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浊世仙途 > 章节目录 边荒岁月 第一百零八章 水柔
    翰海楼虽为宗门重地,往日却见不到一人,似乎无人管理一般,任由雷少轩苦读,无人理会。

    无人理睬自己,雷少轩乐得不回天灵峰。

    在翰海楼吃了睡,睡醒了看书,书看累了入深潭练刀,刀练累了感知灵气。

    日子过得十分惬意,雷少轩发现,自身刀法逐渐变得从容。

    往日为求快,刀法霸道、刚烈,几乎只攻不守,即便回守,也多以攻代守,令人绝望胆寒。

    然而倾力出刀,敌人未死而临死一击,或者知其必死而以死换伤,雷少轩往往不及回转,敌死己伤,身临险境。

    如今,刀法依然很快,全身保有余力,这是一种全新刀法。

    雷少轩知道自己找到了一条路。

    新路,仅是开始。几乎所有武功典籍,依然遵循一种原则: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

    现在雷少轩明白,快,并非一种,而有更多方式。自己不过是新发现一种。

    典籍浩如烟海,雷少轩看得头昏脑胀,心烦意乱,干脆放下武功典籍,浏览起前辈高人轶事录。

    许多高人喜爱游历大陆,往往也喜欢记录所见、所闻、所经历之事。

    困于死囚营、前锋营,少有外出机会,孤陋寡闻,看这些书,雷少轩自然觉得很有意思,看得津津有味。

    一次,雷少轩偶尔看到抱朴子前辈记录一场暴雨时,写道:“慢至极,不动如山;快至极,如迅雷虚空;缓至极,如水如影,包容万物。水至柔至缓,摧山裂石。”

    这句话意思很简单,水至柔却克万物。

    雷少轩心念一动,所谓无坚不破,唯快不破,水至柔却克万物,到底快能破水,还是水柔能克快?

