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支配者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四章:天兵之尸
    阴司地府虽然是三界之中独立的一界,但是却和阳世山海息息相关,山海有四洲,地府也有四方大地,阳世有四海水域,阴府也自然有四方溟域。

    整个阴司地府可以称得上是阳世的投影,是管理阳世和三界的轮回之所。

    不过此刻在阴司地府之中只有东方冥土和南方冥土显出了秩序,有神祗阴司管理亡魂死者,而北方冥土和西方冥土依旧在一片荒芜和混乱之中。

    其中最混乱的自然就是溟海之内,一些强大的水族死后落入这溟海之后,在这溟海之中吞噬着一切掉落进入这里的亡魂,久而久之溟海之中竟然出现了大量恐怖的鬼物邪祟。

    不过幸好的是,四海之内生灵虽然众多,但是开启了灵智的生灵,三魂七魄圆满的生灵并不多,大多数一进入阴世就化为了真灵融入轮回。

    最恐怖的自然是那阴世东溟的海域之内,传闻昔日的龙母青璃落入阴司之后不愿入轮回,化为了阴世东溟之内的一只没有灵智的千丈鬼龙,痴愚的吞噬着那些无法自然入轮回的残魂。

    此刻,在浩瀚宏伟的中央阴天子城,亿万鬼神拱卫的青铜神殿之内,一个披着黑色鬼龙冕袍的帝王高坐在神殿之上,拿出了白玉笔在摊开的生死簿上添了一笔。

    立刻就看见阴世四方溟海之中或升起一座岛屿鬼宫,或凝结成一方水府神境。

    因为四海生灵虽众,但是真正需要管理的生魂之责却不多,四个神职就已经足够了。

    四个阴司重职随即诞生在了溟海之上,不过这神位和传说之中的四海之主、龙王之位不一样,只是阴司之职责,不能够执掌司雨、治水、旱灾、雷电、呼风这一类的权能。

    而是属于阴司神祗。

    南海鲛人国,在方修离去之后,再次和东洲、南洲的修士展开了密切的联系,南海岛屿诸多,原本就有着不少修士、隐士分散在南海的各大岛屿之上修行,一些门派、学派、家族因为斗争失败或者是逃难,从大洲之上搬到海域之上。

    这里与世隔绝,大多数家族门派也在那一座座小岛之上过着如同桃源一般的生活,从不与外人接触。

    而此刻,鲛人国通过在大海之上举办海市,不仅仅吸引了这些海外的修行者到来,吸引了南洲甚至遥远的东洲大量的修行者奔赴南海鲛人国。

    鲛人国拿出了延命丹、凤仙果这一类的顶级宝物拍卖,吸引了大量的方士、炼丹门派到来,而九天寒铁的出现,更是吸引了不少剑修御剑奔赴大海。

    一艘艘宝船跨越海域而来,一位位修士踏着飞剑,或者御使着法器跨过云霄,前来参加鲛人国举办的海市。

    海市的举办地点选择在了鲛人国疆域靠近南洲的边界,不算深入海域险境,这距离一些强大的修士甚至能够直接御器飞行过来。

    抵达海市之后,远远就能够看到身具玄武血脉的,宽达十数里的玄龟上建立着一座座宫殿楼阁,附近还有十几艘三阶的楼船拱卫,成千上万强大的水族穿着甲胄巡游护卫。

    楼船水晶玲珑,在阳光和海水之上折射着梦幻的光芒,高大的宫阁建立在楼船之上,还可以看到一位位娇媚艳丽的异族侍女行走其间。

    巨大的龙蜃环绕着海市巡游,喷射出的雾气中显现出种种幻象奇景,海面上浮出仙山楼阁、天女降世的气象。

    这乍一看上去,哪里像是什么海市,完全就是天人蟠桃宴。

    鲛人国尽情的向着海外炫耀着南海的富庶和强大,也给大量修士带来了对海外和鲛人国不一样的认知。

    而海底之下,还有着瑰丽梦幻的海底水府,人人皆以为海外是蛮荒之地,鲛人乃是海外蛮族异种,哪里曾想过,这鲛人国之富庶繁华,远超过他们的想象,鲛人国通人言,懂礼仪,也不似他们想象之中的蛮夷之属。

