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俏郎君 > 章节目录 第52章 慷慨相赠
    一坛松花酒在含元殿内掀起了波澜。

    波澜的壮阔程度不详。

    却说秦琼离开含元殿,一路急赶,回到府上,奴仆恭迎,义女儿子问安。

    一一招呼之后,秦琼步入西园,迎面看见浪军正在扩建、扩大酒池。

    秦琼撇开众人走近浪军问道:“浪军扩建酒池干什么?

    你不打算出门寻找老匠头开启传承洞府了吗?

    那可是圣旨涉及的传承洞府。

    你对圣旨,传承之事不闻不问,偏偏赖在府上潜心酿酒,找死啊?”

    “什么死不死的?

    秦将军就这么盼着我去玩命,送死啊?

    好的吧,那就请秦将军借私人印章一观。

    让我临摹刻印一枚,印在松花酒坛上。

    杜绝别人造假酒讹诈、犯法栽赃陷害到本公子的头上。

    这叫专利,专卖印记,马虎不得啊。

    办完这件事,本公子就去寻找老匠头行了吧?”

    秦大将军的情商……王浪军丢掉手中的斧子,起身绕过木桶酒池,走近秦琼说道。

    这还差不多,秦琼不疑有他,取出印章,和着皇上御批的贡酒折子一起交到浪军手中说道:“拿好了,这可是你发家致富的那什么。

    对,营业执照,缺之不可。

    要不然,你酿出美酒也没有人敢买,可不能…啊,住手…”

    “啪”

    印章盖在折子上的玉玺印记下方。

    清晰可见,玉玺印记很大,比下方显露出秦琼二字的印记大了几十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完了,又闯祸了,秦琼一头黑线,心里直打鼓,愣在当场哆嗦着嘴唇说不出话来了。

    这是皇上御批贡酒的折子,证明。

    搁在旁人手里比身家性命还要重要。

    亦是作为传家宝,留给后人彰显皇恩浩荡,显示家族曾经的辉煌,让后入敬仰效仿。

    免不了每日焚香膜拜,敬若神明。

    哪敢像浪军这样胡乱涂鸦,欺君罔上。

    这不是找死吗?

    算了,死就死了,命都是浪军救的…

    至于么,脸色这么难看?王浪军瞥眼见秦琼的模样很是无语,把折子推到秦琼眼前说道:“秦将军看仔细了。

    这是皇上御批的折子,上面就写着御酒松花四个字。

    这是几个意思?

    这是耍心眼子。

    折子上不写清楚与许名就等于作废。

    谁拿着这个折子都能用,也可以说成伪造的御赐批文折子。

    同样可以说成盖有玉玺印记的折子被人盗走了。

    这就形成了盗窃与藐视皇权的双重罪过。

    你知道这其中的杀机有多么浓重么?”

    “什么?怎么会这样?

    那位竟敢这样针对你,可是你也不能在折子上胡乱涂鸦。

    这也是杀头之罪啊?”

    早就知道那位心肠歹毒,阴险,没人性,秦琼恨得咬牙切齿的,看着浪军递过来的折子,焦虑不安的说教。

    浪军不长记性可不行,下次再这么干会掉脑袋的。

    如今,未免惹来杀身之祸,就把这份折子直接给撕了吧。

    全当没有这份折子。

    反正那位既然存心害人,自然不会把这份折子记录在案,以便核对折子的真伪。

    这是必备的程序。

    没有记录,撕毁了折子也没有任何妨碍。

    心有所想,秦琼抓起折子发力撕扯,王浪军一把拉住秦琼的手说道:“秦将军,你这是要干什么?

    这可是你开酒坊,赚取钱财补贴家用的凭证。

    你撕毁了折子就再也办不到了。

    还是将就着用一下。

    偷着乐吧。”

    “啊,你,你为什么把酒坊让给我…”

    不对,浪军分明早有这个打算,秦琼看着浪军如沐春风的模样,联想起浪军二话不说就盖上印章的情景,惊诧的问道。

    这时,秦夫人走近秦琼,瞥眼见折子上的印章,心里感动莫名,总算有收入……

    瞅见这一幕,秦怀道一溜小跑过来,冲姐夫竖起大拇指,傻乐呵个没完。

    “咯咯咯”

