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面具下的神明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一章 地府篇之钱才所在
    如今人间界人口暴增,使得地府的工作忙不胜忙,虽然大家都是神明,不存在像人类那样累出病来的的例子,但是却会心累,甚至还会导致神明堕神的情况出现。

    再有人类的生活方式入侵现象越来越严重,最后演变出来的结果就是:休息制。

    比方说引路使就是轮班制,孟婆这边也并非没日没夜的工作,在十殿休息的时候,她也会午休。

    当今天第三锅孟婆汤售尽时,女人便在奈何桥头布下结界,留下两个发光大字:休息,另外还补上一行小字,说明下一次开始售卖的时间。

    孟婆在地府中的地位比较特殊,她是没有神格的,但是却有着恩泽神言之术往生,这是炼制孟婆汤不可或缺的原材料。

    所以,即便是十殿阎罗见她也得礼让三分,遑论是普通的居民们。

    “哟,孟婆大人,您下班了?”

    “大人今天的表演一如既往地好看啊!”

    沿着三途河回家的路上,出来洗菜淘米的人们纷纷朝她打招呼,笑眯眯的极为亲切,还有邀请她去吃饭的。

    “谢了,家里有客人等着。”

    她的身边一只红尾鸢环绕着轻盈地飞舞,两步开外则跟着一个红衣男人,正是她的神使。

    女人飘飘的红衣富国彼岸花,像是翩翩的蝴蝶,孟婆的姿色,地府中谁人不知。这样的女人,乍一见只觉得她应该是被养在豪华笼子里的金丝雀,但实际上她住的地方只是一间普通的木屋。

    这木屋没有烂漫的彼岸花、也没有金银雕饰、更没有其他绚烂的颜色,相反,看起来灰扑扑的。

    在房子左前方有一个露天的木亭,连接着一架水车,使得这普通的木屋多了些悠闲的气息。

    她站在柴扉前,顿时诠释了什么叫蓬荜生辉,虽然这是她自己家。

    “把这个分给附近的孩子,剩下的你们留着。”

    孟婆掏出足有篮球大一团信仰之力来。

    “是。”红衣男人和红尾鸢同时答了一声,转身离去。

    望着神使远去的背影,孟婆璀璨的眸子里浮现起莫名的情绪,冷冷地勾了下嘴角,然后推门而入触目是黑烟滚滚!

    女人狠狠皱起眉头,一挥衣袖,三途河的水飞过来浇下,本就简陋的木屋看起来更破败了。

    “出来。”

    每人应声,但是门后边传来一阵名为尴尬的气氛,她愣是给气笑了,扭着腰坐在院子的木桩凳子上。

    “怎么,差点把我的房子烧了还不敢承认?”

    “那个我想帮忙煮个饭来着,但是不太会哈、哈哈”

    钱才从屋里面慢慢走出来,想看女人吧,一对上那白腿和沟壑又有点不好意思,不看吧,又觉得不礼貌,只好盯着女人脚下的小草。

    孟婆看着这个面带愧疚的人类小子,以她的阅历和身份根本犯不着生气,不过也没打算就这样揭过去。

    “你在老娘这儿住了两天,烧了三次厨房,浇死了一块药田的仙药,还弄得我的红尾鸢掉了四根尾巴毛,弄坏了水车”

    听她慢悠悠数着罪行,钱才咳了一声,饶是厚脸皮如他也只能告饶,“神明大人,我错了还不行嘛?再说我也是好心。”

    哪知女人将眉梢一挑,“嗯?听你的意思,还是老娘不识好了?”

    “哪儿能!是我,是我不识好!您大人有大量放过小的吧”

    钱才以为自己在白鹤山那天晚上受到的冲击已经够巨大的了,但是当来到地府后才知道原来世界这么大,神话原来不是骗人的。

    他见过威严迫人的阎王,稀里糊涂的审判过后,被判定为无功无过即刻投胎的行列。

    在跟着那个穿着黑衣服的引路使去奈何桥的路上,他甚至以为自己这一生就要了结了,哪知道还没端上孟婆汤,他先住到孟婆家里了。

    总之就是先不用投胎了,秉着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良好品质,钱才有意要报答一下孟婆。

    看女人一个人住,想着帮忙煮煮饭、扫扫地什么的,但是钱才忘了一点,他从出生到现在,唯一做过的清洁就是学校值日,还是倒垃圾这类活儿。

    帮倒忙,如此理所当然。

    不过他生了一副厚脸皮是真的,此时又是鞠躬又是说好话,对女人来说确实有趣。

    “咯咯咯算了,下不为例”孟婆说着从指间点出几点信仰之力,弹过去,“你在人间界难道没有亲人了?怎么都不见给你一点香火供奉什么的。”

    人间界常言说的延续香火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有后人,在死后才会有人给你烧香供奉,才有信仰之力的来源,否则的话,连买碗孟婆汤的钱都没有。

    也是因为这样,有的灵魂在死后信仰之力极多,能够在阳世作祟,甚至还能和引路使对抗。

    在孟婆看来,钱才这个年纪虽然不像是有后人的,但是总该有亲人之类的,然而实际上,这么久以来也不见有信仰之力捎过来。

    少年闻言僵了一下,要是看见自己的尸体,不知道哥哥会做出什么来。

    正在想的时候,钱才忽然被推了一下,只见孟婆站起来严肃地看着远处,“你先进屋,不管发生什么都别出来。”

    彼岸花忽然长出了刺,钱才没被扎着却还是被这气势所慑,忙不迭点头吗,走进屋里,还关起了门。

    不多时,一道流光冲过来,势如破竹,却在院子上空受了阻,带着彼岸花图案的结界流光溢彩,将来人挡在外面。

    孟婆冷笑一声后,停了两息才慢慢出去。

    “我当是谁啊,这不是万家六狗么?找老娘有事?”

    曼妙的身姿倚在简陋的柴门上,愣是将几根木头衬得让人不敢直视,美人谁都想看,但是有的人却美到让人多看一眼都觉得是亵渎。

    门外的中年男人身穿白衣,和狗的形象差了十万千里,不过他的眼神看起来却像是要咬人一般。

    “本座懒得和你这个妇人一般见识,我且问你,你是否私自扣留了一个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