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仙农 > 章节目录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 报复开始
    柴军在酒店的总统套房住下来,好好地休息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他到酒店外找东西吃去,吃早餐时竟然有人飞快地掠过他的身体,向着一个人少的方向飞奔而去。对方的这种奇特反应让柴军瞬间觉得,自己的东西被偷走了。虽然那个人的动作看起来很笨拙,但确实像是小偷的做法。

    幸好柴军吃早餐的地方是先付账的,不用担心被老板误以为柴军要赖账。

    所以顾不得和老板说一声,柴军就一个箭步追出去,火冒三丈地想道:“什么鬼,以前心情好的时候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事情,怎么才为江南市的事情头疼就碰到这种菜得抠脚的小偷?不会是金三爷派来的吧?”

    这么巧合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真不怪柴军有这种怀疑。

    在追赶小偷的同时,柴军已经顺势检查过自己身上的东西,并没有任何损失。

    所以那个小偷太新手,失手了?

    柴军三步并作两步,很快就在一条小巷里追上小偷。

    小偷弓着腰,撑着膝盖,在小巷里气喘吁吁——只是跑出来这点距离就累得气喘吁吁,这个破小偷的体质真不怎么样。既然已经被柴军在这种小巷里截住,这个家伙就算会飞檐走壁也休想脱身了。

    柴军缓缓走上前,冷笑着说:“臭小子,胆子挺大的,打主意竟然敢打到我的头上来。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一样手艺糟糕的小偷,是新手吧?新手就应该找些看起来不能跑的人下手,而不是选我。”

    小偷依然撑着膝盖气喘吁吁,一脸疲惫地说:“我又没有偷到你的东西,你至于追我九条街吗?”

    柴军冷笑道:“要是我心情好,也许就不和你计较。可是正巧我最近几天的心情不是很妙,那就只好找你出出气了。虽然你没有成功偷到我的东西,但是不妨碍我要揍你一顿吧?或者你告诉我,是不是金三爷派你来的?”

    逼问这个小偷时,柴军一直死死盯着对方的眼睛。

    因为柴军心里非常清楚,一个人在言语上虽然可以弄虚作假,但是眼神上想造假却是千难万难。虽然不乏有人能办到,但是那种人完全可以拿影帝去了,何苦跑来做朝不保夕的小偷?他们的脑子又没有进水?

    在柴军提到金三爷时,这个小偷的眼底明显闪过一缕慌张之色。

    也就是说,柴军的猜测是对的。

    柴军继续上前冷笑道:“果然是金三爷派你来的,那你刚才偷东西失败,其实也另有深意?你的目的应该是带我来这里吧?让我猜猜看,你们在这里安排有多少埋伏?十个人?二十个人?还是三十个人?”

    柴军连连冷笑,根本不将这点小事放在心上。

    反正他又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那小偷的脸色微微一变,骇然道:“你竟然猜到这么多东西?可是你不害怕吗?在这种地方被堵住,我可跑不出去。其实我也只是收钱办事而已,不希望事情闹太大,不如你跟金三爷的人道个歉,让他们揍你一顿算了。”

    这个小偷真是的,虽然被金三爷派来做事情,但是他好像把柴军和金三爷之间的事情当作普通的私人恩怨了。

    要是私人的小恩怨,一般教训一顿确实差不多。

    可是事情闹到柴军和金三爷的这个份上,就不是那么容

    易能摆平的了。

    从金三爷说一毛钱也不会给向阳屯的村民,还要村民们把墓葬地交出来的那一刻起,即使金三爷想临时改变主意,息事宁人,柴军也不愿意让事情就这样平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哪有这么容易?

    这个引柴军过来的小偷虽然看似不知情,但是柴军也不想就这样放过他。

    柴军反问道:“你不觉得最应该担心的人是你吗?我不管金三爷安排有多少人在这里埋伏,你被我堵着也是铁一般的事实,如果我想揍你,你说这里有谁能救你?我的字典里可没有同情对手这个选项。”

    砰!

    柴军猛地抬起膝盖,膝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到小偷的肚子上。

    虽然在膝盖即将打中小偷的刹那,柴军就把力道收回一大半,不至于让他受伤太严重。但是残存的力量落到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偷身上,依然让小偷被撞得飞离地面十多里面,然后吐出一缕血丝倒在地上。

    他捂着肚子满地打滚,已经痛得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就在这时,柴军突然听到背后有人迅速奔跑的声音。

    他回头一看,只见两个人分别拿着一个麻布袋的左右两边,将麻布袋撑着,然后盖过来。用脚趾头看一看就知道,这是想用麻布袋遮住柴军的视线,同时限制住柴军的双手,好痛揍柴军一顿。

    这种手段虽然非常老套,但却不得不承认很有效。

    当然,柴军既然已经发现对方的目的,凭他的反应能力想化解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他分别伸手扣住那两个人的手腕,让他们无法再靠近自己,更无法将麻布袋往自己的脑袋上扣,同时出脚向着对方的腹部踢去。他飞快踢出两脚,都正好踢到那两个人的肚子正中间,让他们惨叫一声倒地。

