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仙不容人 > 章节目录 正文 16 一对仙侣
    就这么一路看,一路争,一路买。一路到了队尾,这支队伍的收获竟然有一小半被几个少年买下。

    其中姜森与凤飞沙平分秋色,元生却是买了一车极珍贵的木料,说是回去可以做上好的纸张。这用处说出来真是吓傻了老韩等人,这么珍贵的东西人家都是拿来做法器等物,他竟然要拿去做纸!最后老韩也只能用有钱任性总结这几个大唐来的少年了。

    “哎!老韩!”好东西看了个遍,姜森也跟老韩越发熟络,一只手搭着老韩的肩膀,一只手指着向前行进的队伍。“老韩,有个事我得跟你打听一下,要是秘密的话你就直说,我也不再问了。”

    老韩哈哈一笑说道:“有话就说,我肯定知无不言!”

    “那我就问了啊!”姜森指指身边的巨兽尸体说道:“我看你这里收获颇丰,减员也不多,这些巨兽,妖怪什么的全都全须全尾的,身上都看不到伤口。恕我直言。”姜森在队伍里打量了一圈:“我看你们这些人好像没有这个实力吧!你们怎么能干掉这些家伙的!”

    听他这么一说,老韩老脸一下红了起来,不好意思说道:“老弟真是好眼力,不瞒你说,能有这么大的收获还真不是我们兄弟的功劳。”

    “哦?”姜森眼睛一亮:“这么说你们有高人相助啦!”

    “嘿嘿”老韩搓搓双手:“不知道咱老韩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攒了这些好运。”

    “今年还没开春我接了一单生意,就是去西域雪山上寻找百年以上的冰种雪莲。不知道你们去没去过西域,这任务看似只是个寻找采集的寻常任务,实际上是真难啊!”

    老韩看起来是心有余悸,接着他说道:“我们一路向西,过了秦江……呸!那时候还不叫秦江,该死的秦国。”对于秦国的印象,全大陆都是共同唾弃的对象,实在是他们做的事实在是毫无人道,与妖魔无异。

    “过了秦江气温便一下降低许多,人人都知道南岭以北,秦江以西是一片永冻之地,很少有生物在此生活,但也因为这里的环境使得这里也出产不少冰系奇珍异宝。”

    “一开始咱们还沿着南岭向西寻找,因为这里比较靠南,若不去爬那些大雪山,倒也不是那么难忍。后来便听说大漠里的尸潮了,听说还是秦国和什么无当魔教联手搞出来的。他妈的!做出这种事的人你们说他们还是不是人,他们就该生孩子没后面那眼!”老韩说道激动处破口大骂,却不想余光正好看到了凤飞沙,连忙掌嘴赔不是。

    “哎呦呦!这你看咱这粗人,忘了还有姑娘家在这呢!该死该死!”

    姜森一把拉下老韩,“没事没事!别拿他当女人,你赶紧接着说!我问你高手的事呢,你这东拉西扯半天也没说到啊!”

    “嗨!这就说道了。哎呦我去!”老韩眉飞色舞正要接着讲,哎呦一声来了个驴打滚,骨碌骨碌滚到一边去了。

    “什么……”姜森看的莫名其妙还没等问完,只觉背后火热,接着“噗”一个巨大的火球砸到他的身上。

    “凤沙沙我是不是太惯着你了!”火焰中传来姜森的怒吼。随即数不清的藤条从火中射出直奔凤飞沙而去,姜森的身影也隐匿其中,对面凤飞沙脚下也不断有藤蔓伸出,直要绑住她才算。

    “哼!让你惹我”凤飞沙身上火焰高涨,一时间身遭的藤蔓全都化为飞灰,但紧接着更多的植物在她周围生长,连天空都完全遮蔽住了。

    “他……他……他们……”老韩被眼前瞬间出现的森林惊得瞠目结舌,

    “哎……”元生头疼,“这辆活宝由他们去吧!他们还是有分寸的!”

    “有分寸……”看着森林里冒出的滚滚浓烟,听着里面“轰轰”的爆炸声,老韩怎么也不信这是有分寸的表现。

    “老韩,你接着讲吧。不用等他们,闹够了他们就过来了。”元生无奈说道。

    “哦哦!”老韩咽了口吐沫,接着讲起他的奇遇。

    “那时候我们也怕撞见尸潮所以决定再往北走走,结果就在第三天,还真让我们撞上了。”老韩拉着元生又走远点然后向他讲述道:“我们当时刚绕出一个山口迎面便撞见那对高人!”

    元生笑道:“老韩你真有意思,哪有高人论对的!”

    “你看你还是小吧!”老韩以过来人的口吻说道:“人家一男一女,郎才女貌,可不得说一对吗?”

