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简婚蜜爱 > 章节目录 第052章 废物至极
    开庭一审对方并未能提供充足的证据证明秦简杀人,且秦简杀人动机不足,再加上魏曼的前科,法官便决定在一个月后再进行二审。

    赵家早已经收到了消息,但不知赵淮跟他家里人说过什么,至少从目前来看,赵家的家主对她仍旧是一副眼不见为净的态度,但似乎也对外封锁了她和赵淮结婚的消息,由此可见,赵家人还是对她不待见。

    想想也是,她一没有赵家那样的背景,二没有强大的实力,三没有一个好名声,赵家人能对她有好脸色才真是奇怪。

    美国原创杂志那边听说了她的事情,立马打电话过来,欲跟她解除合同。

    “Jane,我相信你没有用,要大众相信你,原创下半年打算开拓中国市场,那我们杂志的摄影师便不能是有犯罪记录的人,这点请你明白。”电脑屏幕那端的主编淡淡说道。

    Coco的脸庞在精致的妆容下显得更为艳丽,但此刻的眼神却是默然异常。

    Coco是一个美国华裔,所以更能够知道在中国,即使秦简真的没有杀人,且最后洗清了杀人嫌疑,她同样会被舆论指指点点,这段黑历史将跟随她一生,她无论到哪里都会被别人指着脊梁骨暗地里议论纷纷,正是因为Coco明白了这点,所以她是不会容许原创杂志因她而被泼上污水。

    秦简淡淡笑道:“我明白,我很感谢这段时间主编对我的照顾,我也理解您的顾虑,我同意解除合同。”

    主编面色似乎稍缓,又说了几句场面话,“谢谢你的理解,补偿金我会直接打到你账号。”

    秦简没有拒绝,“好,再见。”

    对于主编的做法她能理解,但不代表她能宽容接受。最容易的乃是锦上添花,雪中送炭的,又真有几个?她早该知道,靠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别墅一楼客厅。

    “咔嚓。”魏凛咬了一口苹果,挠有兴趣地看着秦简从楼上沉思着脸下来,目光随意地瞥向秦简的脚。

    三,二,一。

    果然,秦简“哎哟”一声,一个没留神差点踩空扑个狗吃屎,吓得她连忙攀住扶梯,冷汗都被惊出一身。

    “幸好幸好,吓死我了。”她拍了拍胸脯,惊魂甫定道。

    “呵,又不是摔第一次了,还怕个鬼。”魏凛翘着二郎腿,皮笑肉不笑道。

    秦简抬眼看过去,见魏凛俨然一副在自己家里的模样,惬意十足地瘫坐在沙发上,好不自在。

    魏凛是个孤儿,比赵淮小五岁,在赵淮十三岁那年,他途径上学的路口,见浑身褴褛的魏凛正被一群身量高大的男生围攻,彼时魏凛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但仍瞪着一双极黑的眸子,痞里痞气地看着面前这群人,也不喊痛,这个模样更是激起了那群少年的怒火,拳拳打下去,顿时将他打得再难抬起头。

    赵淮见状让人去救了他,将他送去医院并付了医药费后便离开,哪知后来魏凛辗转找到了赵淮,说他没钱还他医药费,只能帮他干事来抵押。

    赵淮也是觉得好笑,并没有要让他还医药费,摆摆手就让他出去了,结果这人在赵家门外等了三天三夜,赵淮也是很无奈,“我不需要你做什么,你走吧。”

    哪想魏凛斜着嘴角痞笑道:“我能保护你,你留我在身边,以后有刀子我替你挡。”

    最后赵淮拗不过他,便打算留他一段时间,可后来他本事越来越强,而赵淮因为家族原因,也需要忠诚的人来为自己办事,魏凛便一直留到了现在。

    秦简从他身上收回目光,稳稳地看着阶梯往下走。

    魏凛这几日都是负责秦简的安慰,赵淮在凯斯脱不开身,她要出行便都由魏凛随行左右。

    但他对她的态度,和对赵淮的比起来,那可真不是一般的天差地别。

    魏凛觉得秦简就是个拖油瓶,不仅不能给赵淮助力,还一身狼藉,处处束缚着赵淮的手脚,实在是废物至极。

    秦简看在赵淮的面子上,并不会和他正面起冲突,能不跟他说话就不跟他说,偏偏魏凛一见她有一丝的行差踏错,他便会出言讥讽她。

    这样一来二回,秦简更加懒得理会,依旧以正常的语气跟他进行必要的交流,比如现在。

    “魏大爷,我要出去一趟,跟上走吧。”

    嗯,她觉得这个语气和用词很正常。

    魏凛啧了一声不耐烦道:“你能不能消停一会儿早上不刚刚出去么?”

    秦简头都没回,直接往外走,魏凛瞪了她背影一眼,认命地跟了上去。

    魏凛以为秦简会和前几日一样,去寻找各种破案的线索,但没想到半个小时后,他们来到了晋云市最大的逛街圣地—鼎盛商业街!!

    魏凛身子歪在车门上,扯了扯嘴角说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秦简回头对他灿烂一笑,“当然是逛街啊!”

    什么?这个时候居然来逛街?!这女人果然废物至极!

    魏凛这回连嘲讽的眼神都懒得给,直接想开车走人!

    秦简又适时地加了一句,“魏大爷,是不是想走人?这可没人拦你,本小姐要逛个高兴,就算半途遇上个什么偷袭啊绑架啊,想想死前已经痛痛快快地买买买了,也就没什么遗憾了,反正赵淮会将这些东西烧给我。”

    说完,踏着轻快的步伐扑进了人潮拥挤的街头,魏凛爆了一句粗口,“砰”地一声关上了车门,黑着脸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