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暗黑系暖婚 > 章节目录 346:苏问偷亲,领证结婚又一对(一更
    大年初九,苏伏那有动静了。

    霍一宁第一时间接到了二队同事的汇报。

    “霍队。”

    霍一宁还在休假中,但案子的进展都会习惯性地最先报告给他,他问:“怎么了?”

    二队的吴帆说:“有人来医院劫苏伏。”

    这是意料之中。

    那个女人,招就是多。

    “人抓到了?”

    吴帆兴冲冲地说:“当然,我们兄弟年都不过,就等着呢。”苏伏奸诈,又有逃狱的前科,警局怎么可能不妨,严防死守就等她的救兵来自投罗网。

    霍一宁问:“审了没?”

    “审了。”吴帆事无巨细,一一汇报,“那人怎么都不招,不过,我们下午就收到了一份匿名证据,可以证明是苏伏的父亲苏丙邺做的。”

    匿名证据?

    霍一宁笑,说:“可以抓苏丙邺了。”

    “行。”吴帆顺嘴提了句,“就是那证据不知道谁寄的。”

    还能有谁?想搞死苏伏的,来来回回就那两个。

    霍一宁挂了电话,拨给了时瑾,来龙去脉都省了,直接开门见山:“东西你寄的?”就算不是时瑾寄的,他肯定也得到了消息。

    时瑾认了。

    “嗯。”

    然后,他挂了。

    霍一宁笑骂了句‘这混蛋’。

    大年初十,警局又收到了一份证据,而且,又是匿名。

    吴帆在电话里说:“里面全是苏丙邺这些年做的肮脏事,判死刑都够了。”

    苏丙邺是苏伏最后的逃生路,这下,全部堵死了,她就只有死路一条了,这斩草除根的动作,真他么快。

    霍一宁摩挲着下巴:“把证据传给检察院。”

    “ok。”吴帆好笑,语气相当沾沾自喜,“这次不知道又是谁寄的。”管他是谁,能帮警局破案,就是良好市民!

    霍一宁又给‘良好市民’拨了个电话。

    “还是你?”

    时瑾这次说:“不是。”

    霍一宁了解了:“那就是苏问了。”

    他嗯了一声。

    霍一宁心想,苏问这行事作风倒和时瑾有的一拼,都喜欢用野路子,不走正途,典型的只要结果不管过程,乱来得很。

    大年十二,苏伏的伤势稳定,从医院转到了看守所的卫生院,她右手断了神经,活动不了,医生诊断,没有再恢复的可能,换句话说,就是手废了。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打击的缘故,她精神时好时坏,昏睡时间很长。

    她在看守所的病床上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是苏问。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混进来的,身上还穿着一件白大褂,姿态闲散地坐在对面的病床上,好整以暇地瞧着:“清醒了?”

    苏伏张张嘴,喉咙干涩,没发出声音。

    苏问端着懒洋洋的神色:“听得清我说话?”

    她眨了眼。

    “那就听好了。”他抱着手站起来,走到她病床前,语速不紧不慢,说,“别再动什么歪心思,好好上路,你父亲很快就能去陪你,也别不甘心,输了就认,还能死得体面点。”

    苏伏瞳孔放大,目光如炬:“苏、问。”她一字一顿,断断续续地在喉间撕扯,“为、为……”

    苏问若无其事似的,接了话:“为什么非得弄死你?”

    她死死盯着他。

    苏问难得好耐心,给了个解释,让她死得明白:“你搞我,我还不一定非得弄死你,毕竟,你爷爷还在世,怎么说你也姓苏,我是想等他百年后再动你们父女。”话锋一转,冷幽幽的,“不过,你们父女千不该万不该动一个人。”

    苏伏不明其意。

    苏问目光陡然一凛:“八年前你绑错的那个人,是我以后的老婆,也就是苏家的女主人。”

    她讥笑了一声。

    她苏家的太子爷啊,竟和时瑾是一类人,血雨腥风,为了一个女人。

    苏问刚出看守所,经纪人的电话打过来,苏问摁断了,他又打过来,一般来,这么不怕死地连环call,多半不会是公事。

    苏问接了。

    刘冲很急:“问哥。”他非常急,在电话那边嚎,“出事了!”

    苏问把手机拉远:“什么事?”

    刘冲火烧眉毛似的:“你家听听小仙女住院了。”

    一听是宇文听的事,苏问立马紧张了:“她怎么了?”

    知道急了吧。

    老婆奴!

    刘冲说:“肺炎。”

    苏问几乎不假思索,严词命令:“立!马!弄!架!飞!机!过!来!”

    刘冲:“……”

    你以为搞架飞机跟搞颗白菜一样容易吗?p!

    飞机还是搞到了,刘冲斥巨资跟圈里一位好友借的,当天就飞了国外,苏问直接去了医院。所幸他还在年假,没有通告。

    苏问口罩帽子都戴得严严实实:“查到了?”

