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俏郎君 > 章节目录 第50章 酒醉水龙套
    西园酒坊。

    斜阳镀金,酒气生彩。

    随风飘荡似是人间仙境。

    人影幢幢,闻酒香,争相围拢过来,都想尝尝松花酒?

    喝酒也行哈…王浪军环视群情涌动的景象,微笑着竖起一根指头说道:“一勺酒一两黄金,可以赊账。

    先尝酒后付钱,没钱肉偿、不,打工卖力偿还欠账也行…别抢…不带这么疯狂的吧?”

    “道儿让开,你敢跟爹抢酒喝,找抽是不?”

    这松花酒的味道太美妙了,秦琼一把拉开儿子,蹲在青瓷钵前舀酒喝,霸占着位子喝酒回味,还不忘了呵斥试图靠近的儿子。

    那香味都快馋死人了,喝下去…秦怀道一脸憋屈,看着老爹喝酒馋的心疼,跟猫抓似的嘟囔:“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欺负人。

    告诉娘去,不让爹上床…”

    “臭小子,你说什么,想喝酒是吗?

    那你以后就跟着浪军做工喝酒,权当为爹付酒账…”

    好像上当了…秦琼一头黑线,这事也能乱说,暗叹贪杯误事,可到哪去找黄金付酒钱呢?转念一想就把儿子推出去做挡箭牌了。

    太好了,以后就有酒喝了,秦怀道高兴坏了,想也没想的点头如啄米的说道:“好啊,好啊,有酒喝了…”

    “好你个头啊,秦将军都把你给卖了,你还高兴?”

    耍赖皮没门儿,王浪军摸着下巴,瞅着秦琼似笑非笑的反诘,秦大将军也会耍赖皮,这事新鲜。

    不过正好可以用秦琼去颠倒乾坤了。

    这事让秦琼出面最合适,他没少被公主赶下床,不能颠鸾倒凤,颠倒乾坤应该没问题吧?

    话说做公主的驸马还真是…

    糗大了,秦琼仰头喝酒掩饰满面潮红的窘态,遂起身,一步一回头,依依不舍的离开酒坛说道:“浪军酿的酒堪比仙酿。

    只是售价太贵。

    这么小一勺酒,就要一两黄金。

    若是舀干这一坛三斤装的酒,需要一百五十两黄金。

    这与一坛松花酒百两黄金的售价不符。

    非君子所为,实为市井争斤论两,弄虚作假骗钱…”

    “给钱?这是零售价,价格要贵一些。

    又不是搞批发,懂不懂?

    不过看你一脸苦相就知道你不懂销售的门道。

    那你就去办理营业执照,不,开酒坊的批文。

    最好带上一坛松花酒,敬献给皇上。

    只要让皇上喝上瘾了,他一高兴执笔批文贡酒,那就完美了。”

    谁算计谁呀、走着瞧,王浪军坐到韵儿旁边的石凳上,侧眸秦琼教训人的模样说道。

    三句不离教人之语,做忠义之人都这样么?

    做人计较那么多干嘛?

    岂不知这是活跃市场经济?

    什么歪理邪说?秦琼一头黑线,越听越是心惊肉跳的,都算计到皇上身上去了,刚消停又想整事吧?

    那位爷正在气头上,还敢惹上们去,找死啊?

    就算那位不震怒的下旨杀人,也会下旨霸占松花酒。

    到那时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傻不傻啊?秦琼不乐意了,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说道:“不行,还是到工部去办作坊批文…”

    “那有用么?

    你刚尝过松花酒的味道,应该知道这么好的酒,迟早会惊动皇上的。

    如其让皇上找上门来,还不如快刀斩乱麻。

    一步到位,让皇上知道本公子修炼了特殊的草木内劲,具有影响草木的能力。

    这是本公子常年佩戴海螺瑰宝衍生出的一种能力。

    但不如无量上人那般神奇,想必皇上开明,不是昏君就不会掠夺本公子的智慧结晶。

    本公子还真想看看皇上有没有本事去找无量上人算账?”

    这主意应该可以敷衍皇帝吧?王浪军思量着消除后患,严肃的看着秦琼说道,顺手接过韵儿递上来的记录册子。

    翻开五寸长,两寸半大小,折叠式的小册子。

    只见纸张粗糙,记录字幕由右至左书写,字迹清秀,透着仙气似的,很是好看。

    只是字迹美观,但记录的数字一塌糊涂,看着辣眼睛。

    这些乱七八糟的数字,换过人来铁定懵菜。

    阳麻字,据传是鲁班学艺时做的记号。

    是用作辨认板材对接的数字。

    以免板材众多而混淆,对不上号。

    这阳麻字是不是最早的计数方式不清楚,但木匠口口相承下来,可见一斑。

    一竖是1,两竖是2,三字三竖,四字斜叉X,五字S中间加一斜撇,六字一竖加一斜撇、七字两撇、八字三撇,九字如久,十字雷同。

    十一在十字右下角加一竖,以此类推…

    看着涨眼睛,又来活了,王浪军合上册子,交给韵儿,见秦琼抱着一坛酒往外走,站起来说道:“秦将军无需担忧皇上责难,只要按照松花酒的配方直说就行。

    打发皇上不难,难在不要再轻信那个算命的鬼话…”

    “那算命的满口预言,不说坏话,如何拒绝?”

