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森罗拈花录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挑拨离间 01 远扬群雄
    “好!”唐先甲身为唐门掌门,见任天白俨然已是一方领袖,便知今日之事,恐怕要决定在这个后辈身上,若是换做旁人,他自然不肯心服,可任天白且不说其他,只这武功一途,便是今日诸人之冠,便叫了一声道:“那今日这桩恩怨,就请任公子给个公决,唐门愿意助任公子一臂之力,先擒了山下这些不知高低宵小!”

    唐门诸高手,听自己掌门这一句,都不禁有些愕然,这份恩怨还有什么好公决的?分明是五行帮行凶在先,围困山路,这等事情在场之人均都看在眼里,何必要一个后生辈出来公决?唐门四柱却是老练之人,已知这位唐门乃是要借任天白之力,只要是非一分,那时候五行帮便是众矢之的!唐谷熟率先应声道:“唐门以掌门为尊,掌门既然说了,咱们遵从就是,愿助任公子一臂之力!”

    山上原本还有来给唐门助拳的门派,自然也都随着唐门,那些大小掌门虽说大多不说话,可往任天白身后一站,其意不言自明,还有些原本是来给五行帮助拳的,此刻也对五行帮疑心大起,反倒过来站在任天白这一边,原本看着热热闹闹的木厅之中,顿时便冷落下来,只剩下五行帮这些人面带尴尬……

    “既然大家都愿听任公子调遣……”柴正瞧了一眼还有些兴奋的任天白,知道他少年人心性,骤然被人众星捧月一般,怕是有些晕了头了,加之任天白武学造诣绝顶,可这列阵御敌,怕是非他所长,便做声道:“那大家就照着任公子意思,唐门封住山路,不要放那些人上来,其余各派巡行四处山崖,别让有人从其他所在攀援上来,看这样子,今夜怕是下不去了,须得有人值守巡视,就请各掌门同任公子在唐门这边一聚,细加商议!”

    “哦……对对对……”任天白被柴正拍了一下肩膀,这才猛的有些愣醒过来,神色略微一慌,有些面红耳赤道:“是是是……就按柴……柴总捕所言就是!”

    “仇掌门?”柴正瞧着五行帮木厅内仇疾,口气有些试探道:“看来贵帮怕是也不知属下如此胡为,以柴某看……不如暂且撂下两边恩怨,先解了此围,拿住那些作乱的下属,问个明白才是……”

    柴正意思其实也十分明白,以他心中所想,今日这事,绝非五行帮所为,起码不是今日在金顶上这些人所为,且唐门跟五行帮这一点恩怨,他多少也知道几分内情,今日之事,越想越觉得是有人居中作祟,可究竟是何人,甚或是为了何事?自己也不敢料定!

    “不用了!”仇疾在木厅内冷冷回了一句,摇了摇头道:“柴总捕这份心意,仇某心领了,不过高世青私调帮众,围困金顶,又屡次不尊帮主号令,实为五行帮叛贼,这擒贼之事,五行帮还不用假人之手,自会清理门户!”

    柴正也知道五行帮怕是拉不下这个脸来跟唐门一起,况且现下众人对五行帮着实疑心太大,再看各家掌门已坐在唐门之中,便回来对始终不落座,一直站着的任天白道:“天白,你觉着该如何才能下的山去?”

    “我是想……”任天白此时已然静下心来,只不过脸上有些红晕,仍是未退,见柴正问到自己,沉吟片刻道:“今夜怕是不行了,到了明天,以我跟几位高手打头阵,先行冲下去,打乱他们那些弓弩手阵脚,后面诸位再一起冲下!”

    “如今也只有这法子一试了!”柴正跟孤叶、本明、唐先甲、冼镇南这些人对视一眼,也都觉得为今之际,怕是也只有这一条路走,唯一有些不妥的,便是山上饮食水源都有些不足,好在都是习武之人,一两日不吃不喝,倒也不算什么大事,柴正略略跟这些掌门说了几句,便领着任天白,四处游走一遍,将各处值守之人安排妥定,这才回来跟诸位掌门商议明日人选!

    “五行帮这是在搞什么鬼祟?”冼镇南一直留意五行帮动静,此刻那木厅之中,只有五行帮那些总管、门主,也都凑在一起,灯火也都熄灭大半,四门主都站在木厅之外,木厅三丈之内,再无别人,厅内影影绰绰,只有帮主仇疾跟岳如山,池胜海,连同十三总管,也不知商议什么事情。

    任天白只是望了望五行帮那边,对此却是不是十分挂心,倒是有些担心夜色一深,山下那些人会趁夜攻击,这山上灯火也不足,尤其山下多强弓硬弩,趁着夜里聚起人众,偷偷摸近几轮疾射,山上一时无备,必然死伤惨重,因此不敢大意,亲自守住山口,一直到了三更,也不见山下有半点动静。

    “影若师妹……”任天白枯等半夜,见山下并无进犯之意,便多少心里一松,回来见柴影若似乎正跟柴正说些什么,面带笑靥,刚过来问候一句,柴影若脸色登时一变,扭转过头去,那里肯理他,让任天白多少有些尴尬不已!

    “天白,明日这一战,我看你不要去了!”柴正看了看自己女儿,便知她必是在什么事情上生了任天白的气,尤其这努女儿家心性,猜不透更摸不透,这般生气,多半都是他们自己才知道的事情,自己也不便多问,却是向着任天白道:“我隐约有些担忧,山下这些人,怕是来路不善,我跟几位高手下山去探探虚实,你跟唐门留守山上,准备接应,若是我们得手,你们便径直杀下,若是我们不利,起码还有你这个高手救援!”

    “这个……”任天白看柴正说这番话时,眼里不住看柴影若,尽是一副慈爱之意,便知他必是为自己女儿着想,不愿自己先行下山冒险,刚说要推辞几句,就听山口边唐先甲声音怪异道:“你们这是疯了么?”

    “什么事?”任天白闻声便抢了过来,只剩唐先甲面带惊恐站在那里,再探头一瞧,十几个人影在夜色之中已是冲杀下去,却不知是何人?唐先甲这才声音艰涩道:“是双雄十三总管……”

    --上拉加载下一章s-->2k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