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强狂兵混都市 > 章节目录 第1286章 死神的铁鞭
    “轰隆”一声巨响,后车狠狠撞在前车屁股上,将紧急刹车的前车给硬生生撞出去一米多远。

    后车受这一撞击,安全气囊都弹了出来。

    这些土匪们驾车从来都是藐视安全规则,所以没有系安全带的习惯,即使有安全气囊,同样也救不了他的命。

    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上的两人当场被撞得头破血流,不知死活。

    后面的人也被撞得七荤八素,有一人还直接被甩出了车门。

    悍马车车身比较硬,这样硬碰硬的猛烈撞击,后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最后面那辆3型半履带装甲运兵车,刚才被余飞一梭子打得晕头转向,现在还没反应来怎么回事呢,哪料到前面发生了什么事,也轰轰地开了过来。

    好在驾驶员是老司机,在紧急关头,他凭直接一脚将刹车踩到底,车子轰然停下,将地面的黑沙刮出一道深深的印痕。

    与此同时,前面武装皮卡驾驶员被后面的动静搞得大惊失色,赶紧紧急停车。

    “发生了什么事,快下车!”

    皮卡车上的人当即嚷叫着跳下车来,然而,头顶枪声响起,暴戾的子弹将他们的头打爆,几个匪兵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已经去见了阎王。

    将皮卡车的人清除,余飞收起手枪,有力的双手抓住高射机枪,猛地甩过来调转枪口。

    下一刻,恐怖的枪声响起,凶猛的火舌中,狂暴的子弹犹如死神抽出去的铁鞭,摧枯拉朽地摧毁着所过之处的一切事物。

    铁鞭所过之处,血肉横飞,纵使悍马车也被撕裂。

    “哒哒哒……。”

    那声音,就如魔鬼在疯狂大笑。

    这不是战斗,这是单方面的屠杀。

    死神的铁鞭之下,尸骨无存,就连皮粗肉厚的悍马都被摧毁得之剩下了骨架。

    很快,枪声止息,余飞的脚下堆满了黄橙橙的子弹壳,滚烫的枪筒上,硝烟还未散尽。

    余飞扫了一眼漫天尘雾中的场景,现场一片死寂,除了横七竖八的匪兵尸体外,就是悍马车和运兵车的残骸。

    黑色的沙子不少被血染红,变成了红色的沙子。

    对余飞这样的人来说,这样的场面见过太多。

    他淡漠的扫了现场一眼,将高射机枪扶正,随即跳下车子,将门口的人拽开,一头钻进驾驶室。

    点火,挂档,一踩油门,车子轰鸣着带着滚滚沙尘,朝前面冲出去,将身后地狱一般的场景远远甩在后面。

    ……

    “快,快,追上他们,快追上了!哈哈……!”

    黑色的沙道上,岳精忠的三轮车被小巴托将速度开到了极致,奈何还是跑不过后面的四轮车。

    转眼,三轮车已经在后面追兵的射程之内。

    “哒哒哒……。”

    “突突突……。”

    47,冲锋枪,一起开火,打得三轮车后的铁板“叮叮当当”的爆响。

    岳精忠早就意识到坐车上危险,将梁正武拉到了三轮车驾驶座屁股后面的座位上,这里有一块还算厚实的铁板遮挡,勉强可以遮挡一下子弹。

    幸好没遇到机枪,否则,那铁板也是不堪一击。

    ……

    “李光,咱们真要冲出去吗,敌人很多啊。”

    前面是一个拐弯,拐弯处的一个半坡上,李光和王大军埋伏在这里,等待岳精忠他们的车子过来。

    “那当然了,不冲出去怎么接应啊?”李光理所当然地道:“军哥,别担心,对准敌人开火就是,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你看我都参加好几次战斗了,一直都没事。”

    “我有一个经验,打仗这玩意,越怕死越容易死,越不怕死,越不会死,你看我,打仗从不怕死,这不活得好好的吗。”

    李光给王大军鼓劲,说着他的战场经验。

    王大军猛翻白眼,谁特么能跟你比啊?不是每个人都是疯子。

    “军哥,准备了,他们冲过来了,准备开火。”李光兴奋得嗷嗷叫,半蹲在地上,从半坡上冒出半个头,枪口朝下。

    王大军刚把头冒出去,就吓得瑟瑟发抖,尼玛,这是真的打仗啊,不是演电视剧,正常人都害怕好吧,只有李光这种疯子才会兴奋。

    “狗杂碎们,来吧,打!”估摸着射程一到,李光嘶吼着毫不客气地开火。

    追击的匪兵追着岳精忠打得正嘚瑟,突然,头顶子弹飚射而来,一个不小心,当场就有几个人挂彩。

    “上面有人!”匪徒喊叫着开始反击。

    下一刻,密集的子弹朝两人伏击的地方扫过来,打的两人前面的山坡泥土草屑乱飞。

    “李光,趴下,快趴下!”王大军握枪的手心都冒汗了,死死把头缩在下面大喊着,哪还敢开枪。

    “草泥马!”

    谁知,李光不但没趴下去,反倒一跃而起,居高临下,枪口疯狂扫射。

    从上往下本就占据了地形优势,可以毫无死角地向下扫射。

    顷刻间,匪兵的运兵车里被打得烟尘四起,血花飞溅,惨叫连连。

    正在逃跑的岳精忠突然赶到压力一减,抬头一看,发现李光那小子站在半坡上,正朝下面的匪徒疯狂扫射呢。

    “哟,这小子有两下子。”岳精忠暗赞一句,从车上冒出头来,也跟着抬枪反击。

    随即,双方展开了激烈的交火。

    交火过程中,开车的小巴托一拐方向盘,车子冲进了弯道里。

    匪兵们叽里呱啦地大叫,反正他们说的是什么,李光是肯定听不懂。

    叫声中,一辆车子停下来,以车子为掩体,朝上面反击,其余车子继续追击。匪兵们毕竟占据了人数优势,这一调整后,几把枪一起朝上面开火,子弹擦着李光的身体“嗖嗖”地飞过去,吓得李光也不敢再逞英雄了,赶紧停止射击,一屁股滑下去,好死不死地一脚踩在缩在下面的王

    大军头上。

    王大军痛叫:“光头,你干嘛?”

    “军哥,你咋还在这里啊,反击啊。”李光大叫。

    难怪他搞不过人家,原来王大军太不给力了,让他一个人孤军奋战。

    “脑袋掉了碗大一个疤,怕毛啊。”李光一边说着,“咔嚓”一声卸下一个空弹夹,换上一副新的弹夹。

    “军哥,我喊一二三,咱们一起冒头开火。”李光咬牙道:“咱们是男人,是男人就不能当缩头乌龟!”

    李光这话说出,王大军脸火辣辣的。

    李光还是跟他混出来的呢,结果自己现在这表现,和李光一比,还真够丢人的。

    本来就觉得丢人的他被李光的话这么一激,当即也来了几分血气:“好,你数数。”“这才是我认识的军哥啊!”李光狠狠拍上一个马屁,当即数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