    柴军的脚力连车子、铲车都能撼动,才不相信普通人可以承受。

    即使他踢普通人时不敢用出那种可怕的力量,也无法改变这个结果。

    在踢倒两个拿麻布袋的家伙时,柴军又看到一群人拿着棒球棍从小巷的两边走来,正好将柴军堵在正中央。虽然因为小巷比较窄,最多只能并排走三个人,不过因为后面跟着不少人,看起来依然人多势众。

    为首一个拿着棒球棍的青年一脸不爽地说:“真是废物,竟然被人踢一脚就倒下,把老子的脸都丢尽了。兄弟们,先将那几个废物拖出去,别让他们打扰到弟兄们,等会儿打起来要是踩到他们就不好了。”

    另一个青年则冷笑道:“只是一个看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黄毛小子而已,真不知道金三爷为什么要那么紧张,让他们认真对待。被堵在这种地方,难道他还能长出翅膀飞走不成?亏金三爷还给出十万买他的手。”

    还有一个青年抬头望着小巷的正上方说:“既然金三爷让我们小心一点,还是要照做的。我在上面安排了几个兄弟,准备敲闷棍。即使这个家伙真会飞檐走壁,我的弟兄们也能将他给砸下来,摔死他丫的。”

    柴军看了看四周的地形,不得不感叹对方的准备之细心。

    在这种环境下,确实是会飞檐走壁都跑不了。

    因为所谓的飞檐走壁其实和跑酷的原理是一样的,利用这种狭窄的环境虽然可以跳到楼顶上去,但是前提要上面没有人搞事才行。只要上

    面有人守着,再厉害跑酷高手也要因为空中没有着力点而掉下来。

    这条小巷两边的楼房都超过十米高。

    要是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下场不言而喻。

    柴军冷笑道:“为了我一个人竟然准备这么周到,你们金三爷可真给面子,看来上次打败他的省级散打冠军保镖真把他吓到了。可是金三爷如果以为这种阵仗就能把我拿下,就未免太小看我了。”

    棒球棍男冷笑道:“大话谁都会说,这就是你的遗言吗?”

    柴军愣了一下,惊奇地问道:“遗言?金三爷让你们杀了我?在现代这个社会的闹市中,合适吗?虽然我不认为你们能做到,但是你们如果真做了那种事情,官方就不可能无动于衷,你们这些人没有一个能逃得了关系。”

    棒球棍男继续冷笑道:“老子说习惯了不可以吗?虽然不能杀你,但是揍得你在医院里躺几个月还是可以的。在动手之前,金三爷让我给你带句话,我觉得还是先告诉你吧,省得你等会儿被揍得不醒人事,听不清楚。”

    “什么?”柴军很奇怪地问道。

    “金三爷说,他平生最恨戏弄他的人,本来干掉你都不过分。可是他马上要迁坟了,也不想把事情闹太大坏了时运,所以今天只是教训你一顿,希望你识相点离开江南市。如果你还不知死活,那我们会更进一步。”棒球棍男一脸嘲讽地说着。

    话音刚落,他和他的同伴们就提着棒球棍走上来。

    被两个方向同时压制,左右两边又是墙壁,柴军的压力还是挺大的。

    柴军想了想,干脆主动迎向其中一边,一拳如闪电般打出,当面就将一个棒球棍男打趴。他出拳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根本不是这些混混一样的家伙所能比拟,直到他的拳头将一个混混打趴下,其他混混的棒球棍都来不及砸到柴军身上。

    当然,在混混倒地的刹那,其他棒球棍终于招呼过来。

    而后面的混混离柴军也已经不足两米,眼看就要被彻底包围了。

    柴军咬咬牙,猛地抓住其中一根打向自己的棒球棍,将自己跟前的棒球棍都挡开,一阵阵金属碰撞的刺耳声跟着传来。

    这个混混真的狠啊,揍人竟然敢用铁做的棒球棍。

    他们就不怕出人命?

    不过后面的混混眼看就要冲上来,两面受敌即使是柴军也嫌烦,哪里还有心情想那么多?

    他两脚在地上一踏,纵身跳起三米多高,然后又将手中的棒球棍狠狠地砸向其中一面墙壁,硬是让棒球棍像是钉子一样钉进墙壁里,岩石的碎片跟着四处飞溅。沉重的力道作用在那堵墙壁上,甚至让墙壁微微震动。

    小巷里的混混们看到柴军这一手操作,都惊呆了,圆瞪眼睛、张大嘴巴望着半空中的柴军和棒球棍。

    “我的上帝!他还是人吗?这是青蛙转世吧?人可以平地跳起三米多高那么夸张?即使是奥运会的冠军也办不到吧?”

    “还有他的臂力,竟然能让棒球棍钉进墙里,虽然我们的棒球棍是铁的,但是一下子就钉进墙里也太恐怖了,这是什么力量?一般人就算拿大铁锤砸,也不可能做到这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

    “天,我终于明白金三爷那么紧张了,这个臭小子根本就是怪物,不能用常理去看待。”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