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妖女受死 > 章节目录 八十二 明人不说暗话
    “好有道理哦!”

    听完叶迅连篇的鬼话,尸首之间有一道缝隙的鬼周仓和夹在咯吱窝里的凌厉几乎同时赞成,彼此甚至还对望了一眼,颇有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意思。

    “这位小兄弟,麻烦你以后帮我打听一下君侯的去向。不管君侯做了鬼还是做了神,我都要去给他牵马扛刀。”鬼周仓攥拳发誓。

    这让凌厉想到了自己愿为师父赴汤蹈火的一幕,看来自己与他性情相近,和这样耿直忠厚的鬼在一起,往后的日子应该不会太难过。

    叶迅抱拳讨好:“周将军直管放心,我一定替你四处打听,有了消息我就给我兄弟打电话,让他通知你。”

    “电话?”

    鬼周仓皱眉,看起来作为一千八百年前的鬼魂,他对这个世界还很陌生。

    凌厉明白叶迅的意思,拍了拍口袋,说道:“叶兄弟放心,我带着手机呢,就是不知道去了那荒凉的地方有没有信号?”

    叶迅撮弄鬼周仓道:“周将军你要隔三差五带我兄弟到有信号的地方看看有没有收到我的信息,打探到关老爷的去向我就会第一时间通知你,还望你要善待我兄弟。”

    “使得!”

    鬼周仓心情大好,把凌厉举起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看在你兄弟和君侯的面子上,俺就背着你。”

    看起来这支鬼军除了宁之蓝这个“煞中之王”外,就属周仓的地位最高;因此尽管叶迅啰嗦起来没完没了,宁之蓝也没有发火,一直在耐心的等待。

    直到鬼周仓准备上路,宁之蓝这才作别:“年轻人,你这位兄弟为了你俩甘愿跟随我们去大荒,算得上重情重义。我也希望你莫要辜负了他,尽你所能把我的行踪告知我丈夫。”

    叶迅点头:“女煞请放心,我叶迅一定遵守诺言,但你丈夫来了若是不信我的话怎么办?”

    “这好办。”

    宁之蓝从手指上撸下一个金戒指交给叶迅,上面还带着泥土,“他见到这个戒指后便会信你所言,我们夫妻团聚之时,便是你兄弟重返人间之日。”

    “启程奔西北,寻找大荒所在。”

    宁之蓝带头上路,鬼周仓背着凌厉紧随其后。

    其他的各种恶鬼全部变成了大小不一的胎儿形状,紧紧跟随在二鬼后面,飘飘荡荡的出了医院奔西北而去,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现场只剩下烧毁的汽车残骸,遍地的枯枝杂草,崩坏的墙壁残砖。

    大楼前废弃的喷水池里面落满积雪尘埃的假山也被撞断散落了一地,本就是废墟的现场更是一片狼藉。

    地上还躺着断了胳膊又被封闭了穴道的郝大旗,院外有包括方镇南在内的四个武者尸体,主楼里面还有四个直播团队的尸体,绝对又是一场重量级的妖案。

    “怎么办啊?”

    陆漫雪没有经历过这种惨案,等乌泱泱的恶鬼消失不见后反而有些六神无主,“打电话报警吧?”

    叶迅瞥了一眼正竖着耳朵聆听的郝大旗,朝他脸上啐了一口吐沫,拉着陆漫雪转身就走,“这里有只偷听狗,咱们找个地方说话。”

    叶迅纵身一跃,腾空而起,并没有废太大力气就跳到了十二层高的医院大楼楼顶,招呼道:“美女……到上面来说话。”

    陆漫雪身形飘动,不费吹灰之力就跳到楼上,落在叶迅身边并肩而立,摘下帽子和口罩感慨道:“这地方不错,可以监视周围的一举一动。”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弯月残雪,构成了一副诡异而又暧昧的画面。

    若不是脚下的遍地狼藉,以及远处几具残缺不全的尸体,光看楼顶这一幕更像是恋人深夜的幽会。

    两人对视了片刻,几乎同时开口。

    “陆……”

    “叶……”

    瞬间彼此都有些脸红,亦有些尴尬,俱都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陆漫雪低头踢着脚下的积雪,就像初次约会的小情侣,“叶迅你先说吧,我知道你心里的疑问和我一样多。”

    望着陆漫雪温柔的样子,叶迅突然有些血脉贲张,忍不住伸手轻抚陆漫雪的脸蛋:“陆老师……你好美!”

