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仙农 > 章节目录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 解决的方法
    风水师慢慢开着车,神情紧张道:“你还想解决这件事吗?”

    “废话!”柴军瞪眼道:“不把事情解决,难道我们向阳屯的村民们非要迁坟不可?我可是夸下海口,说即使有一亿现金也不会迁坟来的。金三爷现在最多出到五千万现金,难道我要为了五千万现金认怂?”

    柴军狠狠地瞪着风水师,脑子已经活动起来。

    既然风水师已经将柴军和他沟通的事情说出来,那让风水师去建议金三爷另选位置这条路就走不通了。金三爷在风水领域虽然迟钝得很,但是这个风水师要是临时改变主意,肯定会引起金三爷的怀疑。

    要是连风水师这条路都走不动,那柴军估计就只能用邪门歪道破局了。

    就在柴军暗暗思量着时,风水师弱弱地说:“大哥,我可以说一句话吗?”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柴军不耐烦地说。

    风水师被柴军吓得脑袋一缩,但还是硬着头皮说:“其实,经过昨天的事情后,金三爷已经连五千万都不想给了。他说,他好歹也是江南市鼎鼎有名的人物,却被一个来自向阳屯的黄毛小子当猴子耍,脸面都丢尽了。他现在不但想要向阳屯的那块地,还一毛钱都不想给。”

    柴军本以为这个破风水师狗嘴吐不出象牙,所以不是很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可是听到他把话说完,柴军心头一跳,又萌生出将这个风水师胖揍一顿的冲动,只因为这个风水师给他带来的麻烦比他想象中还要大。

    柴军本以为金三爷就算再怎么生气,也只是坚定迁坟的心而已,要是实在没有办法,还能从金三爷那里要来一笔钱。毕竟昨天和金三爷相处时,柴军觉得这个人有时候虽然蛮横一点,但也不是一点道理都不讲。

    至少在可以使用合法的手段解决问题时,他不会太乱来。

    可是就因为这个鸟风水师搞鬼,事情都搞砸了!

    柴军神色不善地盯着风水师,牙根咬得紧紧的。

    风水师正在开车,没有功夫观察柴军的脸色,但是他就像感觉到柴军的杀气,坐立不安地说:“大哥,我是不是做错了很严重的事情?可是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得为自己考虑考虑不是。事情已经演变到这个地步,你恨我也没有用,还不如和我一起想办法解决。”

    “要不是你还有帮我解决问题的价值,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完好无损?”柴军冷笑一声,又捏着下巴沉吟道:“事到如今,看来我只能用些非常规的手段去说服金三爷了。金三爷连一毛钱都不想给,那向阳屯和他买卖是无论如何都谈不下去的,我也不可能同意向阳屯里的各位迁坟。”

    想到非常规手段,柴军在头疼的同时又有些期待。

    想要用非常规手段,柴军肯定要打一些擦边球,和金三爷的保镖过过招也是在所难免的,而且肯定会因此在江南市逗留老长一段时间。一想到这种事情,柴军当然头疼,可是在头疼的同时,他又很期待凭自己一己之力在江南市硬扛金三爷的过程。

    这注定是一场精彩的较量。

    在柴军暗暗思索计划时,风水师的眼珠子不断打转,也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说:“大哥,你说你要用一些非常规手段,

    是什么意思?该不会是想去金三爷那里大闹一场吧?我听说你昨天就轻易打败金三爷的省级散打冠军保镖。可是我依然想劝你一句,你最好别那样做。”

    “哦?为什么?”柴军当然不会做那么莽撞的事情,可是风水师的反应让柴军觉得很费解。

    要是不怕事情闹大,惊动官方,柴军还是相信自己有能力在金三爷的摩天大楼里折腾一番的。至少从昨天见到的那些金三爷的保镖的表现来看,柴军不认为那些人有能力阻止自己。

    风水师郁闷道:“大哥,你要是把事情闹这么大,金三爷只会觉得自己丢人了,然后给你们的报复肯定更加疯狂。你们让他下不来台,难道还想让他屈服不成?到了金三爷这个层次,面子也是利益的一部分。”

    柴军想了想,暂时接纳风水师的建议。

    虽然他本就没有打算这样做,但是他确实没有想到这一点。

    柴军无所谓地说:“算了,我会用我自己的方法把事情解决,你别多管闲事。还有,我今天见过你的事情,你无论如何都不能告诉金三爷,要不然,我要你吃不了兜着走。你要是想天天看到我出现在你的车子里,再带你兜风,那你可以试试。”

    风水师脸都绿了,连忙表态道:“你放心,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就算我脑袋被驴踢了也不会那样做。不然你以后要是做了什么疯狂事,金三爷说不定还以为我和你是同伴呢,我还想多活两年。”

    柴军笑了笑,不再多说什么,决定再相信这个风水师一回。

    毕竟他要是真肯帮忙,确实能给柴军带来很大的帮助。

    即使他再次出卖柴军,事情也不会变得更加糟糕,而柴军却能让他好受。

    风水师又开着车子,带着柴军兜风到一家酒店的门前停下,才让柴军下车。这当然是柴军想寻找新的落脚点,让风水师给自己选择的地点。

    给扒手团伙带来麻烦后,柴军可没有办法再回去了。

    下车之际,柴军冲着风水师打一个手势,示意他给钱。

    他愣了一下说:“什么意思?”

