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罚恶令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四章 五个根骨奇佳
    怯生生的,从土地像的身后,探出了几个小小的脑袋。

    几个孩子,怎么可能瞒得过陆笙的感知?在进入土地庙的一瞬间,陆笙已经察觉到他们的存在。

    火焰升起,火光的温暖似乎是孩子们非常向往的。看着陆笙三人也不是凶神恶煞的模样,一个个紧张的从土地像身后探出来。

    “叔叔,你们不是来抓我们的?”一个孩子怯生生的问道。

    陆笙摇了摇头,“不是,过来烤烤火吧!”

    看着陆笙的笑容,几个孩子似乎也不再如之前的那么害怕,一个个犹豫的来到火堆边,但和陆笙三人保持这足够的距离。

    “盖英,去外面找点干柴回来。”陆笙轻声说道。

    “现在?”盖英望着外面的瓢泼大雨,微微迟疑,但还是站起身走向外面的暴雨之中。

    在暴雨中找干柴,对正常人来说是不可能的。但对于身怀高深武功的三人来说,其实也不是特别难。

    陆笙面带微笑的看着这几个孩子,两个男孩,三个女孩。大约十来岁左右,一个个都长得眉清目秀。

    突然,陆笙眼中的精芒亮起,在无意打量中,陆笙突然发现,这五个孩子的根骨都很好,都是习武的上好苗子。这种根骨,虽然不能说万中无一,但至少也不是那么常见的。

    出现一个很寻常,但同时出现五个,这让陆笙下意识的留起了心。

    五个孩子面黄肌瘦,三个女孩子挤在一起取暖。这时,陆笙注意到五个孩子的手腕上都带着一样的铁环。显然,这几个孩子都不是陆笙之前认为的小乞丐。

    陆笙从怀中掏出一个油纸包,原本是为这次出行准备的干粮。打开之后,三块通南府的特产烧饼出现在五个孩子眼前。

    瞬间,五个孩子的眼睛都亮了。

    “饿了吧?给你们!”陆笙将烧饼递给身边的孩子。那个年龄稍大的孩子一把夺过烧饼,快速的掰下一小块送进嘴里。

    陆笙满脸微笑的看着那个孩子,眼底深处的意味颇为玩味。

    过了一会儿,男孩将三块饼分给三个女孩子。而自始至终,另一个男孩都没有表现出一点的不情愿。

    “有点意思!”

    两个男孩的表现让陆笙更为满意了,尤其是那个最大的孩子,能做到这程度确实很了不起。就是很多大人,也未必能有这么好的素质和品德。

    陆笙笑了笑,从怀中又掏出了一个油纸包,里面还有两块饼。陆笙依旧递给了最大的孩子,那个孩子还是如之前一般,掰了一小口尝了尝。之后掰下半块,而后将一块半交给了身边的男孩。

    仿佛这已经是他们默认的规矩了,五个孩子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发出声音。除了稀稀疏疏的吞咽声,没有吵没有闹。

    “你们在一起流浪多久了?”

    “七天了……”最大的孩子吞完最后一口饼说到。

    “七天?你们果然不是乞丐,你们是谁?为什么会流浪?你们的父母呢?”

    陆笙这个问题,让五个孩子的眼神更加的暗淡了。一个个低着头,不敢抬头。

    “别紧张,来,哥哥给你们变个戏法好不好?”说着陆笙的身上突然升起渺渺白烟。白烟浓密,化作云雾,但很快,又被火焰驱散。

    三个小女孩惊异的瞪圆了眼睛,“叔叔,你是神仙?”

    好吧,这个称呼看来是改不了了。

    “别这么没见识,那叫内功……”身边的男孩把烧饼吞下,淡淡的说到。

    “你见过武功?”陆笙转过头看着那个孩子。

    “没见过,但听蛇头说……”

    “阿亮!”最大的孩子突然喝到,那个叫阿亮的顿时脸色一变收住了声。

    这时,盖英举着一截新鲜的木桩走来。青涩青涩的,根本就不能烧的那种。但盖英并不介意,丢弃在卢剑的身边。

    “卢哥,麻烦你了,我的内力是水属性的,没你的好使。”

    卢剑淡淡的笑了笑,手掌轻轻的放在木桩之上,一瞬间,卢剑的手掌仿佛烙铁一般通红,木桩之上顿时升起一股仿佛发霉的味道,伴随着焦枯的浓烟。

    青涩的树桩,快速的变成了干柴,这一幕在几个孩子眼中跟变戏法一般。

    “喝——”

    一声轻哼,木桩突然间四分五裂开来,卢剑随手将柴火扔进火堆之中,已经渐渐微弱的火焰,又一次凶猛的燃烧起来。

    而陆笙心底,已经对几个孩子的身份有了判断。果然,这几个孩子是从牙行里逃出来的。难怪,每一个手上都带着铁环。

    之前问及他们的父母,难怪他们都不愿意提。也许,在他们想来他们的父母已经不要他们了,把他们卖了。

    想到此处,陆笙的心情有些沉重。

    他可以救下他们,甚至可以收养他们,但是,这个世上像他们一样的孩子还有多少?陆笙能救几个?