    坐在右侧记账的狄韵与香荷娇笑连连。

    一堂欢笑,彼此传递着一份喜悦,链接情感,感动在心神上。

    其实秦琼丢掉爵位与官职,连带翼国公的牌匾也被皇上收回去了,于理不合,意在逼迫。

    这是皇上刻意而为,强逼秦琼低头认输,跟皇上站到同一战线上。

    可能皇上还有打压秦琼,以防秦琼联合某人谋反的意思。

    但秦琼死也不向皇上低头认输,导致家道中落。

    这也是秦琼的为人忠义,仁信,从不克扣家仆的费用,甚至于额外增加赏钱照顾家仆。

    如此天长日久,钱财消耗过大,直接导致一大家子勉强度日。

    虽说秦琼有些积蓄,但那是为了留给子女与以防万一急需用钱,轻易动不得的固定资产。

    况且秦琼没有官职与爵位在身,就不能收容众多的奴仆,违反规定,形同造反。

    而秦琼开设酒坊不但可以收人加入作坊,而且可以开设酒馆,广招伙计。

    可谓是圆满地解决了目前的困境,一堂欢喜。

    要的就是这效果,王浪军环视全场人,心里倍爽。

    但秦琼忧心忡忡,蹙眉紧锁,精目闪闪的凝视着浪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说实话,这份折子落到任何人手中,非福即祸。

    指不定哪天就被皇上追究下来给满门抄斩了。

    死了也白死,没地说理去。

    唯独皇上亲自批语的折子落入秦琼手里,还盖上了个人印章,那就是个人私产许可证。

    身为驸马爷,公主健在,还有世子,拥有这份许可证,皇上还能怎么的?

    皇上已经把秦琼的一切夺走了,再追究折子的事为难秦琼,就是赶尽杀绝。

    到那时必遭世人非议,指责谩骂,为秦琼抱打不平,骂皇上是昏君。

    谁让皇上把门神秦琼逼到死路上?

    而对秦琼本人来说,有了酒坊补贴家用,既解决了钱财问题,又保全了不屈服皇上的名节,重于泰山。

    这是秦琼半生守护的忠义,气节所在。

    也是皇上与秦琼暗中角逐的焦点所在,对错自尝、自品,才知道其中滋味。

    秦琼再耿直也明白此时保住了尊严,对浪军的大义之举真心感于肺腑,引为知己…

    有点酸,王浪军环视全场人洞察入微,眼见秦琼的眼神中酝酿出泪花,一阵不自在,打着哈哈,摆着手说道:“秦将军,你可别想多了。

    若是想私吞松花酒坊那可不行,你得分我一点红利。

    我相信秦将军的为人,到时分钱给我就行。

    有钱一起赚多好啊,两全其美了。

    这下好日子有盼头了。

    你忙我乐。

    清闲才是我的追求,爽。”

    “德性,你还差这点钱吗?

    你知道你制作的那个板车值多少钱吗?

    那是无价之宝。

    现已被那位爷收入车坊内开发研究,可惜没有赚到钱。

    不过凭你的智慧鼓捣出什么新发明也不难,你利用新发明赚钱还不容易吗?”

    真把我当傻子糊弄啊?秦琼一头黑线,暗自激动,盯着浪军没心没肺的模样,洋怒着说道。

    浪军仁义,施恩不图报,还这般顾及本将的颜面,真是…

    不这么说还怎么收场?王浪军不习惯那些女儿态,怕酸掉了牙,改口说道:“秦将军,你先别高兴得太早。

    这份折子只能归你使用,不能传给下一代。

    等到你把酒坊做大,酒馆经营的红红火火的。

    说不定就会被那位给没收回去,就没你什么事了。

    因此,你等着我设法帮怀道兄弟争一份家业。”

    “啊,姐夫,你太够意思了,义气。

    从今往后,姐夫说往东、绝不往西,发话追狗、绝不撵鸡…”

    这姐夫够哥们,秦怀道激动的跳了起来,手舞足蹈的呐喊。

    惹得秦夫人一脸的担忧,这孩子魔怔了吧?也不怕他爹…

    混账东西,越说越不像话了,秦琼一头黑线,怒气渐盛,转向儿子呵斥:“住嘴,什么追狗撵鸡的。

    这些话跟谁学的?说…”

    “啊,跟,跟陈处亮,陈处弼…”

    完了,一高兴就说漏嘴了,秦怀道见势不妙,说着话躲到姐夫身后,看出来了,姐夫这比娘亲那边安全…

    这熊孩纸跟程咬金的儿子混一起了,王浪军见秦琼一头黑线的想揍人,拦阻着秦琼说道:“秦将军,你知道我比他们还坏,哈哈…”

    “就是,姐夫把皇帝都整了…”

    秦怀道从姐夫的右侧探出头说道。秦琼气急,只想撞墙了,自己怎么就把儿子让浪军带呢,带沟里去了?没好气的说道:“你,你们,气死我了…”

    “圣旨驾到…”

    一声公鸭嗓子扰人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