 攻山不利
    华郡城门,兵马攒动。

    宁泽坐在轮椅上,被梁五推着混迹于围观百姓队伍。

    领兵的是身着甲胄,骑跨大马的华郡最高长官——太守梁春。

    在他身边,一队威风凛凛的大将纵马跟随。

    “贤弟,为兄剿贼之时,华郡安危便托付给你了!”梁春面对眼前另外一位骑着白马的将领,开口说道。

    “府尊放心!”对面之人拱手笑道,“有弟在,华郡固若金汤。”

    刘保,男,44岁

    大成38骑都尉

    7281

    5849

    8331

    枪兵a,步兵d,弓兵b

    单挑lv1

    华郡二把手,热衷权力。

    现场出现的文臣武将属性,全都看在宁泽眼中,唯独这个刘保最厉害。

    虽然梁春与刘保好似关系不错,其中隐含的敌意却让人看得清清楚楚。

    说实在的,按照属性来讲,这次剿贼任务肯定是刘保出马比较稳妥,何况骑都尉本身就是华郡城内负责统兵打仗的,太守出征,骑都尉留守本就不对劲。

    不过这两位最高长官的明争暗斗,目前宁泽插不上手,也不想插手,没必要。

    与梁俊、梁智、梁泓、赵通等华郡文武官员一一交代,太守最后来到梁腾面前:“梁督邮,本官出征之后,华郡之安危就交托于刘贤弟,你要好好辅佐,等待本官得胜归来!”

    梁腾当然明白父亲的意思,名为辅助,其实希望自己钳制刘保。

    对方的野心梁春心中明镜似的,难保出征以后他在背地搞鬼。好在华郡还是掌握在梁家人手中,文武官员一半以上都是家族出身,有儿子坐镇,刘保也掀不起风浪。

    “府尊放心!”梁腾恭敬回答,“下官必定辅佐骑都尉,不让任何宵小觊觎!”

    “很好!各将士擂鼓举旗,随我出征庞丽山!必胜!”梁春举刀呼喊。

    “必胜!必胜!必胜......”麾下武将带着上万兵马齐声呼应。

    “太守大人亲自带兵出征,必能剿灭庞丽山山贼!”

    “是啊!府尊文韬武略,小小毛贼怎么能抵挡?”

    ......

    留守的文官武将窃窃私语,站在城门目送大军出城。

    梁腾目光与刘保对上,两人同时露出笑容,相互点点头,心里却各有想法。

    宁泽在不起眼的位置,看着梁春统领大军向城外行进,抬眼发现梁腾转向自己,点头示意。

    梁腾犹豫一下,也对他点头,然后继续看向城外。

    梁春出城之后,带兵往庞丽山方向推进。

    途中,副将王乐纵马紧跟:“主公,这些日子骑都尉刘保频频拜访文武官员,谋反夺权之心昭然若揭。我有点担心......”

    “不用管他!”梁春淡然回应,“华郡还是我们梁家天下。待破贼归来,再慢慢处理。有我儿镇守华郡,翻不了天。”

    “只是主公,那刘保终归是个祸害......”

    “本官自有分寸!眼下尔等只需随我全力破敌。”

    “遵命!!”

    华郡上万兵马出征,动静不小。

    庞丽山山贼派出的斥候,自然提前知道,立刻做出应对,全部返回山中防守。

    官军走了一整天,按照计划抵达庞丽山附近,直接安营扎寨团团围住,在各个路口列阵。

    站在营内,可以看到庞丽山顶笙旗攒动,山上关键路口也有大量贼军防守,准备万全。

    “主公,贼军龟缩不出,末将愿领兵打头阵!”副将王乐抱拳请战。

    “嗯~”梁春点头同意。

    王乐当即拍马提刀,带兵奔向庞丽山山道。

    只是到了山道入口处,突然檑木滚石出现,赶紧后退避开。

    再冲过去,又见檑木滚石。

    如此三次之后,王乐举刀对着山上大喊:“贼子!你王爷爷在此,谁敢与我决一死战?”

    话音落下,山中突然一阵炮响,紧接着大队人马出现,居高临下。

    为首一人骑着黄鬃马,手握镔铁斧,声音洪钟一般,指着王乐哈哈大笑:“无名鼠辈,也敢向我挑战?”

    王乐立刻认出对方身份,于是举刀大骂:“曲覃逆贼,还不速速下山受死?”

    “哈哈~有本事打上山来,爷爷陪你练练!若是上不来,爷爷懒得理你!”曲覃哈哈大笑,身边山贼也都跟着狂笑。

    王乐气急,当即带兵冲锋。

    只是到了路口,又被滚石檑木阻挡,完全没办法更进一步。

    无奈只能在下面大声辱骂曲覃、张昶,想激对方出战。问题曲覃、张昶不中计,反过来嘻嘻哈哈挑衅王乐,气得他青筋绷起。

    双方叫阵许久,王乐终于忍不住下令:“火箭!”