    万能经纪人刘冲:“三楼,312病房。”

    苏问直接走楼梯,去住院部三楼,刘冲赶紧跟上:“你就这么去?”

    不然?

    苏问回头瞥他一眼。

    刘冲就问了:“你以什么身份来探病?”还好是国外,这家伙太明目张胆了,一点身为公众人物的自觉都没有。

    苏问不情不愿地说:“粉丝。”

    这语气,跟受了气的小媳妇似的,还是那种没有正名的小媳妇,足以能够体现这厮是多想上位成正宫。

    刘冲提醒:“粉丝的话,就只能在外面看一眼,不能进去。”

    苏问很大爷:“你管我。”

    刘冲直接泼冷水:“当心被当成私生饭撵出来。”

    苏问一双媚眼凉凉地瞥他。

    妈的,狐狸精!

    刘冲只敢在心里骂一骂。

    到了三楼,还没见到宇文听,就先见到了苏问最讨厌的人,曾悉水,宇文听的男搭档,一个能穿着泳衣和宇文听泡在一个池子里的人,苏问能不讨厌吗?除了曾悉水,门口还有一个保镖,曾悉水正在跟保镖交代,意思是不要让陌生人进去。

    苏问靠着楼梯口的门,命令经纪人:“你去把他们支开。”

    刘冲看了看那个人高马大的保镖,确认过眼神,是他打不过的人:“我怎么支开?”

    “这是你的事情。”

    这祖宗!

    刘冲暗暗翻白眼,才不惯着他:“又不是我要见小仙女。”

    苏问顶了顶腮帮子:“年终奖。”

    就知道用钱压人!

    刘冲哼:“年已经过完了。”

    苏问把鸭舌帽摘了,理了理发型,又戴上:“开工奖。”

    虽然这妖孽喜欢用钱收买人心的行为很无耻,可怎么办呢,人嘛,就无耻地喜欢钱。刘冲利索地给了一个‘包在我身上’的眼神:“等着,老板。”

    说干就干!

    刘冲撸了袖子。

    谁还不是个戏精呢,影帝的经纪人,怎么着也是最佳男配,他走到病房门口,突然,两眼一翻,捂住心口,拿出痛不欲生的表情,以及惨绝人寰的叫声。

    “哎呦喂。”

    随即,他往地上一趟。

    门口两人都被吓了一大跳,曾悉水赶紧用英文询问他是否需要help,刘冲连忙yesyes,快,help!help!

    曾悉水好心体贴地问‘突然病发’的‘病人’:“需要我帮你叫医生吗?”

    刘冲喘得像哮喘发作,眼白直翻:“噢,我可能等不到医生来了。”一只手捂着心口,憋着呼吸又像心脏病人,“我心脏疼得不能呼吸,请立马抬我去急诊室。”

    曾悉水犹豫,不敢随便搬动‘病人’,僵在半空的手却被拽住了,地上的人梗着脖子,身残志坚地挺立起来:“立、马、抬、我。”抬起一只手,伸向远方,“抬、我。”

    曾悉水紧张得汗都出来了。

    “抬——”

    “我——”

    一口气要咽了的样子,身子一抖,他直挺挺地躺下了。

    “……”

    好吓人,像诈尸。

    曾悉水不敢再迟疑了,喊上保镖,一人抬头一人抬尾地把刘冲给抬去了急救室,刘冲伸手,朝后面比了个数字。

    就这浮夸的演技,还有勇气开这个价,苏问也挺佩服他这个经纪人的。门口没了人,他走过去,脚下步子越踩越轻。

    推开门,他小心翼翼地走到病床前,宇文听在睡觉,眼睫毛安静地垂着,病床靠窗,太阳照进来,落在她脸上,显出病态的白皙。

    他站在床头看了许久,舍不得走,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脸,好想偷亲……

    苏问,别禽兽。

    还是想亲。

    算了,亲了再说。

    他摘了口罩,弯腰,凑过去,屏住了呼吸,能听到胸腔里的心脏在乱蹦。

    他就亲一下。

    他在她脸上很轻很轻地贴了一下,凉凉的,像软软的羽毛在心尖上挠。

    不行,有瘾,还想亲。

    他盯着她嫣红的唇,一点一点靠过去。

    宇文听突然睁开了眼。

    四目相对,苏问愣住了,然后,过了三秒钟,他往后退,站直,摸了摸鼻子,面不改色地说:“头发被风吹到脸上了。”

    苏问,你他妈变态!

    “苏问?”她眯了眯眼睛,似乎不确定,眼神迷糊又惺忪,似醒非醒。

    苏问把手揣进口袋,不动声色地擦了擦掌心冷汗:“嗯,是我。”

    她还是昏昏欲睡的样子,鼻音很重:“你怎么在这?”

