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瘟疫医生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三章 警觉性增高【求月票,求订阅】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三章 警觉性增高【求月票,求订阅】

    顾俊回到下榻酒店的套房,洗漱过后,躺到卧室床上的时候是22:40,比作息表就超了十分钟,可以接受。

    他拿着手机给吴时雨发了个晚安,也看到了她的回复,才把手机放到床头柜,把卧室的灯光关掉。

    今晚真不知道和咸雨说了多少声的晚安……顾俊微笑着闭上眼睛,把呼吸调整平缓,放空着思绪,睡觉吧,明天去海滩玩,虽然是冬天看不到泳装,但肯定也有很多欢趣……

    过了半晌,他的神经渐渐放松下来,意识也趋向平静,一些今天的景象画面无声地浮现眼前。

    这是……快要进入到睡梦中了……

    骤然间,顾俊的脑袋一下剧烈的晃动。

    以往这只是脑神经在放松过程中出现的反复,最多如此来回几次,他就会睡着过去。

    但现在这一下晃动,让顾俊隐约有点那种异感,心中顿时涌起了点焦躁,异常力量、ptsd、警觉性增高……他深呼吸了几下,本想把这些凌乱的心念压下去,但最后还是不由睁开了眼睛。

    他平躺的身子没有动,只是微微地转动眼睛看了看周围,卧室里一片黑暗。

    从窗户映入的城市灯光让衣柜、床头柜等物有点朦胧影迹,但没有人,没有祖各,也没有什么东西。

    顾俊却浑身渐起一股寒意,就是感觉像被人在哪里望着,感觉这里不只有他……

    这里不太可能被人闯入,因为他毕竟是特殊人物,套房外面把守有申海天机局行动部的要员保护组的人员,而且这家酒店和天机局合作颇多了。在这之前,他也没发现哪里有人。

    衣柜?顾俊的目光最后落在大床右边的墙式木衣柜上,有没有可能藏在里面?

    他又看看周围,盘算了一下,从床头柜拿过手机,猛然就起身跳下床冲出了卧室,砰的把房门关上。

    然后他立即用手机呼叫外面的两名守卫,把他们叫进来,高浩泽、林子勇,都是魁梧青壮的汉子,一身黑色西装,像是普通的明星保镖,但都佩有真枪实弹,而且特别佩上理性监测石,也学过打精神旧印。

    这两位都是精英人员,保护团队的其他八人也是。

    “顾医生,有什么事?”队长高浩泽语气尊敬,虽然顾俊比他年轻,但对方是真正的战斗英雄。

    “我怀疑房间里面有人。”顾俊认真道,“可能躲在衣柜里。”

    高浩泽和林子勇闻言都一惊,立即肃然地打起十二分精神,对自己有些生气与失望。

    怎么看着电梯、楼梯、走廊等监控的人没有发现?这种事可大可小,若是真的那就是他们严重失职了。要员保护组的工作就是自己不打扰到要员的同时,把一切危险都捏熄在苗头之时。

    现在顾医生说里面有人……

    顾医生,顾俊。

    如今谁都知道如果顾俊说有事,那基本就是有事的了。至少以前的顾俊是这样。

    而针对顾俊的敌对行为必然不简单,如果里面有人,那不可能只是一个小毛贼或者狂热粉丝。

    因此高浩泽当即呼叫支援,在旁边套房侍命的其他几位人员也迅速到来。在他们准备好,而顾俊又认为可以行动之后,他们就抬着自动步枪,以冲房战术冲进了这个卧室,逼近衣柜和床底等任何有可能藏人的地方。

    但是衣柜里面、大床底下……都没有人,连蟑螂也没有一只。

    顾俊皱着的眉头仍不能松下,然而他自己也不能确定那股感觉是否正确,因为现在那又已经淡下来了。

    “高队长,可能是我紧张了。”他叹声道,“陌生地方,可能还睡不惯。”

    虽然他这么说,高浩泽他们还是仔仔细细地探查了一圈,不只是这个套房内,还包括这栋大楼的楼顶等位置,还重新调看了些监控录像,都没有发现有人闯进套房的痕迹,这里很清净。

    对于这位天机英雄的疑神疑鬼,众人并没有抱怨,都很能理解。

    他们都不是第一天混天机局的人,要员保护组等于是行动部内的机动特遣队,所以对这种疑神疑鬼并不陌生,他们自己有时候就也会这样,更不要说那些低s值、有ptsd情况的同僚了,共事过,见识过。

    因而顾俊什么情况,他们不完全了解,但从上头交待下来的那些注意项来看,知道他暂时不能再受刺激。

    高浩泽先让队员们退下,才作报告道“顾医生,这里安全,你可以放心休息,我们会守着的。”

    “好……麻烦你们了。”顾俊点点头,高队长是生怕他自尊心受挫吧,其实他不介意与众人讨论情况。

    但把高队长送出套房后,他回到卧室往床边坐下,一时间有点迷茫。

    “我的ptsd症状在增多着么?”他心想,知道这是有可能的,也是沈博士他们担心着的,“警觉性增高表现为过度警觉,惊跳反应增强,注意力不集中,激惹的行为和愤怒的爆发,自我毁灭行为,部分患者会出现睡眠障碍。”

    顾俊喃喃了一遍教科书上警觉性增高的临床表现,这完全能解释他的异感和警觉。

    是这样吗,顾俊躺倒在大床上,望着天花板,长呼了一口气。

    他还没情绪障碍,睡眠障碍暂时也算不上,但过度警觉……

    “我可本来就有着被害妄想症的啊……咸雨,有些想你了……”

    顾俊再次睡好位置,盖好被子,缓缓闭上眼睛,过了不知多久,刚刚就要入睡,脑袋骤然间又猛一下晃动。

    那种异感又出现了,这次他不睁开眼睛,呼吸变得有点粗重,已渐渐有些怒火在燃起……易激惹?

    “是谁?”顾俊在心里问道,“是谁啊?精神灌输?信号?仪式?谁啊!”

    很多精神障碍患者都不认为自己有精神障碍,但不管怎么样,他现在就不太认为自己是ptsd发作。

    只是想着那些异常事物,他的头开始痛了,痛感迅速在加剧……

    “你想说什么?你想告诉我什么?”顾俊睁开眼睛,忍着痛楚与怒火,却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再这样就要癫痫发作了。但他确实好像听到点声音,嗡嗡沙沙,似是幻听……

    他又皱住眼睛闭上,凝着神,去尝试听清楚点,好像,隐约,似乎……那像在说着……

    “如果你能听到……我们……是好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