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机不可失 > 章节目录 第471章 大和尚(佛渡有缘人)
    坐卧行走都是修行。

    闹市之中也是修行。

    见他们气质出尘,长相俊俏,尤其是那油亮的光头更是吸睛。

    所以打他们一进城门,回头率那绝对是超高的。

    也有大胆的小姑娘大媳妇跑过去主动打一声招呼。

    哪怕是得到他们微微一声阿弥陀佛都能高兴很久。

    石柳自从下了山,就发现那两个护卫又出现在她附近了。

    每个接近她的人,两个护卫都会多关注两眼。

    此时正是六月,热火朝天的季节。

    早上下山,到现在进城也不过是过去一个时辰不到,可是太阳已经感觉是火辣辣的了。

    石柳和信志两人佛法比一般的僧人还是高深的,深谙心静自然凉的道理。

    每当感到热气袭来,心浮的时候就念大悲咒或者阿弥陀经。

    法定与他们二人不同,他是自认自己是武僧一脉。

    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已经是习惯了。

    而且这还不是一年之中最热的时候。

    只是这江南地区跟京都的气候还是很不一样。

    都是热,京都那边感觉是燥热,这边则是闷热。

    随着时间接近午时,路上的行人也逐渐减少了。

    石柳三人也有点口干舌燥。

    吹来的风都带着一股子热气。

    三人行至城中的江流边上,还没上桥呢,就听到桥上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站在那里嘤嘤的哭泣。

    一旁也有个妇人不停的在劝解她。

    还有几个人站在桥的两边看热闹。

    法定想要上去,信志也蠢蠢欲动,被石柳一把拉住,就站在桥下等着。

    那个安慰人的妇人突然转头看到石柳三人,马上大声说道:“哎呀,小师傅,出家人不是讲究慈悲为怀吗?这有人都要自寻短见了,你们不来劝劝吗?”

    “就是就是。”总有那么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阿弥陀佛,佛救有缘人,佛救不死之人。”石柳直接将两个挡在身后双手合十十分虔诚的回答。

    “哎,你这和尚怎么说话呢,难道她就是该死之人?”

    石柳依然表情严肃的道:“有自绝之心的人,能救一次,能救两次,还能一直救下去不成?这位施主想要自杀,去枉死地狱走一遭,贫僧又怎会阻止。贫僧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到时候替这位施主多年两遍往生咒,让她在枉死地狱之中少受一轮痛苦。”

    “你这和尚真真是恶心肠,见到能救的人却不救,还在这里诅咒人下地狱。”

    “阿弥陀佛。”石柳不再与那妇人做无谓的口舌之争。

    毕竟她是真的看出来那女子根本也就没想真的寻死,又何必浪费口水去劝导。

    一个作女,你不让她作,岂不是让她憋得内伤?

    所以要成全她。

    最后若是真的作死了,那石柳也不介意多替她念两遍经。

    虽然说是修的是佛,但是她修的就是自我成佛,而不是成为某位佛的样子。

    既然是自我成佛,那本性该怎么样还得怎么样,否则岂不是入了障。

    那女子停下哭泣转头看向石柳,那俊俏的模样勾得她心魂一荡。

    然后掩面娇滴滴地说道:“小师傅作为出家人,倒是好狠的心啊。”

    “施主,已经快正午了,要跳河还是快点跳吧。正午时分跳河自尽下了地狱刑罚更重。若是不入地狱化为厉鬼,唯恐发生残害其他生灵,多加罪孽。”

    “你!简直可恨。”

    “阿弥陀佛。”

    哼,那女子一闪衣袖怒气冲冲的小桥朝着石柳走过来。

    即将遇上之际,她还想要撞他一下,跌入他怀中,再说他是花和尚,哼,看你还怎么待的下去。

    只是当她气冲冲过来假装脚扭了倒向石柳的时候,石柳早就拉着两个呆瓜退后了好几步。

    那女子就真的直接啪的一声狠狠摔倒在地。

    “施主走路还是要多加仔细脚下才行,否则如现在这般摔了,还得看大夫。”

    “你这和尚,真是好,好无礼。”

    石柳拉着两个呆瓜快步上了桥,到了桥了另一头还听到那女子嚷嚷的骂声。

    “师父,你……”

    “我怎么了?”

    信志也是挠头:“刚才那样是不是不太好?”

    “哪里不好?她不是没有跳河了,还有力气骂人了。”

    两人同时默,这话说得好像很有道理,可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过了桥继续无目的的走着。

    口渴了,也到中午了,该化缘了。

    法定托钵直接到了一家酒楼门口化缘。

    却是被小儿给赶了出来。

    头一次被人拒绝,法定还很难过,怎么这城里的人反而没有以前村庄里的人好化缘呢?

    随后又去了一个小吃铺子化缘,再次空手而归。

    法定心里暗叫糟糕,这都已经两家了,要是最后一家还拒绝,他们中午只怕要饿肚子了。

    天呐,早知道他真的不该听师父的把所有钱财都留给三释老禅师。

    法定回来将钵放在新志手中:“最后一次你去。”

    “啊?为什么?”

    “你辈分最小啊。当然得你做。”

    信志挠挠头,他还没化过缘呢。

    不过还是听话的直接端着钵就随意的去了一家当铺的门口。

    想不到当铺店的掌柜刚好出来,见着就吩咐伙计去后厨端了一份米饭一盘青菜过来。

    还邀请信志进店用餐。

    “多谢施主,小僧……”信志话还没说完,掌柜就看到了石柳和法定。

    忙说道:“这还没拿完呢,先进来吧,请那两位师傅也一起进来吧。”

    一直等用完了饭,再三谢过掌柜的,出了当铺之后法定才忍不住闻到哦:“为何你化缘就一下子化到了,而我却连着被人拒绝两次?”

    “阿弥陀佛,法定,有空多念几遍经文。”石柳见他还迷惑忍不住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

    这算哪门子问题。

    运气,懂不懂?

    何况人信志长的一看就比你和善,有点收获怎么了?

    走着走着到了勾栏院一条街。

    石柳看着现在基本关门的临街铺面,扬了扬眉毛:花街?!

    然后看了看身边的信志和法定,

    心想要不要让他们在这里参念红粉骷髅呢?

    还没等她想清楚,就看到临街一个妓院的门被打开,走出来一位一身薄衫的半老徐娘。

    见着他们三个突然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