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章节目录 第995章 一场闹剧2
    平安一手拉住一个弟弟,边往外走,边外说道:“咱们去看看她说了什么,再给妈妈打电话。”

    张母一听,眼眶顿时发红,“奶奶去撕了这个白眼狼,我就说这白眼狼怎么隔了这么多年才上门,这是欺负我家小五娇娇没在家呢。”

    张大娘立即拉住她,“弟妹啊,别生气,为这样的人生气不值得,看在大妮的份上好好说话,千万别动手。”

    张母咬了咬牙,一声不吭。

    张大妮再好还能好的过她孙子?她自认自家对得起他们刘家,那几年要不是老头子送了那么多口粮,刘家和这白眼狼夫家早就饿死绝种了。

    “奶奶,你别伤心,我听她的,我等一下就让王叔叔他们送我们去找我二姥爷,求他想法子替那个人家里孩子们安排工作。”

    “五一,别乱说。要是工作这么好安排,咱爸早就安排咱们老张家的伯伯和哥哥们了,还轮得到外人?”

    张母觉得自己总算摸到真相了。

    工作?可不就是这件事!她就说呢,咋就偷偷摸摸先上小五院子,原来是想着孩子小,打算逼着她孙子答应呢。

    六一见青山媳妇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眼里闪过一道恼意,“你以为咱们二姥爷是谁啊,是个阿猫阿狗都要?真要那么好办,她还用得了耍心机?我倒是小瞧了她,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那你说怎么办?她要是真死了呢?”

    “真要死,我们拉的住?今儿想要儿子女儿上班,明儿是不是又要当官?她以为她是谁啊?这个国家是她说了算?”

    平安:“慎言!”

    “大哥,慎言也没用,就她这样的,迟早拉着大家一起完蛋。”

    不过,双胞胎也开始安静下来。

    短短的几百米距离,也就隔着张老二家的院子而已。很快一行人进了老院院子,平安三兄弟也不再多踏一步,今儿他们还得等一个人。

    一个至关重要的人。

    只有看他如何发话,他们才能知道他们的父亲为这个家付出的一切有没有价值,接下来又该如何行动。

    平安三兄弟沉着脸站在那里,听着刘美淑哭哭啼啼的声音,紧抿着嘴。真以为他们家好欺负,占便宜占个没够。

    今儿他们就让老张家所有人明白一个道理。他们老子给得出,他们当儿子的自然也能得收回,别以为现在拥有的一切是稳如泰山。

    原本他们三兄弟不打算搭理刘美淑,可这女人就如五一说的实在太讨厌。居然胆敢算计到他们身上。

    还要死要活?

    他们家难道欠她的?

    哥仨一直等的至关重要的人物终于出现了。

    ——张爹气得脸色涨红,捏着双拳,一进来看了眼院子内的人,目光在平安三兄弟身上顿了顿。

    他见孩子们的脸色,暗自叹了口气,“别在外面待着,都跟我进屋吧。”

    平安捏了捏弟弟们的手,一声不吭地随着张爹、张大伯和张老叔他们进入堂屋。

    张爹皱眉看着外甥女,“有什么事让你过来不先找我们这些当舅舅的,还非得找上三个小娃子?”

    说完,他也不给对方回话的机会,看向平安哥仨,“你们说说到底是咋回事?”

    平安摇了摇头,“爷爷,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过来一直笑眯眯自称是我们表姨,又说跟我爸妈自幼一起长大,我们还很高兴呢。

    其实她在我们家也没待几分钟,就是她让我们上省城那些工厂说一句安排她家里儿子女儿工作,可我们有这样的权利吗?

    后来她又说让我们跟我二姥爷说一句,调她家里的哥哥到他手下当兵。这样的事情,我们可不敢答应。再后来嘛,她就拉下脸走了。我们以为这事也就结束了,谁想到还闹了这么一出戏。”

    “二舅,不是这样的,我就想他们……”

    张爹恼怒地呵斥:“不是咋样?不是觉得他们年纪小好骗,会偷偷摸摸地来村里也不先见我们三个当舅舅的?”

    张老叔嘀咕道:“长本事了,一个女人家手伸的倒是够长。”

    张大伯摆了摆手:“好了,闹也闹过了,回去吧,多替你娘想想。”

    “你们咋不替我娘多想想?她亲闺女被三个小辈指着鼻子,骂给脸不要脸的东西,还想站起来打我……”

    张爹瞟了一眼她,垂下眼帘,摸出长烟斗,压上烟丝,点上后吸了口烟,缓缓地吐出,透过烟圈看着孙子们。

    他相信这话绝对没虚言,可要说动手就过分了。

    这白眼狼真以为她自个算长辈?平安三兄弟可不是老儿子,他们本来就离得远,对老张家的亲戚有什么感情?他们好不容易心疼上自家妹子,你倒好,一来就算计他们,不哄着点,还一哭三闹,他们能罢休?

    哭吧,哭死得了,这个蠢货!

    还哭被小辈们指着鼻子骂,没让小王他们扔你出大门都够客气了。也不想想在高门大院长大的孩子会听你一个素未谋面的人指手画脚?

    张爹再看了看一脸委屈的三个孙子,老眼里闪过一丝无奈的笑意。他就不信嘴皮子那么溜的五一会没出口气。

    张大伯看着平安,“你们真骂了?”

    一旁张母可就不答应了,“孩子他大爷爷,咱们家平安哥仨是啥样的孩子,你又不是心里没数,听她瞎叨叨啥。连自个亲娘东西都能抢,你还真信她鬼话?”

    刘美淑一下子站了起来,举起手,“我发誓,要是没说真话,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断子绝孙。你敢吗?”

    张母顿时被气乐了,“你爹娘就是教出你这么个玩意?我发誓,我用得了跟你发誓?别说骂你,打你都客气了。”

    “你就……”

    “少在我跟前号丧。忘恩负义的白眼狼!那几年要是没有我家小五让他爹偷偷给你们这些白眼狼送口粮,你早就断子绝孙了,还有力气来我跟前蹦跶?没想你记好,倒是脸皮厚的没边了。”

    “啊,我不活了,这天下没理讲了,吃了别人一点剩饭就活该被戳着脊梁骨骂,娘啊,我的亲娘啊,你瞧瞧你娘家是咋待你闺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