    柴军理直气壮地说:“给我住宿费啊,要不是因为你做了多余的事情,我已经离开江南市。我现在因为你做的蠢事被迫留下来,难道你不觉得自己应该负一点责任吗?我的要求也不高,只要你帮我报销这段时间的衣食住行费用就可以。当然,你也可以拒绝,但是后面会发生什么事就不是我能保证的了。”

    风水师被柴军气得牙痒痒,但又不能对柴军做什么,只好哭丧着脸掏出一张银行卡,告诉柴军密码的同时叮嘱道:“大哥,虽然是我帮你报销衣食住行的费用,但是你也省着点啊,咱们赚钱不容易。”

    柴军接过银行卡,不以为然地说:“反正你的钱是骗来的,金三爷给你的报酬肯定不低,你就别在我面前装可怜了。就凭我那点花费,肯定用不光你银行卡里的钱。”

    顿了顿,柴军实在拿风水师那张哭丧着的脸没有办法,又补充道:“好吧好吧,我保证会给你留下点余额,不会将你的卡刷爆。”

    风水师这才长松一口气说:“明明是我做你的司机,我不找你收车费就算了,你竟然还找我要衣食住行钱,真是没天理……大哥,你记得做事别太莽,想

    办法找金三爷要到钱就可以。要是事情做得太过分,把金三爷惹急了,你在江南市绝对扛不过他。”

    柴军大步走进酒店,虽然听到风水师的话却懒得回应。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可不是一个风水师想控制局面就能控制的。现在事态发展的主动权在柴军的手上,柴军要是心情好了,就把祸闯小一点。要是心情不好了,闹个天翻地覆又如何?

    难道他还会怕小小一个金三爷不成?

    巧的是,因为金三爷连一毛钱都不想付,柴军现在的心情相当糟糕。

    柴军走进酒店后,酒店内的花草的清香顿时扑面而来,让他的鼻子一阵舒坦。可是在阵阵清香中,他又闻到一阵若有若无的汗臭味和酒味。他低头一看,才发现这些异味都从他自己身上传来。

    柴军最近事情比较多,注意力一直高度集中,竟然没有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变得很脏,而且有相当一段时间没有洗澡。昨天和那群扒手庆祝时喝了不少酒,闹到很晚,柴军也没有时间去清洗一下。

    他耸动一下鼻子说:“真糟糕,看来得在这里休息几天,反正用的是那个风水师的钱,不用跟他心疼。”

    柴军走到酒店的柜台前,跟酒店服务员说:“来一间……嗯,就总统套房吧。”

    酒店服务员大吃一惊,不禁瞪大眼睛看着柴军,一脸怀疑地问道:“先生,你确定要一套总统套房吗?我们这里的总统套房价格是每晚两万八千八,请问你带够钱没有?”

    一看这个小姑娘的态度就知道,她不太想给柴军开这个房间,可能是因为柴军现在的打扮实在不像是住得起这种房间的人。而且要是真被一个穷得一干二净的人住进这种房间,即使他们事后报警,也挽回不了损失。

    只是柴军虽然能明白对方的想法,心里却依然很不爽。

    他虽然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时间清洗,导致头发乱了一点点,胡须长了一点点,身上的汗臭味和酒味浓了一点点,衣服上的污迹多了一点点……

    即使这些一点点有点多,但是这个小姑娘也不用狗眼看人低吧?

    柴军很不爽地将银行卡掏出来,拍在桌面上说:“你自己看看能不能刷,真是岂有此理,把你们的经理叫出来,我要求赔礼道歉,不然我要投诉了。”

    顿了顿,柴军突然发现桌面上的银行卡有点眼熟,那好像不是风水师的银行卡,而是自己的银行卡。他被酒店的小姑娘气到,竟然没有留意就把卡掏出来。虽然住一晚总统套房的钱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但是有冤大头,为什么不宰?

    所以柴军连忙换卡,把风水师的卡递出去。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柴军掏出的两张银行卡都是私人银行卡,没点本事的人即使想开也开不了。在酒店工作的人不可能连这种事情都看不出来,看到柴军拿出两张私人银行卡的她顿时脸色一白,连连鞠躬道歉。

    正巧柴军累得很,虽然心里有点不爽也不想太和对方计较,让对方赔礼道歉就算了。

    用风水师的银行卡刷卡后,柴军暗暗想道:“这个家伙在金三爷手下混得挺不错的嘛,竟然连这种银行卡都能搞到。对一个风水师来说,估计再也不可能找到比这个更好的工作了,难怪他那么敌视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