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秘战 > 章节目录 第735章 烧焦的味道
    </dt>

    坐在车里,冯青山感到万分沮丧,对手每一步都走在自己前头,没有留下丝毫破绽。

    白举民来到车旁,说道:“处长,要不要扩大搜索范围?”

    冯青山默然片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没必要,关卡都撤了吧!”

    “是。”

    此时,广聚楼门前,吴景荣正在和汪敬旻道别,两位太太包括童潼在一旁低声交谈。

    冯青山也明白了,为什么假冒的福特车停在广聚楼,有吴景荣的车做掩护,让人自动忽略了其他。

    每一个细节都考虑到位,冯青山有些不寒而栗,他有一种感觉,这个看不见的对手,似乎就在自己身边!

    整件事几乎没有任何漏洞,不知道该从哪查找线索!

    唯一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张家平只有一个人,就算他用枪胁迫司机老刘,车上的两个特务为啥不反抗?

    …………

    保密局堰津站。

    站长室。

    死一般的沉寂,空气仿佛凝结成冰。

    过了许久,乔慕才终于叹了口气,打破了让冯青山难堪的沉默,说道:“一死一逃,好不容易有了点眉目,都成了镜花水月!”

    “站长,这件事责任在我,任何处分我都可以接受!”冯青山说道。

    对这个聪明过了头的手下,乔慕才也是无可奈何,说道:“人是你抓的,又在你手里逃走,功过相抵吧,说起来,处分你也无济于事……”

    “铃铃铃!”

    桌上的电话骤然响起。

    “喂,我是乔慕才……哦,局座,您有什么指示?”乔慕才示意冯青山先出去。

    毛局长说道:“通知你一件事,沈之锋回来了。”

    乔慕才吃了一惊,沈之锋就是代号铁面佛的特务,他不是在延安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这个消息来的太突兀,乔慕才心里一点准备都没有,小心翼翼的说道:“您是说,他暴露了?”

    “对!估计是因为一号目标险些丧命,延安方面进行了秘密甄别,沈之锋察觉到危险,所以连夜逃了回来!”

    “这……局座,这是我的错,清除一号目标计划太过草率,导致了沈之锋的暴露!”

    “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事实上,如果计划成功……唉,算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多的假设都有马后炮之嫌!”

    毛局长没有怪罪自己,乔慕才心里稍安。

    他深知沈之锋的价值,在延安潜伏这么久,而且打入了共党高层,这可不是普通特工能够达到的高度!

    毛局长继续说道:“本来,我打算留沈之锋在总部供职,但是他提出来,想去堰津站!”

    “来堰津站,我举双手欢迎,只不过……”

    “怎么,有难处?”

    “没有。我只是在想,该怎么安排他的职务。”

    “堰津站极为重要,情报工作需要进一步加强,冯青山担任处长期间,并不能令人满意,所以,情报处长由沈之锋接替!”

    “那冯青山……”

    “让他回总部述职,我另有安排!”

    “是!……局座,沈之锋什么时候到堰津?我好提前安排他的住处。”

    “一周之内。”

    挂断电话,乔慕才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对自己这个直接责任者,毛局长能够网开一面,让他心里暗自庆幸。

    …………

    情报处处长室内,冯青山蔫头耷拉脑袋,不时的长吁短叹,他已经得到了乔慕才的口头通知。

    在保密局混迹多年,他太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了,不同于正常调职,自己这次是被免职,想要东山再起,恐怕是难上加难了。

    “笃笃!”

    门外传来敲门声。

    “进来。”

    房门一开,白举民快步走了进来,说道:“处长,那辆福特车找到了!”

    “在哪?”冯青山精神为之一振,这件案子让他吃了大亏,一直心有不甘。

    “西营门渡口。”

    “马上去现场!”

    “是!”

    冯青山简单收拾了一下,带着人赶奔西营门渡口。

    距离渡口一公里处,那辆福特轿车斜停在荒草丛中,如果再晚发现半日,赶上海水涨潮,这辆车就会淹没在水中。

    车内什么都没留下,看不出打斗的痕迹,这就是说,那两个特务至始至终,没有进行丝毫反抗。

    冯青山围着轿车转了一圈,吩咐道:“把车机盖打开!”

    特务上前掀开机盖,冯青山俯身看了看,立刻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好像是什么东西被烧焦了一样。

    仔细检查了一遍,车里的机器完好无损,这是怎么回事?

    冯青山略一思索,问道:“车子还能发动吗?”

    “能。就是有点呛人。”一名特务回答道。

    “呛人?”

    “就是这种味道,好像什么烧焦了一样。”

    冯青山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室内,启动了轿车,轿车引擎响起,证明这辆车确实没有问题。

    那股烧焦的味道还在,而且轿车启动时间越长,气味似乎越发的浓烈。

    周围搜索了一番,没发现其他线索,冯青山理不出头绪,对白举民说道:“收队,把车开回去。”

    白举民随手一指,说道:“你,把车开回站里。”

    被点到名的特务说道:“谁有口罩?”

    白举民说道:“要口罩干嘛?”

    特务苦着脸说道:“不戴口罩,车开到站里,人怕是也呛迷糊了。”

    白举民呵斥道:“你猪脑袋啊,就不会把车窗打开!”

    特务挠了挠头,讪讪的说道:“说的也是啊……”

    冯青山心里一动,他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司机老刘会先中途下车,他当时肯定是闻到了烧焦的味道,以为是车子出了问题。

    等到老刘检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问题,估计是急于赶上冯青山的车,所以他又回到了车里。

    轿车刚发动时,机器尚在冷却之中,因此并不会产生气味,应该是发动机越热,这才导致了这种难以解释的气味。

    到底是什么呢?仔细检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任何烧焦的东西,气味究竟是怎么产生的?

    马上就要调走了,冯青山的心思也不在这了,既然找不出原因,索性就让下一任处长解决吧!

    我倒要看看,那个铁面佛能有什么本事!

    冯青山心里很不服气,对这个未曾谋面,就把自己顶走的沈之锋,他难免产生了抵触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