    大量修行者跨越千万里而来,看着满目琳琅的宝物,从所未见的海底重宝灵器,异种生灵,陆地上难寻的炼器材料、丹药配材,在这里尽数可寻。

    尽兴而来,同时也将更多关于海外蜃楼海市,鲛人之国的传说带向远方,吸引着更多陆地上的修士到来。

    鲛人国同时发现,他们这种开放海市的模式,所得到的收获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想象。

    原本不需要的海底的灵物、灵材,以及当成建筑材料和消耗品的东西,却能够换来大量的法器、法宝,还有种种大陆之上才拥有的传承。

    大量的财富和宝物聚集到鲛人国,自然就能够培育出更多的强者和妖将卫士,各种神奇的东洲、南洲传承带来一种种强大的法术。

    不过,更重要的是,随着大量的修士和人族、妖民到来,海外的一座座岛屿之上也开始出现了人烟,相互出现了联系,鲛人国通过自己的力量,还是海市的收益份额等等,将这些岛屿之主、门派修士、修仙家族和自身联系在了一起。

    鲛人国是南海之主,这些家族、门派、自然也就依附在了鲛人国之下。

    在鲛人国的特意掌控下,这大大小小的岛屿之上,也就自然出现了一位位山神水主,不过和东洲南洲的神祗不一样,他们的权能更多的局限在水神之上。

    而且大多数神灵都是异类亦或者水族,受到鲛人国管理或者敕封,原本对于轮回地府没有任何影响力的鲛人国,也开始拥有了一些对于阴司地府的影响力。

    他们正是觊觎用这种方式,一点点加大对于阴司轮回的影响力,然后谋取正神甚至之上的神职。

    东海龙宫作为鲛人国的邻居和死敌,对于鲛人国的动向最为关注,鲛人国的目的也自然传到了龙宫之中。

    随后所有人都知道,鲛人国想要谋取阴司敕封的神位,加重对于南海的影响和掌控。

    而东海龙宫对于经营和贸易并不擅长,但是他们最大的长处就是,龙子龙孙诸多,而且在那东洲之内,大量的蛟龙一族任职水主、河伯,就连南洲也有当初从东海龙宫逃出来的龙种。

    这正是东海龙宫最大的影响力,在这一代龙王敖鸿的命令下,他们开始接触数百年前就开始逃离龙宫的龙子以及他们的后裔们。

    他们想要让这些分散在天下各地的蛟龙之属,重新回到东海龙宫的管理之下。

    不过这并不容易,这些蛟龙当初逃离东海龙宫奔赴陆地,如今自立一方,且和人族关系密切,东海龙宫这必然会和东洲大磐王朝对立上。

    东海龙宫和南海鲛人国,都开启了自己的大动作,一时间,原本荒芜寂冷的大海之上,也变得热闹沸腾了起来。

    ——————————

    东洲大磐王朝,东黎郡古阙城紧贴着十万大山的边界,是大磐王朝的疆土。

    古阙城的名字来源于城下的那一处被云海云山裹住的遗迹,云气四溢让这山和城都仿佛漂浮在天上一般,传说在那如同墙壁一样的云山之中,有着天宫掉下来的一角。

    城内都是修士,没有普通人,各大门派都在这里有驻地,这里甚至是一处天下闻名的修士集市,街道之上到处都可以看到大大小小的店铺,以及成群的先天和练气境界的修士摆摊。

    不过直到如今,这座遗迹仙宫还没有被探索完毕,传说里面藏匿着关于天庭的秘密和无尽的重宝,大量的天兵天将的尸体如今还镇守着这仙宫一角的门扉。

    方修此刻在仙宫遗迹的深处,一处被杀阵禁制笼罩的核心点内,埋下了一棵幼苗,正是方修带进来的那颗青春之树的种子培育出来的。

    不过方修后来就发现,这棵树非常神奇,它需要一种特定的力量才会生长,还需要另外一种力量才能够结果,放在他手上,没有任何作用。

    方修拿它没有什么办法,也舍不得破坏这树的核心,要不然就没有了那延寿两百年的功能了,最后他决定将这棵幼苗埋在这灵气汇聚之地,看看过去数百年后,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仙宫遗迹之内到处都是杀阵和禁制,而且随着时间渐渐过去,这遗迹之内的禁制杀阵还在不断的复苏,变得越来越强,这才是一代又一代的修行者至今还未能破解整座遗迹的原因。