    弓兵队伍马上点燃箭矢,上前用力抛射。

    “嗖嗖嗖!!”无数火箭从各个方向射入山林,点燃干燥的草木。

    “灭火!”曲覃不紧不慢,一声令下便有大量山贼出现,用类似投石车的道具,将一袋袋沙土抛出,很快压制住火势,果然早有准备。

    见此情况,王乐下令弓箭兵再往前推进,攻击更上面目标。

    只是刚刚过去,山上万箭齐发,直接将他们驱赶。

    相持半天没有占得半分便宜,眼看就要天黑,王乐干脆下令再射一波火箭,然后退兵回营。

    火势熊熊,山贼却毫不紧张。常年穿梭于山川之中,自然懂得防火。提前准备好隔离带与灭火道具理所当然,根本不怕。

    王乐回营中,到梁春面前请罪:“主公,末将未得寸功,特来领罪!”

    “那曲覃、张昶,并非一般流寇。”梁春淡然说道,“本官已经料到,无需自责。”

    “那......”

    “传令下去,严防贼军夜袭,按照计划布阵!”

    “是!!”

    庞丽山山贼倒是没有夜袭,因为晚上下起雷雨,突如其来。

    大雨覆盖,水天一线。

    一夜过后,得到个坏消息。

    突如其来的大雨,使得数百士兵受冻感染风寒。

    还没正式交锋,自己这边一堆人先生病,不是什么好兆头。

    没想到那小子真是乌鸦嘴,一场大雨更不容易使用火攻。

    次日清晨,雨势刚停,梁春便亲自领兵,按照计划兵分三路,从各个不同方向试着攻山。

    然而庞丽山山势险峻,道路陡峭崎岖,易守难攻。山贼严密防御各个路口,陷阱、滚石、檑木、弓箭、拒马层层防守,密不透风。

    一连几日强攻,没有任何进展,山贼也是完全不肯出来,继续僵持。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梁春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山贼的战斗力,本以为对方只是乌合之众,一击即溃。谁料多次交战之中,竟是自己麾下士兵处于劣势,加上更多士兵感染风寒,士气越低。

    原本计划好好的,却是没曾想到,曲覃、张昶这般沉得住气,任由挑衅依旧严防死守不肯出山。

    照这样下去,还真可能自己这边军粮先耗尽。

    为了破局,便将众将招到帐内商议:“如今曲覃张昶坚守不出,本官需要派一员大将,带数百精兵寻小道上山,另辟蹊径。谁敢冒险一试?”

    “末将愿往!!”话音刚落,好几名武将站出来,抱拳回应。

    “主公,末将愿领三百精兵潜入山中,亲手砍下曲覃张昶首级!”王乐信誓旦旦,“贼首一死,贼军自败!”

    “此行危险!”梁春提醒。

    “末将必能成功!”

    “好!那就命你率领精兵,秘密潜入庞丽山。我会亲自带兵吸引贼军注意。”梁春下达军令,“若能奇袭成功,记你大功一件!”

    “末将遵命!”

    次日,梁春再度统兵分为三路,在山下擂鼓邀战。

    与此同时,王乐偷偷带着三百精兵强将,寻找可以登上庞丽山秘密小道。若没有路,就准备自己开辟一条。

    庞丽山山贼还是坚守不出,隔着路口居高临下与官军将领对骂,互相射箭。

    骂战持续大半天,下午梁春再度抵达阵前,就见山上曲覃哈哈大笑,直接命人挑起一个首级:“梁春老儿,王乐首级在此!想要偷摸上山取我性命,实在可笑!还不速速投降,否则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看到这一幕,梁春差点从马上摔落。王乐是他心腹大将,没想到折在庞丽山,愤怒之中下令猛攻山道。

    结果数波攻势下,再度败退。

    当晚又是瓢泼大雨,恍如梁春现在的心情。

    他发现自己是真的小看曲覃、张昶,本以为这些无知贼寇随便撩拨几句便会主动出山一战,哪里料到对方根本不为所动,丝毫不中计。也没想到真如宁泽所说,对方提前准备好放火工事,加上天气缘故,火计无法奏效。

    这些泥腿子,怎么可能如此难缠,把庞丽山弄得跟铁桶一样,攻之不下。

    贼军还没有任何损失,自己这边心腹大将被斩,三百精兵不知现状如何,营内感染风寒生病之人越来越多。

    最重要的是,士气降到谷底,从众将士的脸上都能清晰看出,很是不妙!

    堂堂华郡太守,竟然被泥腿子组成的乌合之众钳制,简直是羞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