    “我在隔壁病房住院,过来要个签名。”他表情自然,就是声音细听有点抖,脖子和耳根都有点红,嗯,还有越来越红的趋势。

    宇文听半个小时前刚吃过药,药效上来,困意很重。

    她声音细细小小的,没有力气,眼皮越来越重:“下次行吗?”

    苏问用指腹刮了一下帽檐下面的薄汗:“什么时候都行。”

    她眼皮掀了掀,长长的眼睫毛缓缓地上下扇动:“我们以前见过吗?”声音越来越小,梦呓似的,“你很面熟。”

    她合上了眼,没有再睁开。

    苏问这才不再躲开目光,痴痴地盯着她,目光放肆又贪婪,说:“见过。”

    她呼吸很轻,又睡着了。

    他失笑:“怎么能这么没有防备,万一是坏人怎么办。”他弯腰,用手遮住她眼睛上面的阳光,“以前见过很多次,不过,都是我偷偷看你。”

    她微微蹙着的眉松开,睡得安稳。

    苏问五分钟后出了病房,让刘冲去办理住院,就要住在宇文听隔壁。

    刘冲拿这祖宗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舔着脸去跟人换病房,嘴巴都说干了,人家好不容易松口,就才得知宇文听已经出院了。

    她病房的柜子上,留了一张漂亮的纸,签好了名字。

    苏问回了酒店,捧着那张签名,神色恹恹。

    刘冲接了个电话进来,扫了一眼桌上没动一下的饭菜:“怎么还不吃饭?”

    “不想吃。”苏问无精打采的,一张狐狸精一样的脸,都有几分失了颜色,“我家听听病还没好,还要下水,我怎么吃得下。”

    这幅害了相思病的样子!

    刘冲懒得说他了:“宇文听的年纪,也快退役了吧。”运动选手的体能到了二十五之后,很难保持巅峰。

    苏问在那张签名纸上亲了一下:“她还差一块奖牌就金满贯,拿到之前不会退役,我家听听是个坚持的人,定了目标就不会轻易放弃。”

    语气里,满满都是自豪感。

    金满贯啊。

    国家体坛目前就一位。

    刘冲是真佩服:“她是真厉害。”语重心长了,“问哥,你加把劲,争取在电影圈也拿个金满贯,那才配得上你家小仙女。”他双手把平板递过去,“你看这个剧本怎么样?我觉得有望再拿一个奖杯,离金满贯就又近一步了。”

    他这个当经纪人的,为了激起自家艺人的上进心,也是什么鬼话都说得出来,能怎么办呢?别看苏问人气逆天,奖项拿到手软,但他是真没斗志,满世界就围着宇文听转,估计哪天宇文听勾勾手指,他隐退了也不一定。

    苏问鸟都没鸟刘冲的一片苦心。

    元宵次日,是个大晴天,宜嫁宜娶,徐青久和苏倾去领了结婚证。

    徐青久捧着两个红本本从民政局出来,眼神有点愣:“我们结婚了。”

    “嗯。”苏倾瞧了瞧结婚证上的照片,徐青久笑得像个傻子,一个偶像歌手,拍结婚寸照的时候居然找不到镜头,不过,她挺满意,这傻样也很可爱。

    徐青久一手拿着证,一手牵她:“我不是做梦吧?”

    苏倾掐他的脸:“疼不疼?”

    他傻笑:“疼。”

    一边说疼,还一边把脸送她手上送。

    苏倾拿了个口罩给他戴上,订做的一对,他戴粉色,她戴黑色,图案是两只可爱的猪:“不是做梦,你已经是有妇之夫了,从今往后,我做饭你就要洗碗,我生孩子你就要端茶送水,我被网络暴力你也要因为是我丈夫而被误解、被泼脏水,我老了丑了你都不能嫌弃,你只能觉得我最漂亮我最好,不能夸别的女人,不能跟别的女人单独往来,要自觉屏蔽所有外界朝你发射来的暧昧信号,出差拍戏都要向我报备,所以,”她笑得明眸善睐,“觉悟吧,徐先生。”

    徐青久给她敬了标准的军礼:“yes,徐太太。”

    徐太太笑得弯了眼睛:“当然,我也会给你同样的忠诚,只要我们不离婚,我就能做到一辈子忠诚我们的婚姻。”

    徐青久立马表情认真了,说:“我们不会离婚。”他把结婚证揣口袋里,离婚?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

    苏倾也义正言辞,表示她的决心:“我们要是离婚了,我就再也不相信时瑾和姜九笙之间是爱情了,一定是责任!是义务!是年轻时欠的风流债!”