    雷少轩沉吟片刻,拿起一块小石头,往深潭水面甩了出去。

    石头并没有沉入水潭,在水面弹落几次,飘到对面。

    雷少轩灵光一闪,石头极快,水静柔,却能将石块甩出去。

    雷少轩拿着刀,往水里划出一刀,这一刀,由静到极快,划出一个圆圈。

    雷少轩若有所思,似有所悟。

    来到瀑布激流下,将刀划入喷涌水流中,刀开始总被水流冲击,身体站立不稳。

    随着刀划越来越快,越来越圆滑顺畅,雷少轩受到水流冲击越来越小,站立越来越稳。

    最后,滚滚喷涌而下的激流,被刀划过甩出,而雷少轩依然稳立激流之下。

    雷少轩大喜。这意味着如果水流是刀,将会被雷少轩甩出去。

    带着这股运刀用力的韵味,雷少轩练起了三十六式。

    不再一味求快,启刀时,极慢极柔,急速出刀。

    缓如水,猝然如雷。

    雷少轩水里练刀多日,习惯了留有余力的运刀法门,因此轻松地完成新的三十六式刀法。

    雷少轩知道自己已然突破了原有的刀法。

    激动、狂喜,忍不住仰天长啸,顿时声彻云霄。

    雷少轩刀法得高人传授,无数次生死搏杀,加上悟性奇高,虽年龄不大,却俨然成为刀法大家。比整天练刀,却未经杀戮的所谓行家不知高明多少倍。

    刀法自悟,自然很快得心应手。

    深潭鱼龟却倒霉了。

    原先雷少轩一刀,如雷如电,不过能破开水面,不过划出一道水沟。如今雷少轩水中一刀,由慢到快,似缓实急,猝然挥出,非一味凶狠,变得雄浑厚重。

    一刀出,竟有翻江倒海、瀑布倒流之意,满潭鱼虾翻浮水面。

    ……

    “这是什么刀法?这也能叫刀法?”苏平不以为然问道。

    雷少轩缓缓起刀,缓到极致。

    温柔如水,骤然挥出,似圆而收,似电而消,煞是好看。

    “这也叫刀法?不如叫舞刀?或者叫美人舞?”方霞看着雷少轩,满脸不屑讽刺道

    “两人,上!”雷少轩微微一笑,喊道。

    苏平一跺脚,拔剑而击,似天外飞仙。

    苏平也是练气三层修为,剑如闪电,破空而来。

    苏平以为雷少轩一定会躲避、搁架或者回攻一刀,雷少轩却迎着剑,似缓实急启手一刀,顺着苏平的剑划出圆弧。

    尽管速度依然比苏平慢很多,然而雷少轩是随手近身出刀,距离极短,足够雷少轩出这一刀。

    苏平没有感觉到雷少轩刀的力量,只觉手里的剑被一道柔和的力量缓推一边。

    苏平猝然全力一击,刀剑相击,却悄然无声亦无光,恰如女孩扑入爱人怀中,被轻挽柔抱,无声无息,唯有深情。

    刀剑相击刹那,那道力量柔若清风,挽上了剑;刀剑分离时,那道力量骤然硬如磐石,将剑猛然砸出。

    剑被砸飞,顺势将苏平身体带倒。

    苏平身体完全倾斜,露出空挡,刀光一闪,雷少轩将刀架在苏平脖子上。

    雷少轩满脸微笑,这一刀,苏平几乎无还手之力。

    突然,雷少轩觉得身后剑风摇曳,雷少轩本能地回手一刀。

    “当”一声,刀剑相击,星光点点迸发四射。

    正是方霞趁雷少轩不备,猛砍一剑。

    这丫头竟然偷袭?雷少轩微恼,却忘了是自己自信满满,让两人一起上的。

    趁雷少轩立足未稳,方霞紧接着几剑打乱雷少轩节奏,飞起一脚将雷少轩踢倒在地,得意洋洋道:“凡人剑法再高明,还能高到哪里去?”

    雷少轩不答话,闭眼沉思片刻,挥刀迎向方霞。

    方霞的剑,快!

    雷少轩勉强抵挡,身体无法跟上方霞的节奏,新刀法仍然没有融汇贯通,很快被方霞击倒。

    并非新刀法不济,方霞剑太块,为躲闪及防守,新刀法节奏被打乱,失去新刀法的本意。

    雷少轩沉思半晌,摆开架势,练了三遍三十六式新刀法,找回新刀法感觉,对方霞喊道:“丑丫头,上!”

    “丑丫头?”方霞闻言勃然大怒。

    方霞气急,快剑如狂风,似骤雨,她要把雷少轩搅碎。

    雷少轩如落叶风中飘摇,苦苦支撑。

    “切,本姑娘貌若天仙,敢诋毁者,杀!”方霞得意洋洋,一脚踩在雷少轩屁股上。

    雷少轩闭眼沉思,细细体悟新刀法,跃起练习数遍。

    “歪鼻子的方霞姑娘,快上!”雷少轩喝道。

    “我……砍死你个臭男人!”方霞气急败坏。

    方霞、苏平轮番上阵,要砍死浑身上下都是臭嘴的雷少轩。

    雷少轩依然被打到,然而,雷少轩信心越来越足。只要节奏不被打乱,支撑的时间便越来越长,甚至还能反击。

    连着好几天,方霞和苏平都被雷少轩拉着练刀。

    尽管不满,侍候雷少轩是她职责,再累再苦,方霞却也没有推脱,嘟嘟囔囔地尽心尽意陪着练刀,嘴里不忘挖苦:“本姑娘喜欢虐喜欢找虐的人!”

    雷少轩只瞥一眼,道:“丑丫头。”气得方霞暴跳如雷,苏平抿嘴而笑。

    雷少轩支撑的时间越来越长,终于有一次,雷把刀架在了方霞的脖子上。

    “方霞、苏平你们一块上!”雷少轩大喝一声。

    雷少轩如山如岩,方霞、苏平如风如蝶,围着雷少轩转,再也无法撼动。

    雷少轩刀慢如翰海烟波,至柔却无穷无尽;缓如洪流翻滚,无法阻挡;急似骇浪滔天,风雷闪动,摧枯拉朽。方霞苏平只有招架之功,再无还手之力。

    雷少轩打得兴起,顺手一刀,往方霞屁股拍去,他是故意的。

    方霞数次故意让他难堪,心里颇有些恼火,决意让方霞吃些苦头,当然是用刀身拍。

    一剑惊鸿,倏忽而至,“当”一声,击在湛青刀上,蓦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天外飞仙,把雷少轩震退一步,却又忽然飘在雷少轩面前。

    “飞剑!”苏平眼眸微缩,惊叫道。

    离水仙子和一个年轻女子正站在场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