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强狂兵混都市 > 章节目录 第2485章 想死脑细胞也想不到
    第2485章想死脑细胞也想不到

    纳尔德看到余飞走到跟前,刚刚缓和一点的心情再次猛地一颤,眼里现出茫然和惊恐之色,不知道余飞这个死神又要干什么。

    “衣柜密码?”余飞就问四个字。

    纳尔德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老实地告诉了几人密码。

    衣柜里并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再说现在对纳尔德而言,命都快没了,也没什么可重要的了。

    衣柜打开,国王的服装果然都在里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

    纳尔德不但喜欢收藏这玩意,有时候还拿出来自己穿上,过一把国王的瘾。

    如果不是背后支持的主子反对,他都想废除总统制,自己当国王了。

    阿诺很快穿上国王的盛装,大了点,毕竟不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大就大点了,现在只能将就如此,有国王的气势在就够了。

    还别说,阿诺穿上国王盛装,往国王宝座上一坐,还真有国王的气势,倒也不愧是王子出身。

    穿戴完毕,余飞命令默里克带上纳尔德,几人一起朝会议室而去。

    总统府会议室,其实就是王室的会议室,是整个巴利尼亚最豪华最阔气的多功能会议室。

    会议室分主场和副场,整个会场可容纳上百人。

    现在肯定不会有那么多人,副会场关闭,只留主会场。

    主会场一般都是大佬坐的地方,可容纳二十人。

    此刻这里只坐了九人,使得会场显得很稀疏。

    这九人都是纳尔德集团地位最高的九位将领,控制着纳尔德近两万的武装部队。

    九人被召集来开会时,还以为是像平常一样很简单的一场会议。

    可谁知他们到了王宫后,随身卫队被堵在外面,他们自己进入王宫还被下了枪集中在接待室等了许久。

    好不容易到了会议室,却又在这里等半天。

    这节奏,一帮人有些忍不住了,感觉今天的会议很诡异,要出事的节奏,有些人已经开始和旁边的人不安地议论起来。

    “总统今天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我也总感觉气氛不对,瞧瞧外面,全部被全副武装的亲卫队给严防死守住了,要出大事。”

    “咱们这像是被软禁了的样子啊。”

    一帮人忧心忡忡。

    如今在这里,他们外面纵使有千军万马也帮不上任何忙。

    “大家也不用太过担心,我们都是跟随总统一起打江山出来的,总统总不至于把我们都处理了吧,这样谁替他打仗啊。”

    这么一说,大家的心稍微安妥了一些。

    然而,有一个人却犹豫着爆出一个天大的消息。

    “我刚才偷听到一个消息,押送阿诺小王子等俘虏来王宫的那支部队被全部处死了。”

    此消息一出,举座皆惊,人人变色。

    “全部处死,那可是相当一个排的精锐啊。”

    “为什么处死,他们不是应该有功吗?”

    有人不解地朝爆消息的那人问。

    爆消息那人叹了口气:“听说那帮人对总统的奖赏不满意,持枪冲进总统的府邸,还和总统的亲卫队持枪对峙,所以就。”

    那人将偷听到的情况说了一遍后,众人面面相觑。

    “那支部队是诺科手下的人,咱们十大将领中,就他没来了。”

    这一提醒,一帮人才警觉到“诺科”此人现在都还没来。

    “看来是诺科出事了,难怪他今天不敢来,估计是听到什么风声畏罪潜逃了。”有人恍然大悟的样子:“他的人吃了豹子胆吗,以为抓了重要俘虏就可以居功自傲,连亲卫队都敢持枪对峙,真是疯了。”

    “不是疯,那是嫌自己命长,活腻了。”有人接话的同时,暗自庆幸地叹道:“幸好不是我的人俘虏了阿诺小王子啊,要不然可就糟糕了,今天这会是肯定不敢来了。”

    “哼,以为不敢来就完事了吗,除非逃到敌营去,否则,以总统的脾气迟早都得死。唉,诺科是被那帮愚蠢的手下给连累和祸害了。”

    一帮人正议论着,外面一声响亮的喝声炸响。

    “国王陛下到!”

    里面的议论说戛然而止,然后一个个脸带愕然,面面相觑。

    国王陛下,什么情况?

    国王不是早就被推翻了吗,现在都是叫总统,没有什么国王陛下。

    然而,当他们看到一身国王盛装的阿诺小王子,在亲卫队队长默里克亲自带人护卫下,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进来时,一个个眼睛都瞪圆了。

    这什么情况和画风?感觉有些不适应啊,不,是脑子转不过来。

    他们不适应的事才刚刚开始,紧接着,后面余飞带人押着鼻青脸肿,浑身是血,要死不活的纳尔德总统进来,会议室里的大佬们不但眼睛瞪大,嘴巴都张大了,足可以塞进一个大鸭蛋。

    一时间,“哗啦”声大作,几乎同一时刻,九个人都是豁然而起,震惊无比的表情看着发生在眼前的一幕。

    这是幻觉吗?可为什么这么的真实?

    他们想了今天这个诡异会议的多种可能情况,但这种情况他们就是想死所有脑细胞,也想不到啊。

    阿诺走在最前面,无视会议室里大佬们的目光,在默里克的指引下,来到会场上首主位缓缓坐下。

    默里克阴冷的目光一扫全场:“国王陛下到,诸位将军,敬礼吧!”

    “敬礼?”九人没有任何人有动作,都是震惊和不敢相信的目光望着首座的阿诺,还有就是望着被亲卫队架着的狼狈的纳尔德。

    现在的纳尔德哪里还有半点总统的光鲜模样,比丧家犬还要凄惨狼狈几分。

    “这,这怎么回事?”

    半响后,终于有人发出惊愕的疑问声。

    “砰”一声枪响在会议室里响起,吓了几人一跳,赶紧从失神和震惊中回过神来。

    “向国王敬礼,都听不懂吗?”默里克再次喝道。

    “默里克,你搞什么?”一个将领不满地朝默里克喝道。

    默里克嘴角冷冷一抽,哼了一声道:“我的将军,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那好,我就重复最后一遍,向国王敬礼!”

    这句话一出,余飞一个抬手示意。

    “哗啦哗啦”声大作,两旁警卫的亲卫队纷纷举枪瞄准,枪口无一例外全部对准了会议室内的九位大佬,使得九位大佬脸色大变,变得有些不知所措。

    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