    “到了,到了,前面有一个土地庙……”突然,一声粗犷的呼声从远处传来。

    几个孩子一听又有人来,一个个慌忙的站起身要躲,但被陆笙按住了,“没事的,你们就在这烤烤火。”

    也许陆笙之前漏的一手让几个孩子感觉很可靠,也许他们也不想离开火堆去阴暗的神像背后,孩子们又安稳的坐了下来。

    “哟?原来这里已经有人了?打搅打搅!出门在外,还请行个方便,雨太大了,我们兄弟两来此避避雨?”

    “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两位请吧,这个土地庙也不是我家开的。”

    “哈哈哈……三位公子是何处来啊,听着阁下的口音仿佛不是本地人……”中年壮汉一边脱下蓑衣一边笑道。

    突然,脸上的笑容收起,中年男子目光如电,瞬间锁定在几人中间烤火的五个孩子身上,“哈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老子找了你们七天,在这碰到了。”

    听到中年人的话,五个孩子尖叫的要站起身,陆笙再一次将他们拉住,“别怕,谁也带不走你们!”

    中年男子一听,眼神瞬间犀利了起来,“三位小兄弟,亮个招牌!”

    “江湖漂泊客,同是天涯人。”陆笙还没说话,倒是一边的盖英突然开口说道。第一次听到江湖人说切口,陆笙也没打断,继续听着。

    “屋上有瓦?”中年男子冷冷的盯着盖英喝到。

    “敞亮!”

    “亮个腕?”

    嗤——

    盖英冷冷一挥手,一道剑气激荡而出,中年汉子甚至根本来不及反应,剑气几乎贴着了他的耳边呼啸而过。

    盖英露出这一手,中年汉子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毕恭毕敬起来,“失敬失敬!”说着,缓缓的向三人走来,蹲在盖英的身边伸出手烤着火。

    “我和我兄弟都是跑江湖混口饭吃……三位少侠如果和这五个孩子非亲非故,我劝你们还是别多管闲事了。”中年汉子的语气很诚恳,没有半点威胁的意思。

    “怎么说?要他们的人来头很大?”

    “在别的地方不算啥,但在这江北道倒是不该惹。东城牙行指着要他们的……东城牙行的老板在通南府也算排的上号的大人物。

    要说兄弟我也是很奇怪,这么大家业的老板怎么就对几个孩子这么上心?不过偏偏就这样,这几个孩子,东城牙行点了名了。谁能带回来,一个一百两。

    大家走南闯北混口饭,要为了一时恻隐之心趟这水,不值得。人家父母都把孩子卖了,他们就是东城牙行的人。于情于理,你们护着都说不通。”

    “你就这么确定是人家父母卖了孩子而不是被拐卖的?”卢剑淡淡的问道。

    “我兄弟二人做事还是要点脸的,接活之前也是看过的。人家父母签字画押,交易契约都全的。不信你问问他们,是不是被自己爹娘卖掉的?

    东城牙行在江北道人脉很广,三位武功高强但总是会有武功比你们高的,惹不起还是避避吧。”

    “呵……”陆笙笑了。别的啥陆笙不敢说,但整个江湖武功比他高的应该也不多了。

    “行吧,既然东城牙行有手续,那我们也按规矩来。我是真的喜欢这几个孩子,了不起,我把他们买了。”陆笙笑了笑说到。

    “那好,过会儿我们一块去!”中年汉子嘿嘿笑了笑。只要他把人领回去,那五百两赏银,他们就有理由拿了。

    陆笙心里明白,但也不说破,原本他们就是要去东城牙行,不过是顺带。

    几个孩子对陆笙三人很信任,哪怕那个最大的孩子,都对陆笙表现出了亲近。就算他再聪慧,可毕竟只是个孩子。在孩子的单纯思想里,愿意给他们烧饼吃的叔叔应该就是个好人。

    孩子,还是孩子!

    东城牙行的场地很大,长长的围墙围着一个巨大的宅院。门口停了很多马车,而更多的马车上却驾着一个个囚笼。

    这些囚笼,不是用来装牲口的,这是用来装人的。

    看到这个,盖英的剑一直放在了最佳出剑的位置。这里,就是炼狱,就是阎罗殿,这里的每一个人,浑身的毛细孔中都流淌着肮脏。

    “几位客人是来挑人的么?”一个小二般打扮的小厮上前迎接,当看到盖英身边的几个孩子之后,脸上顿时露出了凶悍的表情,“好啊,小兔崽子,叫你们跑!”

    说着,抬起手中的鞭子向几个孩子抽去。

    鞭子被盖英的两根手指夹住,小二的脸色猛地一变,刚要发火,突然,眼帘中出现了一面巨大的令牌。

    令牌几乎贴着小二的脸,小二退后了几步才看清楚。

    “提刑司?这是……什么衙门?”

    “少废话,让赖春涛出来,本官要问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