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他来自秦朝 > 章节目录 92. 樊哙显威。
    “此人力大,我数人合亦不可当之,请将军恕罪!”

    几个士兵连忙冲进来将樊哙团团围住,一个士兵连忙跪下来说道,这大个子的力气实在是恐怖,他们几个人一起抵挡,硬生生的让这家伙用盾牌给冲开了。

    “退下罢。”项羽摆摆手无所谓的说道,心中对樊哙甚是好奇,便出口问他:“来客何人?”

    樊哙没有立即答话,而是转头巡视了一下,看到沛公坐在食案后没出什么事情,心里才松了一口气,直接提着盾牌站在沛公旁边。

    “我乃沛公参乘樊哙是也!”

    樊哙大声的说道,他的身份倒是没什么好隐瞒的,不过心里知道这次鲁莽闯进来,恐怕是有些不妥。

    但是樊哙这个人,几乎没什么心眼儿,这算是说得好听的,说难听一点儿,就是一个傻大个,根本不知道害怕是什么东西,所以面对块头比他还大一圈儿的项羽,他却是一点儿也不怂。

    “好一个壮士!”

    项羽点点头笑道,倒是并没有因为樊哙的鲁莽而生气,反而欣赏起这个人来,可能因为同样是力量级的选手,好像更有话说一些。

    虽然他们之间是见过几次面,但是项羽对沛公并没有放在眼里,所以根本没有心思去认识沛公手底下的人,就算见过,他也没有印象了。

    “来人!赐一坛酒!”

    项羽大手一挥便命令了下去,很快手下就搬来了一坛酒,除了他自己食案上的酒是用坛子装的以外,其他人食案上的酒都是用壶装的。

    对于他来说,男人,就是要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一杯一杯的算个什么事儿,解渴都费劲,看樊哙这么大个头,心有好感,所以也命手下直接给他一坛子。

    樊哙倒是一点儿也不矫情,接过士兵送上来的酒,单手拿起来对着呼噜呼噜就往嘴里灌。

    他原本就是个粗人,平常在军营里喝酒也是用的坛子,这点儿酒根本不在话下。

    很快一坛酒就见了底,樊哙重重的一摔将坛子摔得稀碎表示自己已经喝完了,想要用一坛酒唬住他,显然是不够的。

    “还能喝否?”项羽点点头面露欣赏,这才是一个大男人应该有的样子嘛,便接着问樊哙是不是还能喝,后者的回答当然是没喝爽了。

    很快的士兵又抱着一坛子酒送了过来,同时还有一大块腿肉,樊哙同样也是不客气,掏出随身的刀直接就开始吃了,不多一会儿一坛酒又见了底。

    “正今日亦不能行,饱死总作一饿鬼好。”

    樊哙大声的说道,他从跟着沛公踏出沛营的那一刻起,就没有想过可以活着回去,反正横竖都是一个死,吃饱了总比当个饿死鬼强。

    “壮士何谓?”项羽听樊哙这腹诽的话眉头一挑笑着问道,这傻大个儿说话还真有意思……

    “今沛公先入秦,进咸阳丝毫不敢擅动,封宫闭室回军灞上,以待将军归来,似此劳苦功高,未得将军封候之赏,反信小人谗言,欲杀有功之人,此举与暴秦何异?”

    樊哙理直气壮的回答他道,刚才在路上的时候,子房先生就交代过他们,应该怎么说,本是无心之备,没想到正好派上了用场。

    沛公坐在一旁激动得差点儿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樊哙这家伙平日里傻里傻气的,没想到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竟然如此能说会道,他都差点儿不相信这是樊哙嘴里说出来的话了……

    不过不得不说,樊哙这一席话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甚至比沛公先前数次表达衷心还要管用得多,项羽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杀有功之人,这在所有人的眼中,都是一件万万不可为的事情,就算功高盖主了,主子也不敢明着对功臣下手,只能想方设法的安上各种罪名,才能理直气壮。

    而沛公主动让出关中,对他项羽俯首称臣,这确实是大功一件,他找不出有什么正当理由可以杀他,而且他原本也没有将沛公看在眼里,只不过是范增一直在旁边唠叨罢了。

    沛公心里一喜,如今酒足饭饱,按照正常流程来讲,也差不多是打道回府的时候了,趁着项羽心中摇摆不定的时候,他在想着该怎么回去。

    正好这个时候来了尿意,沛公便起身拱拱手,表明自己要出去撒尿,项羽也没有办法,毕竟人有三急不是?

    看着沛公从营帐里面走了出来,李子木几个人连忙迎了上去,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李子木见沛公出来了,以为项羽已经放过了他们,所以连忙迎着沛公往路上走。

    “今即去?吾未与项羽曰……”

    沛公连忙停了下来说道,他只不过是出来撒尿释放一下顺便想想一会儿怎么回去的问题,还没想过现在就跑路了。

    “既出矣,仍归何?不如等乘羽怠,急从间道归。”

    靳歙想了想说道,他刚才也一直在思考他们回去的方式,没想到沛公竟然就这么轻松的从里面出来了,而且没有士兵跟随着,显然项羽放松了警惕。

    既然这样,不趁着这个机会跑,那还在等什么?等项羽反应过来然后找借口将他们扣留下来么……

    “吾若行矣,汝等奈何?”

    沛公摇摇头说道,让他一个人先跑路,这种事情他是干不出来的,今天陪他来这里的都是舍得为他卖命的人,如果他就这么走了,项羽迁怒于他们,他的损失很大,对此他也不忍心。

    “汝一行,项王无可奈何,我等只是随从而已,其不能为难我者。”

    李子木摇摇头说道,沛公在这里他们才麻烦呢,走又不敢走。

    只要沛公一走,他们也就轻松了,毕竟他们的身份低微,远比不上沛公,项羽不会为难他们的。

    沛公想了想,觉得李子木说的不是没有道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拍了拍几个人的肩膀郑重的说道:

    “须臾归,则曰我身体不适先行离去,若项羽纵还宜,若托辞留卿矣,吾虽效死,亦必以救汝之!”

    项羽放他们回来还好,如果项羽找借口扣留他们的话,那他就算拼了命,也要回头营救他们!

    看着沛公渐行渐远消失在了拐角的身影,李子木回过头来看了看靳歙,后者对他点点头,三个人回头朝着营帐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