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生活系游戏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二章 送菜(求月票)
    江枫正在后厨里蒸腌菜团子,吴敏琪刚刚将手头上的麻婆豆腐出锅,回头拿食材准备炒下一道菜。

    “你的那道李鸿章杂烩…确定不会出问题吗?”吴敏琪还是有些不放心。

    江枫的李鸿章杂烩杀伤力有多大,后厨全体员工都可以证明,尝过的都说好,吃过的都哭了,江卫国除外。

    “不会有问题的,上次大家哭完之后不都觉得心情舒畅了许多吗?”江枫觉得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应该也没有什么压力需要释放。

    话音刚落,一个服务员小姐就急匆匆地跑进后厨。

    “小江师傅,有个客人吃你做的李鸿章杂烩现在……现在哭的正厉害,谁劝都劝不住,齐柔都劝不住,你快过去看看吧!”

    江枫:……

    他觉得有一巴掌重重地扇在了他的脸上。

    “琪琪你帮我看着菜团子。”江枫穿着厨师服就跟着服务员出去了。

    趴在桌上嚎啕大哭,连齐柔都劝不住的客人,正是那个今天特别倒霉的上班族。

    薛花带着薛绍衡就站在旁边有些担心,李鸿章杂烩是薛绍衡硬塞给人家的,现在这个上班族哭成这个样子薛花担心他是吃菜吃出了问题。

    “小江先生,你快来看看这是怎么回事!”薛花有些慌张。

    旁边几桌的客人也都齐刷刷地坐在原位看热闹。

    “这是正常反应,吃这道菜就是容易哭很正常的。”江枫解释道。

    薛花:???

    服务员:???

    “哭,哭!”薛绍衡突然说话,指着面前这个上班族。

    “没错,绍衡,他是哭了,不要拿手这样指着别人,这样不礼貌。”薛花道。

    “哭,哭!”薛绍衡又指向上班族面前的那碗李鸿章杂烩。

    “你是不是想说他是吃了这个东西才哭的,我刚刚已经跟小江先生说过了。”薛花试着理解薛绍衡的意思。

    薛绍衡摇头,指一下李鸿章杂烩,又指一下上班族,最后指回李鸿章杂烩。

    “哭,哭!”薛绍衡依旧重复这两个字。

    “哭!”坐在原位的黄宜婷指着面前的一大锅李鸿章杂烩对她妈妈说道。

    “我知道,婷婷你是想说有人吃了这个哭了是吗?”黄宜婷妈妈的理解和薛花一样。

    黄宜婷没有薛绍衡这么好的耐心,见她妈妈没有办法理解她说的话,顿时就急了,抓着她妈妈就往上班族那一桌走。

    “哭,哭!”黄宜婷指一下上班族面前的这一碗李鸿章杂烩,又回头指一下他们自己那一桌的李鸿章杂烩。

    看着黄宜婷和薛绍衡的动作如此统一,江枫好像有些明白他们真正的意思了。

    只不过他不能说出来。

    江枫大概能看出来,黄宜婷跟薛绍衡一样都是学者症候群患者,他们两个的意思也是一样的。

    李鸿章杂烩会让人哭,或者说,李鸿章杂烩能让人释放压力。

    他们能看出来这些菜上的bff。

    黄宜婷妈妈不放心留另外三个大朋友自己坐在桌子上,拜托薛花照顾好黄宜婷之后就回去看着另外三个大朋友让他们不要乱跑。

    “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你们想说这道菜让他哭了。”江枫对黄宜婷和薛绍衡道。

    薛绍衡和黄宜婷点头。

    “你们这俩孩子,他吃这道菜哭了,和这道菜让他哭了有什么区别。”薛花有些无奈。

    薛花永远不会知道这两者之间的区别,这世上绝大多数人也不会知道。

    可能是被太多人围观的缘故,上班族的哭声渐停,抽噎道:“我没事,我就是最近压力太大了,突然想哭。”

    当事人都出来解释自己没事了,其他人便当他真的精神压力太大突然一下吃了一道菜就精神崩溃才导致的大哭,便准备散了。

    上班族拿餐巾纸擦干脸上的眼泪,转头对薛绍衡道:“谢谢了,哥们。”

    然后夹了一筷子玉兰片,接着哭。

    众人:……

    江枫:……

    这哥们儿是真有个性,哭一会停下来居然还能续上。

    薛花带着薛绍衡和黄宜婷回到原位,开始和黄宜婷妈妈解释刚才的事情。

    两人一不注意,薛绍衡和黄宜婷又开始搞事情。

    薛绍衡左手拿勺右手拿碗,碗还是黄宜婷的碗,毕竟他的碗现在上班族的桌上了。

    等薛花注意到的时候,薛绍衡已经在其他三位大朋友的帮助下把菜包鸡拨进自己碗里了。

    “绍衡,姐姐只是在和宜婷妈妈说话,你要是想吃什么的话和姐姐说就行,姐姐帮你夹。”薛花道。

    薛绍衡指向剁椒鱼头。

    薛花给他加了一筷子鱼肉。

    薛绍衡继续指着剁椒鱼头。

    薛花又给他夹了一块鱼肉。

    薛绍恒的手指都着剁椒鱼头不动了。

    薛花犹豫了一下,给他夹了最后一块鱼肉,道:“这个剁椒鱼头太辣了,你吃不了的。”

    薛绍衡见薛花不准备再给他夹了,端起碗就跑了。

    薛花:???

    薛绍衡端着碗跑到了一桌4人桌前,桌上坐了4个男青年,看样子应该是学生,可能是一个宿舍的室友。

    “老三,要我说你就该勇敢去表白,诶,他是谁?”其中一个人指着薛绍衡问道。

    薛绍衡默默把碗挪到了老三的面前。

    “绍衡,你怎么又……”薛花见薛绍衡又端着菜到处给人乱送有些生气了。

    “真是不好意思,我弟弟他又乱跑了,这个,这个菜就先放在你们这里吧,不好意思先放一下。”薛花一边对4人道歉,一边拉着薛绍衡回去。

    “绍衡你要是再这样明天我就不带你过来吃拔丝山药了!”薛花厉声道。

    薛绍衡表示很委屈。

    但是他表现不出来,只能用手拽拽薛花的衣角,想让她不要生气了。

    薛花无奈的牵起他的手,道:“绍衡,以后不能这样的。”

    “你这样会给别人造成困扰的。”

    “这……”被薛绍衡突然送了一碗菜的老三有些懵逼。

    “刚才那个人可能是有些智力问题吧,我之前就好像看到他也端了一碗菜到处乱跑。”同桌的一人道。

    “没事,就放在这里吧,老三你把碗挪开就行。”旁边的人附和道,“说回正事,老三你真的应该鼓起勇气告白了,不然你到时候后悔都没地儿哭去。”

    几人也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老三把碗挪开,继续进行刚才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