    甚至是遗迹之外死去的那大批结成阵法的天兵天将尸体,随着复苏也渐渐的产生奇特的变化。

    方修将那灵根神树种在了仙宫遗迹最深处之后,就决定离去,方修化为钧天壶闯出大阵,刚想要向着外面而去,就发现还没有打开的遗迹里面,竟然有东西在活动。

    方修低下头,就看到那是一具炼尸,而外面大阵之内,还躺着几十具炼尸,都是用战死的士兵尸体炼制的,身上血煞气浓郁,不过其他的都已经被剿成了粉碎,只剩下这一具炼尸幸运的从外面溜了进来,这还是因为这尸体是一件死物,所以才能够绕开大部分杀禁。

    方修目光穿透了十几里之外,看到了一个盘坐在云雾之中的青年,正操控着这具炼尸,这已经是卡着最远的距离了,再远一些,他恐怕就要失去对着炼尸的控制力了。

    方修嘴角翘了起来,没想到还碰到了以这种方法钻空子了,还当着他面钻空子,方修也没有去插手,就想看看这小子到底想要怎么偷出去。

    “赶尸派麻吉?”

    “不对,修为和年龄都差得太远,他的那个徒弟?”

    此刻这具炼尸正悄悄摸摸闯入了禁制之内,然后背起了一具站在轰塌宫门下的一具半截尸体就往外跑,他本意是捡一些死在遗迹之中修士的尸体,但是这炼尸的视角不太好,他直接背起了一具天兵的尸体就往外撒丫子跑。

    顿时就看见地上成千完整的天兵尸身同时动了起来,一双双恐怖的眼睛看向了外面,那被炼尸背在身后的半截尸体,也一阵阵抽搐了起来。

    巨大的压力瞬间锁定了那炼尸,撕裂了这小偷,接着一同看向了外面控制这尸体的赶尸派二代弟子仲纹。

    “咒术?这下死定了!”仲纹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整个人脸色都化为了僵尸一样的惨白。

    血煞诅咒之气瞬间缠绕上了那仲纹,黑气密布上了他的脸庞,不过那仲纹精通炼尸之道,瞬间几根金符针插在了几个大穴,压制住了诅咒,亡命的朝着云雾之外跑去。

    这个时候方修看了一眼地上正准备返回的半截尸体,手指一挥,就看见那半截天兵尸体朝着那仲纹飞着追了上去。

    “不死的话,这机缘就是你的,还能够将神煞咒术解除。”方修看了一眼那有点意思的赶尸派道人,中了这神煞咒术,基本是无解了,如果他不能够降服这只半截尸兵,就只能够是两种结果了,死在尸兵手下,要么死在咒术之下。

    方修踏上云端,坐在了仙鹤之上奔向远处的灵枢山,灵枢山祖师贾益三百八十岁诞辰寿宴将会在那里召开,听说其还推演出了五阶的通天道术,方修准备过去看看。

    而整个古阙城却瞬间炸开了,只看见一个面带死气的道人从遗迹之中跑了出来。

    不过更恐怖的是,其身后开跟着一具穿着神甲的尸身,其飞在半空之中,只剩下半截躯体还散发出无比骇人的威势,煞气弥散数十米,恶臭熏天。

    “天兵之尸?这怎么可能?”

    “这东西怎么跑出来的?他们怎么会跑出来?”

    “那个引出来这尸体的家伙呢?给我找到他!”

    古阙城乱做一片,大量古阙城的修士迅速飞出,拦截住那半截尸兵,各种法术灵光炸裂,卷向天际,哪怕是三阶丹境的修士,都破不开那神甲的防御,更不要说那铺天盖地的煞气,就连修士一熏,都立刻倒毙。

    不过那仙宫尸兵始终死死的跟着那仲纹,追着他往各大门派的驻地跑。

    “给我杀了那小子!”

    “就是这家伙!把天兵尸身给引出来的!”

    “杀了他!杀了他这天兵就会回去!”

    最后整个古阙城都炸开了锅,天空那半截神尸如同盖世魔神一般,打的古阙城的守卫者不能还手。

    最后还是一具青铜棺从天际飞来,将那半截神尸给收了进去,一个老道落入那古阙城,提着那仲纹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