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彼岸青藤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五十二章 品鉴
    第九天清晨,五位决赛选手经过数日苦战,终于完成了自己的作品。

    画作被运往亚特兰蒂斯酒店,他们被要求不能参加评选过程,在当天晚上宣布比赛结果的时候,才能返回棕榈岛。

    终于可以放松休息一下,羽悠才出门准备去地下一层的游泳池,就看到电梯对面的房间里走出两三名护士,她们推着一张医院的移动病床朝电梯走来。

    羽悠忙闪到一旁,帮他们按住电梯下行按钮,护士们推着躺在病床上詹姆斯走了进电梯,原本宽敞的电梯立时被塞得满满当当。

    羽悠没有挤进去凑热闹,只在金色镜面门关闭的时候,看到詹姆斯双目紧闭,唇白如纸,面庞清瘦得几乎只剩一层皮,她很难想象,这八天他经历了什么。

    决赛作品被运到酒店之后,就被直接送上了位于主楼顶层元首套间的小艺术沙龙。

    十五位专业评委、名媛会的二百余位大众评委、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三位酋长,十几位王子和公主,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理论家、评论家被分成三波,按照组委会规定的时间段在沙龙里欣赏作品,并共赴会议大厅,做最终的交流和品评。

    首席评委保罗一现身,身边立刻围了一大群人,以他的崇拜者和媒体的记者为主,林萃懒得过去与众人周旋,便独自一个人在小沙龙里走走停停,欣赏着画作。

    尽管到现在为止,哪幅画是谁画的仍是未知之谜,她还是毫不费力地从五幅画中,认出了羽悠的作品,这就像从无数只伸出来的手中找到自己的那一只一样容易。

    作为评委,看到女儿作品的那一刻,她还是有一丝心虚,从那幅作品前经过的时候,甚至没敢抬头品鉴就匆匆走了过去。

    比起欣赏羽悠的作品,她已经按耐不住想和她本人见面,互诉思念之情的愿望。

    母女两人一别三年,她躲到孤岛只为了少些俗世牵绊,对于羽悠的学习和自我管理能力,她从未操过心,更何况还有一个在打理家务,照顾孩子方面全知全能,比她本人强上一百倍的莲姨照看左右。尽管如此,她却没有一天不在惦记着自己的女儿。

    来迪拜的第一天晚宴上惊鸿一瞥,母女两人甚至没顾上交换一个眼神。这八天,惜时如金的林萃在这里耐着性子等待,就是为了在评奖结束的时候,能和她好好见上一面。

    林萃环视艺术沙龙里的另外四幅作品,不得不说,五位年轻画家不愧是从全球上万位优秀的候选人中一轮轮筛选上来的佼佼者,他们每个人的作品都有极高的水准,十分难得的是,竟然还风格各异。

    领略了厚重油彩交织的巴洛克风格风景画《悬崖灯塔》之后,林萃发现,紧挨着它的另一幅画作,下面的水晶投票箱里,绿票的数量比前几只箱子里都要多。

    她好奇地抬头,流光溢彩的洛可可式的浮华扑面而来,她惊讶地发现,画上美轮美奂少女有颇有些致敬雷诺阿作品的味道。

    周遭嘤嘤嗡嗡的人声和衣香鬓影的交错,始终没能干扰她几乎嵌在画里拔不出来的目光。

    在林萃看来,即便是那幅笔力稍弱的《幻想中的宫殿》,也能从中体味到画家奇妙的构思,和纤细而敏锐的思想触角。

    那是一座在巴伐利亚西南部、法国的卢瓦尔河畔,抑或是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才能看到的古老宫殿,然而,纯白的颜色更容易令人联想到高纬度地区的莫斯科公国。

    在深浅不同的灰黑底色上,整座宫殿建筑有着完美宏大的轮廓和堪称精湛的光影对比。主体建筑占据了画面的三分之二,却完全不见一根扎实的线条,同时也摒弃了精细的描绘和色彩铺陈,只是通过一点点、一片片虚幻、模糊而又稀薄的雪花状白色油彩点染而成,看上去就像是一座透明易碎的水晶城堡。

    画面的左下角,在城壕的阴影衬托出一辆只有在童话中才可以见到的精巧南瓜马车,整张作品里没有人,只有深深的,幽冷的,无法言说的寂寥。

    看着这幅画,林萃不禁佩服创作者的大胆和奇思,这是思想固化之后的成年画家很难再去描摹的灵动和青春之殇。

    林萃缓缓移动脚步,耳边的人语如同吹过巷口的风,那是有人在和她打招呼吗?此时的她早已物我两忘,如同游走在另一个平行世界,对周遭没有一丝反应。

    她走到下一幅画作前停下脚步驻足观看,画面上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集市,喧闹声、叫卖声似乎正穿透画布传递出来,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闲适和喜悦。