    “哦。”元生恍然,“原来是一对仙侣!”

    “嗯!可不是嘛!”老韩说道:“当时我们迎面对上,只听那边喊了一声快跑!下一刻只见一个男的背着一个女的从我们旁边掠过直奔山顶去了。”

    “你说的高人就是这二位?”元生问道。

    “嗯!是他们。只不过他们当时穿得破衣烂衫的,可一点也看不出来是高人,”老韩感慨道:“然后我们便见识到了尸潮,那可是真多啊!得有他妈方圆好几里都是僵尸。”

    “可奇怪的是,那些僵尸好像就认准了他们俩,看都不看我们,跟着那俩人就上山了。”说道精彩处老韩唾沫横飞。

    “咱老韩就是大老粗一个,还生了一副大胆,见那些僵尸不理咱们,咱也远远吊着跟了过去。你说也怪!这些僵尸越往山上走,走的越慢。后来高人指点了咱们才明白过来,你猜是怎么回事?”老韩问起元生。

    “怎么回事?”元生也乐得做一个合格的听众。

    “这僵尸毕竟他不是人,这不是脏话哈。”跟这几个气质不凡的少年在一起说话,老韩还是有所收敛的。“这些僵尸都是没有体温的啊!那西域冰天雪地的,可不慢慢就冻上了!尤其他们往雪山上跑,那是越高越冷,除了一些厉害的僵尸,那些普通的僵尸到后来几乎就是在慢动作。”

    “后来我们壮着胆子跟到了半山腰,我的娘类!这咱们真是开了眼界,原来见过的那些中级、上级法师就是个屁!”老韩说道紧要处,也不顾的什么文明用语了,只管爽了说。

    “只见那个小哥寻了个地势险要处,将女子护在身后,那女子好像受了伤,盘膝坐在地上,然后就见那小哥拔出剑来,然后便见满山的剑光,闪的人睁不开眼睛,只见一片片圆溜溜的东西滚下来,竟是一个个僵尸的脑袋。”说到这老韩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

    “咱们也是别着脑袋吃饭的人,也见过不少大场面,但这人头排着队往脚下滚还真是接受不了。”

    元生听到这,脑子里浮现出一排排头颅滚到脚边的情景,心里也是一阵恶寒。只听老韩接着说道:“这给大家吓得,那个小五当场就尿了裤子。”元生想起当初确实有人拿着个笑话人一句,没想到还有这个由头。

    “不过咱是老大啊!”说到这老韩一拍胸脯,“我一看这不行啊!这要是被吓破胆了以后还怎么干这玩命的活?当时谁知道怎么就激起咱心头的戾气,当时我大吼一声:兄弟们!是男人就不能让这些死物吓死,还想吃这碗饭的跟我上!”

    老韩说道这里真是无比激动,接着他讲道:“然后咱老韩一马当先追上那些僵尸就砍,那一天真是够咱说一辈子了!所有人都像疯了一样,早就杀红眼了。直到最后,我冲到离那小哥有十余丈远的时候,正要砍一个僵尸的脑袋,一道剑光闪过,那僵尸脑袋瞬间落下,我那宝刀也“锵”的迸断,你看我老韩这体格怎么样?”说着老韩拍拍胸脯,亮了亮胸肌。

    “就我这样的体格,加之三十年的武功,竟然被那剑光带倒,顺着山坡就往下滚,根本停不下来!不过这倒是好事,要不然兴许咱们现在早得了失心疯了。这时只听见山上女子喊道:站在那里不要上来,否则剑下无情。”

    元生皱眉问道:“你们也算是在帮她们,为什么她们这么不近人情。”

    “嗨呦!这功劳咱可不敢占,没有我们人家也一样能杀僵尸个片甲不留。”老韩赶紧打住元生,“不过我们也确实帮了她们,只不过那是从山上下来的事。当时我们不敢再上,就离远点看着那小哥杀光了所有的僵尸,接着收剑看着我们,实际上那时候离得那么远哪能看清楚眼睛啊。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感觉被他盯着,谁也不敢多动。”老韩回忆起来还觉得有当时心悸的感觉。

    “你们少跑江湖不知道,这江湖中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咱们想结交人家高人,人家又不知道,所以一开始保持点距离也是对的。但是咱老韩人是粗鲁一些但心肠绝对不坏,加上那女子实在受了重伤。这才终于把这对高人请到咱们队伍里,我跟你说,这落难的神仙他也是神仙。即使这身上狼狈不堪,但是这气质实在是动人,咱们看那女子简直就是仙女一般。”

    “哎!老韩你说了半天怎么竟说那女子了?是不是你看人家好看有意思啊!”这姜森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二人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