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强狂兵混都市 > 章节目录 第2486章 纳尔德的时代结束了
    第2486章纳尔德的时代结束了

    “默里克,你干什么,你疯了吗?”一个身材肥胖的大佬冲着默里克发出愤怒的吼声。

    默里克面无表情:“尊敬的将军阁下,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的阿诺小王子,现在是我们的国王陛下,此刻起,国王陛下将接手纳尔德的一切,并对纳尔德进行审判。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你算什么东西?”肥胖大佬平时估计牛逼习惯了,抬手一指身穿国王盛装的阿诺喝道:“这个毛头小子又算什么东西?国王,哈哈,国王早没了,我们现在只有总统。你们现在的行为是叛逆,马上放了总统,否则,我一声令下,我的数千精锐会将你们彻底碾碎!”

    “砰”一声枪响,肥胖将军的脑袋炸开,血花飞溅而起,飞洒上半空如雨而下。

    “不!”周围人惊恐的叫声大起。

    “轰隆”一声,肥胖大佬没了脑壳的身体轰然倒下,倒在椅子上,鲜血如注,汩汩地汹涌而出,将椅子和地面染成了刺目的鲜红。

    开枪的人是那个站在纳尔德身前的东方面孔的男子,正是余飞。

    “很遗憾将军,您的数千精锐是没机会听到您的命令了。”余飞冷冷地吐出一道声音,缓缓把还冒着青烟的枪放下,朝身后的卫兵吩咐:“拖下去。”

    “是。”两个卫兵冲进会场,将那肥胖大佬拖了下去。

    余飞提枪走到会场正前方的高台,刀锋一般的目光俯视着还剩下的八个大佬,淡漠的声音响起:“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余飞,相信大家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因为你们的纳尔德总统曾经给我了下一个全球通缉令。”

    这么一提醒,一帮大佬们反应过来。

    “余飞,他就是余飞。”

    这一下,大佬们脸上震惊之色更浓。

    余飞的传说一直是这些大佬们的噩梦,没想到这个制造出那个噩梦的家伙又回来了。

    纳尔德的全球通缉令不但没搞死他,反而被他杀回来搞成这副凄惨的模样,简直。

    他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此刻复杂的心情。

    “诸位,现在我宣布,纳尔德的时代结束了。”余飞的声音再次响起:“新的时代即将来临,阿诺国王陛下将是你们新的效忠对象,当然,你们有权不接受,我这个人不喜欢勉强别人。所以,愿意拥护新国王陛下的请举手,不愿意的可以不举手。”

    余飞的话说完,八个大佬面面相觑,脸上都在不停地变幻色彩。

    这个情况变化得太突然,一时间他们有些无法接受。

    但是,也有识时务的人。

    安静了一会后,第一个举手的人出现了:“我拥护!”

    “混蛋,你对得起总统的栽培吗?”旁边一个愤怒的吼声炸响。

    “砰。”

    又是一声枪响,又是血花绽放,人轰然倒下,倒在血泊中。

    全场顿时一片鸦雀无声,剩下的人无不眼里现出惊惧之色。

    余飞轻轻吹散枪口的青烟,漫不经心地问:“还有谁有不同意见吗,尽管说出来,你们有反对的权利。”

    一帮大佬面部抽搐,尼玛,狗屁的权利啊,一反对就挨枪子,谁特么还敢反对。

    “我拥护,我也拥护,我也拥护。”

    一时间,剩下的人纷纷举手拥护。

    “尊敬的国王陛下,我愿意做您最忠实的臣属。”

    一帮人立马纷纷对阿诺行鞠躬礼。

    默里克擦了擦额头的汗,还是天狼牛逼,没法跟这种人比。

    “好了,大家坐下吧,现在来听一下纳尔德的认罪书及让位书。”说着话,余飞从身上拿出一个手机,打开一个录音。

    声音响起,正是刚才在办公室里,纳尔德念的那份让位书。

    这下,默里克等人明白刚才余飞为什么一遍又一遍地逼纳尔德念认罪书和让位书了,原来是为了这一刻的需要。

    纳尔德的录音放完,剩下的七个大佬立马有人愤怒而起,冲着纳尔德怒喝:“卖国贼,该死。”

    “尊敬的国王陛下,这样的卖国贼我请求您将他赐死。”

    反正现在已经投诚了,纳尔德肯定不能再活着,他死了一帮投诚的人才放心。

    现在正好以“卖国贼”的罪名将其绳之以法,此时不借机弄死他更待何时,而且还可以向新主子表忠心。

    一人说赐死,其他人纷纷附和。

    墙倒众人推,有人更是站出来义愤填膺地控诉纳尔德的累累罪行。

    一时间,会场里吵声震天。

    阿诺被吵得耳朵都麻了,大喊道:“安静,安静。”

    然而,他的喊声貌似没用。

    “安静!”一声断喝炸响,余飞冰冷的目光就像一把刀子扫过在场所有人,使得一帮人噤若寒蝉,乖乖闭上嘴巴,会场瞬间安静下来。

    默里克看到这一幕,心里苦笑。

    余飞的话可比国王管用多了。

    “阿诺,该是你决定的时候了。”余飞望向阿诺。

    “我,我。”阿诺支支吾吾,有些紧张:“先生,我,我听你的。”

    余飞心里叹气,他现在可以帮着阿诺镇住场子,但不可能一直帮啊,最终还是要阿诺自己来面对这一切。

    想到这,余飞走到阿诺身前,双手撑在桌面上,俯身朝阿诺低声道:“阿诺,你知道的,我会离开巴利尼亚,今天我用强力镇住这些人,但我不可能一直在你身边镇住他们,没有我在的日子你需要自己掌控他们,威慑他们。所以,该你做决定立威的时候,你要懂得站出来!”

    “先生,我。”阿诺欲言又止,看到余飞那犀利的目光时,他犹豫了一下后,狠狠一点头:“我想纳尔德死。”

    “那就宣布当场赐死他,当着这些家伙们的面处死他,这是你立威的一个机会。”余飞是让他杀人立威,震慑投诚过来的这帮家伙们。

    “嗯。”阿诺重重一点头,再次抬起头来时,眼里多了一丝决然和凌厉的杀意:“纳尔德罪该万死,本国王现在决定,当场赐死纳尔德,亲卫队立即执行!”

    亲卫队一愣,当场执行?就在这里当着这些大佬的面直接处死吗?

    默里克发现一帮手下没反应过来,脸色一沉,厉喝道:“还愣着干什么,当场格杀!”

    “是。”押着纳尔德的亲卫队这才反应过来,一把将纳尔德摔在地上,有人举起枪对准纳尔德的脑袋。

    “不,等等!”纳尔德发出撕心裂肺的嘶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