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透视小神棍 > 章节目录 第1887章 诅咒誓言
    第1887章诅咒誓言

    趁弟弟入睡后,哥哥暗中施展了一个术法,让他彻底昏死过去。

    随后,哥哥便依照少女的法子开始救弟弟。

    魔气不断的被哥哥吸入体内,随后入体的魔气开始肆虐。

    当他将最后一丝魔气抽离弟弟躯体后,哥哥竟然直接入魔了!

    哥哥入魔后,意识开始模糊,紧接着,他的躯体竟敢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他就如同被什么奇异的力量操纵了自己一般。而他的本体意识,则被关了起来,他可以看到一切,但是却对躯体没有任何掌控权。

    随后,他的躯体竟然疯狂的在村子里展开了屠杀。

    杀光所有人后,那躯体竟然还施展了血祭**,将七百多口人的鲜血血祭了。

    此时,一直被困在躯体内哥哥的意识本体,这才发觉似乎是被那少女给利用了!

    可是,他却完全无法控制那躯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当噩梦一般的一夜结束后,哥哥终于又可以控制自己的躯体了,但是一切为时已晚!

    他痛苦的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忽然,那宛如魔鬼般的少女竟然再一次的出现在了哥哥的面前。

    当哥哥看到那少女之后,顿时陷入了疯狂!

    正是这个心如蛇蝎般的女魔头害了全村人。

    于是,他要替全村人报仇!

    怒火攻心的哥哥,施展出毕生所学,就要杀那少女。

    然而,让哥哥意外的是,他的力量在那少女面前,竟然不堪一击!

    她还是曾经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吗?印象中,她没有任何法术,为何突然变得如此强?

    就在哥哥惊愕万分之际,随后,少女告诉了哥哥一个惊人的秘密:原来她就是冥王大帝!

    而魔窟的封印,就是为了封印她!

    被弟弟救出来的,不过是冥王大帝以一缕青丝幻化成的人形。

    唯有借助他们兄弟,施展血祭之术,才能让他破除封印,恢复自由。

    当日弟弟进入魔窟,便是她的本体使得弟弟魔气入体,原本她计划让弟弟为自己完成血祭之术。

    但是,当她与兄弟二人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冥王大帝便想要做一个游戏!

    这是一个关于人性的游戏!

    在冥王大帝眼中,人类是贪婪、自私、狡诈的!

    所以,她压根不相信人性。

    在她看来,当初弟弟救她,不过是贪图她的美色罢了。

    所以,这个游戏便是冥王大帝要证明,人性本恶!

    故而,本来应该是弟弟入魔大开杀戒,却在冥王大帝的一手操控之下,变成了由哥哥来完成。

    她当初让哥哥发誓,要无条件答应她一件事。

    而这件事,便是让哥哥将真相隐瞒!

    不许告知弟弟。

    让他永远将杀人的罪名一力承担!

    冥王大帝当初让哥哥发誓,那不单单是一个简单的誓言,更是一道诅咒!

    这个带着诅咒的誓言,若是违背了的话,弟弟便会死掉!

    而冥王大帝在完成一切,将院长体内魔气抽离,将其治好便消失了。冥王大帝想要看看,到底哥哥为了弟弟,会不会牺牲自己。

    这便是作为哥哥的院长,将当年一切隐瞒的真实原因。

    当年,村民全部死掉后,刚好弟弟看到了这一幕!

    虽然兄弟二人平安无恙,但是却因为这件事反目成仇。

    在鬼仆眼中,自己的哥哥俨然是一个杀人魔王。

    甚至连少女“雨晴”也是被哥哥所杀。

    兄弟二人误会进一步加深。

    故事讲到这里就结束了。

    丁阳听完之后心情久久难以平复。

    原来他们兄弟二人竟然有如此大的误会。

    忽然丁阳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沈璧君是如何知道这个秘密的!

    他疑惑的看向沈璧君。

    随后,沈璧君说出了一个更加让丁阳震惊的消息。

    “你一定很好奇,我是如何知道当年之事的,因为,我是院长的女儿。”

    她这句话说的无比平静,就像是吃饭喝水一般轻松写意。

    而丁阳却怔在了原地!

    他来梵天学院已经有一段时日了,却从未听任何人说过,沈璧君是院长女儿!

    沈璧君仿佛能看穿丁阳内心的想法一般,笑着说道。

    “好了,我先给你疗伤吧。其余的你就不要乱想了。我刚才说给你的话,绝不允许泄露出去。”

    丁阳点了点头之后,沈璧君便开始查看丁阳的伤势。

    “伤势不算很严重,我家老头子的梵光术,刚好可以克制这黑气。回头我让他帮你将体内残余的黑气逼出。不过这段时间,你不许在动用真元了。”

    青年沉默的点点头。

    沈璧君的眉头紧锁道。

    “接下来还有比赛,你无法动用真元实力定然大打折扣,要不然,比赛弃权吧。”

    却见赤着上身的青年淡然一笑道。

    “不用真元,我也依旧可以夺冠!”

    说罢,他拿起黑袍,又重新披在了身上。

    沈璧君反倒笑了起来。

    “你小子,成吧。不过你千万不要逞强,若是遇到强劲的对手,不行就弃权好了。”

    丁阳淡淡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等老头子回来,我带你去他那里帮你瞧瞧。”

    “那就多谢沈导师了。”

    丁阳道谢之后,没有再过多逗留,从沈璧君的房间内回到自己的屋里。

    随后,他又将自己锁在屋内,仔细的查看了一番伤势。

    果然,以他目前的力量,当真无法祛除残余黑气,而且丁阳只要一动用真元,胸口便剧痛难忍。

    青年自嘲一笑:

    “出窍期以上的高手,还真是了得,下次再遇到这等级别的大能,我定当万分小心了。”

    入夜后,沈璧君神色匆忙的来到丁阳屋外,敲开门之后神情严峻的说道。

    “我家老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你的伤势恐怕暂时无法帮你恢复。而且,我竟然无法用神识感受到他的位置,我去找一下那老头。你的伤势等我寻到他再说。”

    丁阳闻言眉头微邹:

    “我陪你去吧。”

    “小子,你受了伤,还是乖乖养伤好了。”

    说罢,沈璧君就直接飞身遁走。

    望着远去的沈璧君,丁阳不知为何,心头涌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