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超级捉鬼道长 > 章节目录 第1524章 飞来的圣祖皇帝头衔
    皇族?”周凤尘皱起了眉头。

    看来唐家发展的不错,已经脱离家族,建立帝国了,不过……这并不是他开始的初衷,他起初是想把唐家培养成一个全族全员战力爆表、作风优良、做人严谨的隐世家族,可惜啊。

    孙不留点头,“是啊!大唐建国七十五年了!你这话问的太奇怪了,你不会是皇家以前的穷亲戚后代吧?”

    周凤尘摇头,“不是!只是好奇而已,请问这大唐国第一任皇帝是谁?”

    孙不留四处看看,见没人发现,小声说道:“是圣祖皇帝的过继养子,太祖皇帝唐恭啊,不过已经死了十几年了,当今皇帝是他的儿子!夺嫡的八王是他的孙子!”

    周凤尘有点糊涂,问道:“那么圣祖皇帝又是谁?”

    孙不留脸色一变,恭敬无比,冲天抱拳,“大唐帝国的奠基人、皇族的缔造者、道玄武院的第一百零七任院长,唐讳贤!”

    周凤尘怔住了,好的!自己居然成了洞天世界的圣祖皇帝?

    也对!如果唐家发展到一定程度,想建立帝国、又想用一个绝对站得住脚的理由,并且令其余七国甘心割地,那么只能借势,用一个绝对厉害人物做后盾!而自己当初挑战东洲十八国所有人,无一合之敌,是个绝对适合的人选。

    旁边敖玉也是一脸古怪,自家主人叫什么,他还是明白的。

    孙不留得意洋洋,“听过这位大人物吧?据说他老人家已经羽化成仙,去了地狱海或者天际山!呵呵,实不相瞒,在下的太祖父,曾和他老人家是至交好友。”

    周凤尘打量着他,下意识问道:“姓孙,孙寒……是你什么人?”

    孙不留吃了一惊:“我、我太祖父!”

    周凤尘又问,“你说你太祖母是宋国的公主,那么他是不是叫梦罗?”

    “我……的天!”孙不留一脸活见鬼,上下打量他,“你你……你谁啊?”

    周凤尘沉默着,他忽然想到了打孙寒的场面,还有把梦罗公主扒光打屁股的画面,那时……其实真的说不上仇恨,现在想起来还挺有趣,没想到如今他们连重孙子都有了!

    这让他感受到一种时间的可怕与孤寂。

    轻声问道:“他们……还活着吗?”

    孙不留茫然说道:“活着啊,活的好好的呢!”

    活的好好的!那想必唐菡他们也还活着!周凤尘吁了口气。

    孙不留这时一蹦老高,“哎!不是!大兄弟,你到底是谁?你咋连老一辈的名字都……”

    说没说完,六城总督大人的车架过去了,人仰马翻,一片拥挤,差点把他的马车挤翻了,孙不留只好停下话头,让老管家赶紧挪车。

    好容易等车队过去,他不由“呸”了一口,“狗腿了!等我姐姐嫁给八皇子,你主子也得给我点面子!”

    “留都……”周凤尘琢磨一下,带着敖玉转身离开。

    刚走没多远,孙不留又追了上来,“兄弟?兄弟?我也去留都,不如让我给你带个路?”

    周凤尘一想,也好,“多谢!”

    “不谢!不谢!”孙不留热情的请主仆二人上马车。

    车内面积不小,三面可以座,中间还有个茶几,上面摆放着书籍、茶水、糕点,这属于贵族的享受。

    等三人坐好,前面十个带刀护卫开路,马夫驾车直奔城外。

    敖玉四处看看,小声说道:“主人,这马车得相当于外面世界的法拉利了吧?”

    周凤尘瞥了他一眼,“你整天在水里呆着,还懂车?”

    敖玉搓搓手,“我也经常上岸的,我女朋友是人,家里有法拉利。”

    周凤尘无言以对。

    这时孙不留麻溜的倒了三杯茶,“小老弟,还是刚刚那句话,你是咋知道的老一辈的事情?我怎么听你说话怪怪的!”

    周凤尘摇摇头,“你就当是我听说的吧!”

    孙不留恍然,“难怪!他们都是天魔渊的圣阶大人物,听说了也正常,你这口气吓我一跳!”

    说着又自得起来,“我这算不算名门之后,富家公子?”

    周凤尘点头,“算!”

    “哈哈哈……”孙不留大笑,忽然一拍大腿,“哎!对了,聊了这么久,还不知大兄弟姓谁名谁?”

    周凤尘看着他,“唐贤!”

    “唐贤……”孙不留嘀咕一句,“这名字……”

    说着“噌”的站了起来,双眼瞪的老大,“兄、兄弟你给我闹着玩呢?你不要命了?”

    敖玉冷笑,“我家主人本就叫这个名字,何来闹着玩一说?”

    孙不留冷汗“唰”的下来了,打开窗户看了眼外面,回头压低声音,“我不管你们是不是闹着玩,这圣祖皇帝的名字是能随便叫的吗?我劝你们改一下,或者报个假名!”

    敖玉问道:“要是不改呢?”

    孙不留脸颊直抽,“能杀死你们十八回,真的!皇家一万八千羽林卫,个个都是宗师!另外还有二千采风使,清一色王阶啊!你们自己考虑!”

    周凤尘闭上眼睛,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敖玉大腿翘二腿,并不理会。

    孙不留眼珠子一转反应过来,“哈哈哈,你们外国人不知我大唐威严,就会开玩笑,不告诉我真名算了,我给你说……”

    说着和敖玉抬起杠来。

    就这么晃悠一路两人抬了一路,越抬杠越不服,因为这是两个世界的理念问题。

    等终于停下时,到了留都南大门了。

    周凤尘掀开轿帘子,看向外面,只见已经快黄昏了,晚霞照的大地一片金光,在落日的余晖中,整座城池巨大无比、豪华无比,完全没有了当年扶风城的样子,记忆都模糊了!

    他不由叹了一口气。

    孙不留也说道:“很多人到这座城前,都会叹口气!”

    周凤尘疑惑,“怎么说?”

    孙不留打开折扇,“因为不来留都,你不知道自己穷,不来留都,你不知道自己没权!

    这里是大唐国的发源地,汇通天下,四通八达,附近八国的商贾交易都会在这里进行,富甲一方的大人物比比皆是,一到夜晚,看那酒楼花苑中,豪赌万金犹如喝凉水!

    再说权吧!王公伯子男五爵,这里一抓一大把,另外侯爵、公府、将军、落魄皇族、犯罪王子、公主驸马一抓一大堆。”

    敖玉感慨,“那真是个神一样的地方啊!”

    周凤尘下意识说着,“可惜没了当年的韵味,也没了当年一人一刀大杀四方的记忆!”

    “呃……”孙不留继续一脸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