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十恶临城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实验室
    白杨树下面躺着一个四四方方的钢筋混凝土建筑物,看上去是一个巨大的车间。它体积巨大,几乎塞满了整个院子,往后面一直盖到相邻的山下。

    大车间和小院子的组合形成特殊的压迫感。人站在车间前面,感觉就像面对一个死去的史前巨兽的躯壳一般。

    车间纵深长,挑高也大。尽管门旁边的墙上还喷着“保密重地,闲人免进”的红漆字样,但大概是时间太久,这里也早已荒废,所以车间的大门并没有上锁,只有一条铁链子草草将两扇铁门的把手绕住,根本就不像“保密”的样子。

    沈喻走到铁门前面,伸手想要解开那条铁链,看样子是想进去。我赶紧跑过去。

    “让我来吧。”

    我一是觉得这条铁链太沉,二是看到铁链上满是油污——上午我俩已经在潴龙河床上挖沙刨坑,浑身邋遢得跟兵马俑似的。好不容易刚找机会洗干净手,我可舍不得让她再脏兮兮的了。

    铁链在门把手上缠绕了四五圈,由于链子太长,我吭哧半天才把它捯饬下来。我把铁链抻到旁边,然后一把推开铁门。

    阳光照进车间,浓浓的灰尘在空气中翻涌着。我被呛了一口,赶紧后退几步。

    噗啦啦啦——

    里面传来阵阵奇怪的声音,把我吓得一愣。沈喻却快步走上来,她指着车间里透过来的一道光柱说:“上头有个天窗,玻璃有破损,估计有鸟飞进来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

    “做实验的地方。”

    “这么大的实验室?”

    “应该是调试设备的吧——以前我爸就在这里工作。”

    “你以前也经常来这里玩吗?”我问。

    沈喻摇摇头:“怎么会?当年这里可是保密的地方,我小时候只进过一次,长大后倒是来过许多次——因为东西已经搬空了。”

    我不禁纳闷起来——为什么直到现在,她还不带我去看目击黑船的地方?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今天还要赶晚班高铁回魏阳呢。

    沈喻好像读出了我的心思,她指着前面黑洞洞的巨大空间说:“这里,就是我小时候撞见黑船的地方。”

    “什么?”我惊讶地下巴差点掉了,“这里?黑船?”

    在我印象之中,船肯定是漂在水上面的,即使是造船厂和船坞,也会建在江海之滨。但这里是山腰,是海拔两百多米高的半山腰啊——有谁曾见过驶到山坡上来的船吗?

    不过,若仔细想想,或许一切也不足为奇。

    黑船这东西,本来就是离奇事件。既然离奇,那就是不合常理,不合常理的东西出现在不合常理的地方,这样一想或许并非不合常理……

    “你就在这个建筑物里看到黑船的吗?”我又追问道。

    沈喻没说话,她走进车间大门,朝我招招手说:“你跟我来。”

    我只好跟着她走进去。

    车间里空空荡荡,只散落着一些办公用的桌椅柜子。不过借着周围窗户和天窗透进来的光线,还是能依稀辨认出地面曾经摆放过巨型机器的压痕。

    “这里以前做什么实验的?”

    “保密实验。进出这个院子是需要通行证的,连工厂的人都搞不懂他们所做的事。我爸爸也对人守口如瓶,从不跟人透露半分。所以,我至今都不明白他们在做什么,不过,据说好像跟电有关。”

    因为空间很大,障碍物很少,所以她的声音显得回声隆隆。

    我指着那些机器压痕,不解地问:“以前这里面摆放着很多大机器吧?”

    “对,密密麻麻,严严实实的一堆机器。”她看看我笑着说,“现在你也会窥一斑而想全豹了啊。”

    “哎呀,主要是跟对了人。”我不好意思地挠着头说,“我在想,要是这里都是机器的话,怎么可能还有空间容纳下一艘巨大的黑船呢?”

    “哈,你是不是觉得挺不可思议的?”

    我点点头。

    “但实际情况,比你能想到的更诡异。”

    沈喻朝我摆摆手,示意我继续跟她走。她带着我走到车间的另一头,那里还有一道窄窄的小门,门扣上插着一根铁杆,也没有上锁。

    沈喻把铁杆拉开,然后推开小门走了出去,我也急忙跟上。

    我惊讶地发现,走出小门,是一处凹陷进山体的弧形山谷。山谷两侧的岩石显然被开凿过,显得十分整齐,而且地面也做了平整。几根光秃秃的高压线杆在山坡上矗立着。

    我左右看看,发现院子高高的围墙也延伸到山谷两侧,把这里跟外面彻底隔绝开来。

    最为奇怪的是,这个弧形的山谷里还摆放着一只巨大的球形铁笼。

    那铁笼足足有十来米高,铁笼上还有个一米多高的门。

    我走到铁笼前面,扒着铁网看去,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这个笼子,是用来关什么东西的吧?”我问沈喻道。

    我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幅离奇的画面,一只巨兽被关押在这个大铁笼里,不停地低声嘶吼着……

    “不知道关过什么东西,可能跟实验有关吧。当时他们不能说,我们家属也不能问。”沈喻解释道,“可是,我那次误打误撞闯进来,铁笼里面也是跟现在一样空荡荡的,只不过铁网没有这么老旧罢了。”

    沈喻用手拍拍铁笼,笼子的金属网发出“铿铿”的声音,但她并没有在这里停留太久,很快,她带着我绕过铁笼,继续朝弧形山谷里面走去。

    山谷里面依旧空空如也。我俩大概走了二三百步,沈喻忽然停了下来,她抬起头,朝高处看去。

    循着她的目光,我看到上方山体上有一块巨大的白色石头,它嶙峋地突兀在那里,仿佛是嵌进山体的装饰品似的。

    跟周围植被丰茂的山坡不同,白石上面濯濯净净,寸草不生。

    “你看到了吧?他们叫它‘大白石’,只有在这个角度才能望到。”沈喻补充道。

    “那块石头是人工的,还是天然的?”我问。

    “天然凸出的。”沈喻望着那块石头,表情忽然肃穆起来。

    “你相信吗?我小时候就是站在这个位置,然后突然之间,就看到那艘黑船端端正正地横在了大白石的上面。”

    “什么?”我瞪大眼睛望着高高的石头,“黑船,在那上面?!”

    她顿了顿,然后继续说:“对。而且,只有我看到过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