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瓷界无痕 > 章节目录 第366章 远方的故事(十一)
    “小吴,你怎么这么窝囊?别人都欺负到你的鼻子上了,你也不吭声。”上了年纪的老瓦工白了他一眼,他认为吴晓峰太软弱了。

    “老毕,咱干好自己的工作就是了,你和他叫什么劲?”吴晓峰并不在意他俩的看法,他知道既然接了这一单,那么就应该彻底的和过去说再见。

    “就再前面。”小龚带着高烟囱与几个搬运工气势汹汹的朝厕所的方向赶来。

    “吴晓峰,你龟儿不是想打架吗?老子陪你练哈。”小龚不再用讥讽的口吻挑衅他,而是直接对他宣战。

    “小龚,你有完没完?我在做事,请你离开。”吴晓峰想了很久,退缩是决然不能的,一旦退缩就意味着他失去了重新站起来的机会。

    “吴晓峰,知道为什么找你玩吗?”小龚嘴里冒着泡,眼里却揉不得沙子。

    “我没得罪过你吧?”吴晓峰无奈之极,依旧不想生事。

    “你是没得罪过我,可你叔叔得罪了我们!”说到这,小龚和高烟囱就火冒三丈,那小统计的事让他们颜面无存,一直在陵康公司都抬不起头来。

    “他得罪了你们,你去找他呀,你找我干嘛?”吴晓峰这才听出原委,原来不是自己平时趾高气扬的瞧不起他们啊,归根结底,还是吴世强种下的祸根。

    “父债子还,你叔叔的债当然得你来赔!”高烟囱在一旁吆喝道。

    “我替我叔叔给你们赔不是行吗?”吴晓峰没打算与他们纠缠,能少一事就少一事,何必在乎多陪几个不是呢?打定主意,他就开始打躬作揖,任其谩骂也不还口。

    这一幕被李炳义在生产部的楼上看得清清楚楚,他完全可以走下去平息这场闹剧,可他忍住了,他需要继续观察,观察吴晓峰的一举一动。

    吴晓峰哪里知道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李炳义的掌控之中,当然那两个瓦工更是不知道楼上还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

    只见那两个瓦工举起手上的灰刀护在胸前,随时都准备一番格斗。

    高烟囱对小龚使了一个眼神,小龚心领神会,他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动作,只是走到厕坑处撒了一泡尿。接着高烟囱和其他几个人都学着小龚的模样光顾了一番。一时间臭气熏人,吴晓峰三人却又无处发泄。

    原本以为一场激烈的打斗,可此时演变成龌龊的埋汰,吴晓峰一脸鄙视,按照这样下去,根本就无法做事。按说他也当时在销售部敢跟李炳义对峙的,应该也是一个比较横的人,虽说打不过李炳义,但也不至于连小龚和高烟囱都搞不定吧,他之所以能忍,主要是这些日子经历过太多的变故,出了陵康公司之后他便明白了一个道理,耍横斗狠不是他所需要的生活,一技之长才是立足社会的根本手段。此次忍气吞声也是能忍之忍,对方只是挑衅和埋汰他而已,所以他选择了忍让。一忍寒风过,再忍春光来,挨过阳春雪,何愁杏花开。

    小龚和高烟囱轮番几次之后也觉无趣,渐渐地打消了捉弄他的想法。

    李炳义看完整个过程,心里一阵徜徉,原本还不放心的他,此时爽朗的一笑,这一笑把卿凤山给整糊涂了。

    “怎么样,这个人?”李炳义慢慢的将头转向卿凤山,对他说道。

    “你说的是吴晓峰吗?”卿凤山这才发现李炳义一直在窗台看的人就是吴世强的侄子。

    “嗯。”李炳义点点头。

    “不错,隐晦了不少。”卿凤山认真的评价着。

    “看来还是一个可造之才。”李炳义用他独到的眼光给了吴晓峰一个赞。

    “你准备启用他?”卿凤山惊讶的看着他。

    “嗯。”李炳义也不掩饰,直接点了点头。

    “我觉得你很特别。”卿凤山望着他,就像以前看着李羽新一样,他发现这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不拘一格。

    “我特别吗?”李炳义反问道。

    “不是一般的特别。”卿凤山肯定了他的特别。

    “那就特别一点吧。”说完哈哈的笑出声来。

    “李总,你觉得邓总怎么样?”卿凤山突然问道。

    “挺好的一个人。”李炳义毫不犹豫的说出了邓琳琳在他心中的印象。

    “那就好。”卿凤山的话有些莫名其妙,这让李炳义也摸不着头脑。

    “晚上有空吗?”卿凤山问道。

    “什么事?”

    “你说呢?”

    “总不会请我喝两杯吧?”

    “就是请你喝两杯,反正你一个人,也没见你出过宿舍。”

    “行啊。卿大部长请客哪有不去之理。”

    “那就这样说定了。”

    “ok!”

    李炳义愉快的与之约好,他此时必须去一趟包装线,他要交待几句。

    包装线上,小龚和高烟囱那几个人聚在一起,正说着笑。

    李炳义来到他们跟前轻轻地拍了拍小龚的肩膀,示意他到边上去一下。

    “李总。”小龚惊愕的看着他,手脚无措的站在李炳义的身边。

    “你是小龚?”李炳义笑着看看他。

    “是,李总。”小龚听说过李炳义修理吴晓峰的事,他见着李炳义心里有些慌张。

    “你和吴晓峰有仇?”李炳义问道。

    “没有。”

    “那你刚才在厕所里怎么回事?”李炳义质问他,小龚茫然的看着他,他没想到李炳义会知道这件事,按理说吴晓峰是不可能找李炳义告状的,毕竟他们之间有过节。这就让小龚有点摸不清状况,到底李炳义是高兴呢还不赞成他的做法。小龚楞在那里不敢贸然回答。

    “你心里怎么想的,说出来吧,我不怪你。”

    “我是给李哥出气,谁叫吴世强欺负我李哥。”小龚弱弱的低声说道。

    “谁是李哥?”李炳义问道。

    “李羽新呀。”小龚瞬间将声音提到最高。

    “李羽新?”李炳义吃了一惊,不过他很快就调整过来,他不懂声色的看着小龚,对他说,“你和他很熟?”

    “还可以吧,他是我兄弟。”小龚自豪的说。

    “还有这出?”李炳义越发好奇。

    “嗯。以前吴世强老是欺负李哥,按李哥的水平当个生产部长都没的问题,可他居然连个车间主任都没捞着,你说气人不气人。”小龚说的兴起,也不顾及什么,张口就来。

    “后来呢?”李炳义很感兴趣的看着他。

    “最后被逼离开了这里。”小龚讲到这,一下子黯然下去。

    “可惜了。”李炳义叹息一声。

    “是啊,可惜了这个人才。”小龚附和的说。

    “好了,你也别去找吴晓峰的麻烦了,做人留一线,不要搞什么落井下石的事。这样不好。”李炳义收起刚才的笑容,现在的这番话算是对小龚的告诫。

    “好,我知道了。”小龚一个劲的点头,不敢把李炳义的当耳旁风。

    “行,记住就好。”言下之意是别给我添乱。小龚鬼精灵,他哪有分不清好歹,所以等李炳义一离开他就对高烟囱和其他人员说道,今天就点到为止,就此打住。其余人本就跟吴晓峰没什么过节,听他这么一说也就不再多言,他们深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道理,再说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无非称了口舌之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