    徐青久:“……”

    时瑾知道会拿手术刀来砍你的。

    回了车里,苏倾给她父亲苏万江打了个电话,她每个月一号都会准时给苏万江打钱,但很少联系,偶尔联系也没有话讲,苏万江从监狱出来后,就越发沉默寡言,苏倾印象里只有他要钱时的记忆,父女俩没什么好的过去,关系僵硬又尴尬。

    她直接说:“我结婚了。”

    苏万江默了一阵,就说了三个好,一个比一个重。

    苏倾还说:“婚礼三个月后举行,到时我接你过来。”

    苏万江还是说好,支支吾吾地说了一句‘三个月是不是太快’,说完又很快解释:“时间有点赶,我怕打被子来不及。”

    打手工棉被很费时间,三个月确实很赶。

    苏倾低头,扯着摘下来的帽子上的毛线,声音有点低:“不用打了,买就行。”

    苏万江立马说:“那怎么行,会不吉利。”

    在苏倾的家乡,女儿出嫁,娘家要托人打十二床被子,寓意多子多福,可以没有嫁妆,但一定要有被子。

    苏倾没说话,觉得眼睛有点酸。

    苏万江在那边说:“没事,你别管,我多托几个人打。”

    她轻声嗯了句,然后父女俩都没话说了,安静了一阵,她问苏万江:“钱够花吗?”

    过去二十多年,他们父女谈的最多的就是钱。

    现在苏万江老了,谈不动钱了,她反而没有话跟他说了。

    有点悲凉,有有点可怜。

    苏万江说:“够了,你别给我寄钱了,留着当嫁妆,我找了个看门的活,一个月能有好几千块,还能存下点。”他停顿了一下,说,“等以后你生孩子,我给孩子们打银镯子。”

    苏万江上个月说,他在工地上搬东西,苏倾让他辞了,他就又换了一个,轻松点,也体面点,他赌了半辈子,除了各种牌,别的什么都不会,只能帮人家看看门。

    苏倾想叫他别做了,也不缺钱,话到嘴边,吞回去了,就说:“你别存了,自己花吧,我有钱。”

    苏万江嘿嘿笑:“那是你的钱,我现在也能赚钱了,买不了贵的东西,银镯子还是买得起。”

    苏倾想了一下,二十多年,苏万江好像还没给她买过东西。

    随他去吧。

    她说:“自己一个人好好注意身体。”

    苏万江说:“我知道。”然后,又是沉默,没话说了,他就说,“你也注意身体,那我挂了。”

    “嗯。”

    苏倾等了一会儿,那边还是没有挂,她便先挂断了,心里酸酸的,不是滋味。

    人老了,子女不在身边,不论年轻时犯过什么罪,总是会让人心疼。

    她看徐青久:“等以后,我把我爸接回来。”

    他亲亲她红通通的眼睛:“好。”

    当天下午,苏倾和徐青久官宣了,当然,网上依旧是骂声一片,苏倾粉丝四千万,起码三千万是女黑粉,骂吧,黑红也是红,至少微博服务器都能搞瘫痪了。

    两人的婚礼在国内办,只有三个月时间,王女士拉着景瑟妈妈一起办,老爷子的意思是不要太高调奢华,但要有档次。

    这更难好吗……

    元宵过后,时瑾要回医院上班,他自然是很不情愿,但心外科又几个重症病人,科室的其他医生没什么把握,就等着时瑾回去。

    月中,姜九笙怀孕满了一百天,要第一次产检,可偏不巧,那天时瑾有一台大手术,陪不了她,他想推了手术,姜九笙没同意,因为她听医助肖逸说了,那位病人情况比较紧急,时瑾拗不过她,只好拜托莫冰陪她产检。

    手术上午十点就开始了,预计是要到下午五点才能结束。

    实际上不到三点就结束了,时瑾做完最后的缝合,放下了缝合针,对辅助人员道:“辛苦了。”

    手术很成功,手术室里氛围没那么紧张了。

    刘护士长笑:“时医生也辛苦了。”

    时瑾颔首,戴着口罩,因为长时间高度紧张的手术,眼眶里有些许红血丝,额头薄汗湿了发,皮肤异常白皙,他走到无影灯外面:“剩下的崔医生收尾。”

    崔医生点头:“没问题。”

    他道谢后,出了手术室。

    麻醉科的肖医生说:“还以为手术至少要七个小时呢。”没想到五个小时就完成了,快得他都措手不及。

    崔医生笑,边做最后的消毒:“你没看见时医生刚才的缝针吗?太快了,我手心都是汗,就怕时医生手里的针扎错了。”看得他胆战心惊的,失笑,“这缝合手速,估计又打破记录了。”

    ------题外话------

    二更估计又得熬到深夜,别等,明早看。

    另外新书《爷是病娇,得宠着!》已经开了,目前只有潇湘本站有,其他网站要等几天哈,不用特地到本站来看,同步过去了我会题外话告诉你们的,新书暂时不更,等暗黑系写完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