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现代记事 > 章节目录 第279章 纸人
    </dt>

    这些年来,季家村倒也出过几个大学生,所以大学生的开销大,这大家都是知道的。

    在村里面,甚至不乏有人嫌弃上大学太贵了,宁愿让自己学习成绩很好的孩子早早辍学去打工的。

    所以,赵广庆这么一说,赵文辉率先就有些坐不住了。

    “你要包了广顺念大学的费用?这也太大方了吧?”赵文辉不乐意的道,“你爸我当了这么多年的书记,你三叔家靠着我,这些年才有那么些好日子过。咱们已经很对得起他们了,现在本来就是该他们回报我们家的时候了!我看啊,广顺现在年纪到了,结个婚也的确是应该的。要不然的话,他今后出去读书了,谁在家里替他孝顺父母呢?刘洁那丫头做活儿还算利索,正好配得上广顺!”

    赵广庆:“……”

    他本来还以为他爸不忍心呢,没想到他爸一听到他要给三叔家钱,这翻脸翻得比谁都快啊!

    明明他爸也是当了这么多年村书记的人了,怎么心眼儿还这么小、花钱还这么抠门儿呢?

    赵广庆揉了揉生疼的额头,无奈的道:“爸,广顺读个大学又能花多少?了不起几万块而已。别说我现在不缺这几万块,爸你也不缺啊!我们何必为了省这几万块钱,惹得三叔家那边不高兴呢?只要能把这次的难关顺利的渡过去,别说供个大学生了,咱们家就是再多供一个大学生,那也是划算的!”

    赵文辉这些年听惯了儿子的话,所以即便他心里为这突然要花出去的几万块钱很心疼,但到底还是点了头:“好吧!既然你决定这么做,那我这个老子的,也只能答应了。你先等着,我这就去找你三叔,把这事儿跟他说了。他要是敢不答应的话,那我就逼着他答应!咱们家这些年帮了他那么多,他也知道该怎么做!”

    赵广庆就催着他爸赶紧去:“爸你可千万要把这事儿给办成了。不然的话,我这马上就要出去见那些朋友了。到时候两头说辞对不上,咱们家可还是一样的丢人!”

    赵文辉知道这事儿有多严重,忙不迭的应声,麻溜的出去了。

    见他爸走远了,赵广庆这才站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衣领,长舒了口气。

    事已至此,他是时候出去见人了。

    不然的话,这么一直躲着,那也不是回事儿啊!

    只希望,三叔那边,不会让他失望吧。

    还有,要是让他知道是谁把这么多人给叫来的,他一定要那人好看!

    赵广庆眼中闪过一丝利光。

    他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没有察觉到自己房间的某个角落里,温度低得吓人。

    “靠!这个赵广庆也太不要脸了吧?!”刘金桃震惊的道,“他竟然能想出把刘洁嫁给赵广顺的主意,来挽回他的名声……这人也太精明了!”

    她脚边一个小小的纸人动了动小脚丫,竟然也发出了声音:“我倒是早就知道他不要脸,却也没想到,他竟然能不要脸到如此地步!”

    这个声音,赫然是季慕善的!

    她竟然用符纸剪了个纸人出来,代替她亲身出行,可以让她见到很多她没办法亲身前来观看的场面。

    而且,这个纸人还能代替季慕善发出声音,直接和刘金桃交流!

    最重要的是,纸人的体积很小,躲在角落里的时候更是死死地贴着墙壁,让人完全发现不了,隐蔽性非常强。

    这种纸人用来偷听的话,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刘金桃刚看到这个纸人的时候也惊呆了,不过如今看多了之后,她反倒觉得这纸人也挺可爱的。

    至少,比时不时总戳人心窝的季慕善本人,要可爱多了。

    “赵广庆和刘洁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俩配成一对儿正好,怎么能让刘洁去祸害别人呢?”刘金桃眼珠子一转,嘿嘿笑道,“赵广庆想把刘洁嫁给赵广顺给他挡灾?我偏不让他如意!”

    小小的纸人抬起头:“你要干什么?”

    刘金桃摆摆手道:“放心吧,我就是给赵广庆找点儿麻烦而已,不会给你惹乱子的!”

    季慕善可不相信她。

    “你是想把赵广庆的打算给搅和了?”纸人道,“这事儿我也有个主意,你要不要把你的想法说来听听,看看咱俩有没有想到一块儿去?”

    “好啊!”

    刘金桃顿时来了兴趣,叽叽喳喳的说了起来:“你说,我要是再附身刘洁一次,用她的身体去大吵大闹一番,把赵广庆的打算给嚷出来怎么样?到时候,就算赵广庆他三叔那边肯配合,可刘洁这边出了事儿,这事儿也同样是成不了啊!”

    纸人沉默了片刻。

    而此时仍然待在季家的季慕善,脸色却是满满的一言难尽。

    她就知道,刘金桃打的肯定是附身的主意!

    她这是附身上瘾了啊?!

    “你上次附身后损失的阴气还没有补回来呢,这么快就又想附身了?你还想不想投胎转世了?”纸人没好气儿的道。

    刘金桃吓了一跳:“不是吧?这种事儿还能影响我投胎呢?”

    “那是当然!”纸人理直气壮的道,“鬼魂附身活人,这本来就是有损阴德的。上次你自作主张我还没有说你呢。以后这种事儿啊,你是再也不能干了!”

    “那、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啊?”刘金桃有些慌张的道。

    纸人没好气儿的道:“不过是想搅和了赵广庆的盘算而已,方法多得是,哪里用得着你一次次的去附身?不过,让刘洁闹出来的确是最好的选择。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你别再管了。”

    “好吧,我都听你的。”刘金桃委委屈屈的道。

    纸人没理她,问道:“刘洁住哪个房间呢?”

    刘金桃忙指了个方向:“在那边!怎么,你现在要去找她吗?我带你去呀!”

    季慕善本来就是这个打算。

    只见纸人点了点头,道:“走,我们过去吧。”

    刘金桃就带着纸人去了。

    一鬼一纸躲在柴房的窗户底下,刘金桃往里看了一眼,道:“刘洁还在睡觉呢。她好像发烧了,赵家也没人管她,她就一直这么躺着,想喝水都只能自己撑起来去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