    陆漫雪有些意外,急忙扭头躲避,嗔怪道:“叶迅同学,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调戏老师?”

    “有句话说的话‘只要胆子大,老师放产假’,你我男未婚女未嫁,我有什么害怕的?”

    叶迅头脑一热,忍不住突然搂住陆漫雪的脖颈,对着她的香唇送上一个强吻,“陆漫雪,明人不说暗话,我喜欢你!”

    感情这种事不受控制,有时候一个火花擦出就可能失控。

    叶迅不知道自己对苏小小的感情算不算爱?也不知道苏小小爱不爱自己?但此刻面对着风姿绰约的陆漫雪,爱的种子一下子就萌了芽扎了根,瞬间像野草一般疯长。

    “唔……”

    陆漫雪有些意外还有些惊慌,急忙推开叶迅,“叶迅同学,你是吃春药了吗?”

    虽然时间短暂,但总算有了唇齿之亲,叶迅心里荡漾着甜蜜的感觉。

    “爱就是我的春药,反正我喜欢你,这辈子我追定你了!我相信陆老师心里也有我,要不然怎么会半夜跑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救我?”

    陆漫雪吓得退到大楼边缘:“好了,好了……叶迅你别闹了,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先想想怎么办吧?死了七八个人,其中还有好几个三阶武者,这可不是小案子,打电话报警吧?”

    叶迅从激情中慢慢冷静下来:“我们不仅要报案,还得把刘恪教练救出来,这也是我们冒险深夜来这座医院的目的。我认为郝大旗夫妇很可能在金沙警方中有内线,我们干脆直接给国安局打电话好了,有国安局出马我不信郝大旗还不死?”

    “有道理。”

    陆漫雪从兜里掏出湿巾擦拭了下嘴唇,保存了二十五年的初吻,竟然被这小子夺走了,找谁说理去啊?

    叶迅拿出手机一边拨打国安局的报警电话,一边对陆漫雪道:“上次我跟你说过,白虎战队的那个高强队长对我印象很深,让我有事直接找他。”

    电话很快接通,对面问道:“这里是国安局,请问你有什么重大案情?”

    “麻烦帮我联络一下白虎战队的高队长,我叫叶迅,江南省东阳县龙湾乡叶家庄的。我和高队长很熟的,他知道是我打的电话肯定会给我回话,我有重大案情报告。”

    对面语气冰冷:“你说找高队长我就给你联络么?你以为国安局是菜市场?有案子直接报告,不要啰嗦!”

    “我这里群鬼出没,有好几千个呢,死了1234个武者……”

    “你要是敢向国安局报假警,知道后果吧?”

    “爱信不信,想知道详情让高队长给我打电话!”

    叶迅直接挂断,老子说的是死了一、二、三、四个武者,哪个报假警来着?

    五分钟后,叶迅电话铃声响起,对面传来一个浑厚稳重的声音:“我是白虎特战队队长高强,有什么事说吧,记住,你说的话可要负法律责任。”

    “高队长啊,我终于联系上你了,你们国安局的门槛可真高。得了,我不和你闲扯,我先向你报告一桩大案……”

    叶迅当即把自己和郝建飞发生冲突,郝大旗为了替儿子报仇买通方镇南设计谋杀自己,导致刘恪锒铛入狱。

    为了救出刘恪,自己与朋友监控方镇南误入圈套,跟踪到了这座废弃的医院,遇上了千鬼出没,场面震撼。除了郝大旗和一个五阶武者之外,其他的同伙全部死在了群鬼手下。

    “高队长,我现在就在现场守着呢,麻烦你快点派人来接管现场。”

    高强蹙眉道:“群鬼怎么没把你给杀掉?”

    “因为我……长的帅啊!”

    叶迅被冷不丁的问了一句,无言以对,干脆胡诌了一句,“事实上是这个女煞留着我通知他丈夫,让他去西北大荒找他。”

    高强沉声道:“我现在在燕京,暂时走不开。我让欧阳真联系你,她应该很快就会赶到。我现在通知江南省公安厅,让他们派出武警保护现场,你不要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