    遇上那种人总不能抽他吧?秦琼很是无奈,转身看着浪军苦笑着说道。

    浪军哪里知道那老道广结善缘,连皇上都被他糊弄的团团转。

    再说他给人算命,预测的事都一一实现了。

    无形中被人尊为陆地神仙,灵着呢。

    这种人哪敢轻易得罪?

    惹来众怒可不是闹着玩的。

    浪军真是…

    这还不简单么?王浪军莞尔一笑说道:“秦将军再见到那个算命的,就说无量上人是他爹。

    或是说成师傅、师门长辈什么的就成。”

    “嘶嘶…那好吧…”

    这也太狠了吧?秦琼瞥眼见浪军似笑非笑的模样,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应了一声转身就走。

    想那算命的在钦天监厮混。

    虽无实职,但人人敬仰,可以随意的出入皇城。

    身份斐然,远非一般权贵人士可比。

    只是他为什么会和浪军走到一起去了?

    浪军被他奉承,纠缠不清。

    若是变成无量上人,或是上人的子辈,那岂不是…

    算命的要倒霉了…秦琼猜不透他与浪军之间的关系,想着心思抵达皇城,言明献宝,畅通无阻。

    宣入含元殿,秦琼捧起酒坛跪奏:“启禀皇上,现酿的松花美酒一坛,请皇上品尝。

    此酒取材五谷,汇入松香。

    摄入灵水,精酿而成。

    酒香怡人,饮用此酒具有延年益寿,滋补,养肾,养颜等诸多功效…”

    “哦,天下间还有这种神酒?”

    这秦琼想干什么?李世民思虑着刚刚退朝,就迎来了秦琼献酒,不禁侧眸魏征与长孙无忌一眼,淡然的问道。

    此酒有名堂,长孙无忌的鼻子尖,嗅到酒香行礼说道:“皇上,秦将军敬献美酒必是精品佳酿。

    微臣愿为皇上品酒一试…”

    “启奏皇上,老臣口渴讨一杯酒喝,还望皇上恩准?”

    这酒还未开封就这么香?魏征馋的心急,出班奏请,必须先喝一口,要不然就被皇上给私吞了。

    今日是怎么了?李世民坐在龙椅上,俯视下方的三人看不懂了,拂袖说道:“准奏,一人一杯…”

    “谢皇上…”

    两位大臣跪地谢恩。

    随即从太监手中抢来勺子,争相冲到秦琼身前,开封尝酒,试毒。

    这原本是太监的活。

    担心有人毒害皇上,无论用餐饮水,还是尝糕点与品酒都要先试毒。

    可今天品酒品出了满殿飘香,醉人心脾。

    这酒味怎么这么香?

    香的诱出了口水…

    嘶溜…

    旁观者膛目结舌的流出了口水,却见魏征与长孙无忌遍体颤抖,哭泣着伸手想舀酒喝又不敢违抗圣意,泪流满面的左右为难,真那么好喝?

    就算这酒好喝,但价钱觉得不低,李世民俯瞰全局暗自盘算,又见秦琼窃笑的模样豁然明了,不禁咽下一口口水说道:“小德子,把酒封上,留待秋收祭祖…”

    “啊,皇上这是…”

    这么香的酒用来祭祖?小德子以为自己听错了,侧眸两位大臣送去询问的眼神,我没听错吧?

    抱憾天物啊,魏征不乐意了,跪倒在地上哭诉:“皇上感天悯民,祭祖拜天地乃是大事,不可忽视。

    可是来年拿什么酒祭祖?

    滥竽充数恐怕不妥吧。

    还请皇上三思?”

    “臣附议,魏丞相所言甚是。

    再则民间若是以此酒祭祖,饮用,有碍皇家颜面。

    恳请皇上三思而后行?”

    皇上想干什么呀?长孙无忌跪奏,心中不忍,偷眼盯着小德子封存的仙酿酒坛,浑身跟猫抓似的难受。

    小德子受不了了,侧眸皇上。

    混账庶子,李世民暗恨不已,这是逼朕上那庶子的圈套吗?肯定是他在背后整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