    仔细观看不难发现,就在集市上人群最稠密的地方,正在进行着一场类似邪教仪式般的杀戮,被的少年躯体像从十字架上抬下来的耶稣圣体般,绵软却没有一丝生机,然而,触目惊心的血腥,越发衬得围观者一张张无动于衷的脸极其丑恶。

    一种莫名悲恸混杂着不适的感觉传遍林萃周身,她惊异于画作本身的震撼力,单单是少年躯体传达出来的微妙感觉,就不是一个稀松平常的画家可以表现的,更何况,这幅画是要探讨的是一个关于人类、关于信仰、关于生命的,更宏大的主题。

    比真实还要残酷的画面中,林萃却看到了画作者本身的悲悯和对人类世界何去何从的忧心忡忡。

    犹豫了片刻,林萃从21寸香奈儿羊皮包中珍重地取出那张橘红色的选票,纸张握在手中有种粗粝而饱满的触感,连同它那鲜明的颜色无不彰显着特邀评委的尊贵身份。

    她将这枚火苗般明艳夺目的选票,投入了画作下面的水晶箱。

    大众评委和专业评委的投票还没有结束,隔壁大厅内,来自世界各地的画家和美术鉴赏家、评论家们却早已围坐在一张巨大的圆桌前,关于作品的争论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我觉得那幅作品就是青春期少年少女的一种消遣,晦涩、隐约、故作姿态的忧伤,而且看上去像是时间仓促之下的半成品。”一位四十来岁,头发凌乱如鸡窝画家正激动地挥舞着手臂。

    “哦,不不不,”或许是房间里的空调温度太低,那位更加年长的女画家裹紧了身上的羊毛披肩,说道:“那幅叫《梦魇》的作品我很喜欢。其中的钟表不仅仅代表着时间的流失,似乎还暗喻着虚幻之中的现实,或是现实之中的虚幻。深色、浅色的碎片交叠,形成一张梦魇中的面孔,着实震撼人心。这幅作品给人以未完成感,仿佛是一个有着开放性结尾的电影……”

    林萃的心揪紧了,没想到羽悠的作品竟然叫这个名字。

    在她的记忆中,羽悠一、两岁起就开始拿着油画笔在画布上涂鸦了,稍稍长大一些,她会坐在她身边,静静欣赏在她画画,四岁那年她指导羽悠完成了自己的第一幅油画作品《蝴蝶》,林萃发现羽悠在色彩的敏感度和线条的描摹方面有着惊人的天赋,后来,在她的辅导下,女儿又接连创作了不少作品。

    然而,迄今为止,羽悠至少有四年不曾动笔画画了,她不知道女儿是什么时候和画画结仇的,更不知道其中的原因。

    林萃曾经一度觉得惋惜,但也没有试图劝说她重新拿起画笔。反正女儿的兴趣爱好很多,更何况像她这样有主见,又有些小古怪的小女孩,决定的事情别人是强迫不来的。

    她唯一好奇的是,这次她为什么要来参加这场比赛?

    “不伦不类,实在是不伦不类。你说的那幅画我看了,说是象征主义又缺乏具体意向,说是印象派,又夹杂了古典主义的风格,看得出画家的作画手法娴熟,不过,构思上不得不说是败笔。”一位衣着讲究,手上戴了颗鸽子蛋蓝宝石的男收藏家的观点显然和那位年长的女画家针锋相对。

    鸽子蛋收藏家又接着补充道:““若说是收藏欣赏,我倒是宁愿在客厅里挂上那幅《阿拉伯少女》。”

    一位气质阴柔,奶油色面庞的中年男画家,优雅地拢了一下脑后的长发,马上表示赞同:“那幅《阿拉伯少女》的确是近几年各类绘画比赛中难得一见的杰作,构图充满了浪漫主义色彩,豪华的筵席、华丽的服装、烟盒、酒杯、带羽饰的帽子都增添了欢愉的冲击力,舞动的阿拉伯少女既有天真烂漫的孩子气,又显出女性的娇态。”

    一位地中海头的秃顶画家马上出来反驳:“比较而言,那幅《阿拉伯少女》还是稍欠些功力。《悬崖灯塔》才是真正将巴洛克风的古典主义格运用到了极致,特别是光的运用具有独到之处……”

    另一位老者站起来发表不同观点道:“还是那幅《幻想中的宫殿》更为精妙,这位画家的薄涂的手法已经达到教科书水平,色彩衔接上充满了空气感,使得整个宫殿看起来就像是透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