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正室策 > 章节目录 第两百五十五章 一箭四雕的功夫
    “母亲回去喝些安神茶,也好缓缓。”祝九扯了扯嘴角,云夫人听得这话当下压低了声儿,“九儿如何瞧这事?”

    方才她便看她若有所思出神了好一会,想必此事她也是不知情的。

    本也是祝唐氏走动西院二房,想了想,又接着说道:“祝唐氏这般心狠,近日里又与你们西二房走动着,别回头此事牵连上西二房。”

    “九儿如何看不重要,只是母亲还是得多提防些才好。”这东院长房夫人着实有些一鸣惊人,她也是没想到,人死在了祝李氏手里,竟又让旁人受了牵连。

    祝唐氏不是栽在旁人手里,而是自家姑娘手里。

    嫣儿姑娘尚且年幼,虽说懂得事儿不多,却是连自个母亲都恨上了。

    论起来,这也是祝唐氏自个的过错。

    祝九并未说别的,此事与云夫人毫无干系,知晓了又如何不知晓又如何?总归是有些事儿明白着不如糊涂着。

    人回前脚回到阁院,后脚祝王氏身边的六姑姑就来请人了。

    “姑娘,夫人寻姑娘过去说说话。夫人从东院回来心里头作难着,姑娘便去安慰两句才好。”

    祝王氏打发人过来请她过去,无非是因西二房先前帮衬了祝唐氏。

    祝惠氏又当众提及了祝杨氏和她门里闹了是非,这一二来去的,事儿总归牵扯上了西二房不是。

    这厢祝王氏心里头作难,只好叫祝九过来说说话,拿个主意,也好宽心一些。

    “九儿快坐罢。”

    瞧着人来了,祝王氏摆了摆手,祝九落座下来,“母亲眼下知晓心急了,怎先前应承下来时,也不见与九儿说一声便应着了。”

    祝九近日里总是在想着,先前北二房之事是受了牵连,她一个妇道人家虽不懂朝堂。

    可也知晓树大招风的道理,历来皇室之中,亲王磨难得多。

    哪怕与帝王一母同胞,也是隔着一个偌大的江山,作为臣子若不安守本分便是最大的忌讳。

    北二房受牵连,嫁出去的姑娘夫家有企图谋反的罪名,一定帽子扣下来,祝家的根基都得抖一抖。

    正也是如此,祝王氏惦记着自家膝下的小子的婚事,想攀了纳兰家。

    纳兰家是权臣世家,与当今天子乃有忠义。

    祝家有亲王本就该谨慎行事,祝王氏娘家又是王氏一族,虽家中并无高官,可结根交错的门户,堪比封侯拜将有过而无不及。

    有亲王在,如今要去攀天子身旁的权臣亲事,这门亲事岂能攀得?

    只怕这亲事一旦有了苗头,不光成不了,不出一些日子,祝家就得有大麻烦上门了。

    “先前我也是想着自家小子的亲事罢了,纳兰家与我王氏一族也有些走动,先前他们家便有书信提起此事。”

    这事儿倒是部是她祝王氏惦念着,是有了这个先才有她的后。

    祝九听得这话,端起茶盏轻抿了一口茶水,“当年祝李氏所出一子夭折,便折在了祝杨氏手中。祝李氏既是要走动起来,必也是奔着掌家之事的。”

    “今日一出,不光盘算了北二房,南二房,就连西二房也一并算了进去。又为日后掌家之事折去,这一箭四雕的功夫,想来母亲还未曾瞧明白。”

    西二房有心攀亲,祝李氏那书信不论真假,这门亲事都成不了。

    祝王氏拎不清,但祝李氏必然是清楚着。

    且不说这般,就算祝李氏未曾清楚,这事儿若被老祖宗知晓断是不许的。

    连她都能想明白其中要害之处,老祖宗那的心思可比她转得快多了。

    一听祝九点明此事,祝王氏恍然才明白过来,她本是心里还想着,祝唐氏的事儿是会牵连上西二房,回头若是开口咬定了西二房,那岂不是要拉着下水了。

    “这该如何好,祝唐氏如今被打发去了事房,回头没了主意想求自保,那....”祝王氏难得惊慌,“莫不是该替她查清了这事儿才好?”

    “怕是难了。”

    祝九瞥了一眼祝王氏,“嫣儿姑娘此番去了祝堂院,想让她改口便是难上加难。东院长房祝李氏,乃是李家之女,祝唐氏有何家世?此事既已发生,及时止损才是最主要的。”

    她先前也打听过祝李氏,祝李氏乃是李家之女,李家世代为官,在朝堂上中规中矩。

    换而言之,也是历来这不偏不倚的阵势。

    想拉拢很难,不拉拢则相安无事,哪怕是当今天子也未曾与李家这样的官家有何亲厚之交。

    祝李氏在祝家甚少走动,大莫也是随了自家娘家教导的缘故。

    如今露了面,一来是为自家夭折少爷之事,二来.....祝家老祖宗近日里难得见人,多多少少从门里传来身体不适的话儿。

    “那依着你的意思,我们便不必担忧了?”祝王氏心里头松了一口气,话刚说完,祝九放下了手中茶盏,思忖一番,“母亲还是明儿个便寻思着给兄长定下一门亲事才好。”

    “这是自然的,我与东院祝李氏也不大来往,她此番阴了我一回,我哪能还别她牵着鼻子走。”祝王氏气恼祝李氏,自然也担忧因这事儿传到老祖宗耳里,索性是早早的将亲事定下最好。

    祝王氏心里担忧,只怕是祝惠氏心里只有恐慌了。

    祝杨氏陡然没了,她岂会不恐慌,人就在她跟前倒下的,那副模样吓人的紧。

    前些日子人还来她长房敲点了一番,便是提到了西院二房。

    如今她这手还未曾伸出去,祝杨氏却出了事端....

    一想到这,祝惠氏连忙唤来了耿妈妈交代,“院子里平常一些个人可瞧着上心?若是不上心的都给打发出去,日后跟前便是你在这伺候就是了,旁人不必进屋了。”

    不过前几日才合计,怎西院二房那边快动了心思,这手下的狠,半点没让人有个防备。

    “是,老奴这就去交代。”耿妈妈也是觉着事儿蹊跷,莫不是门里有人通风报信了去。

    若非如此,哪有那般凑巧。

    得了话便下去交代,瞧着近日里不大上心的便打发了出去,留了几个得力的丫鬟在跟前,也不进屋伺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