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拳暴君 > 章节目录 第271章 白日宣淫
    随着夜莺的动作,病房之中陷入了一种古怪的气氛,陈冲躺在床上眨了眨眼睛:

    “你这是......?”

    夜莺没有回答他的话,缓缓走回床边,淡淡道:

    “像我们这样的人,出生入死,朝不保夕,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命丧黄泉,是没有什么明天的。”

    “在五年前的某一天,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为了能让我逃得性命葬身荒野,在那一天我就发过誓,我要用我今后所有的时间和精力来避免这样的悲剧上演,所以我从无到有,一步步的创立了蔷薇营,用尽一切办法让这些脆弱的女孩们成长为一个合格的战士,不至于像当年的我一样。”

    这个世道谁还没点故事?

    不明白夜莺为什么要说这些,陈冲也完全没有了解她过去的意思,满头问号:

    “所以?”

    夜莺欲言又止,最终深吸一口气:“我很感激你救了蔷薇营上下,但是我们是不可能的。”

    “......”

    陈冲眼角顿时抽动了一下,心中极度无语。

    真当老子是处男?

    很显然,夜莺这个女人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或是因为他先前引开黑袍人的举动产生了某种误解,或者是他之前的伪装装过头了。

    天可怜见,在来到这个世界经过残酷洗礼以后,陈冲早已经彻底摆脱了礼仪、道德上的枷锁,堪称是心狠手辣,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一心一意只追求力量。为此,他什么都可以忍受,什么也都可以抛弃。

    对于现在的陈冲来说,他最爱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他自己。

    而现在夜莺这一副做派搞得他好像是求爱被拒绝了一样,简直让他啼笑皆非。

    还不等陈冲说话,夜莺目光闪动,红唇轻启:

    “我问过医师,你的伤势似乎并不严重,对么?”

    搞不清楚这个女人的脑回路,陈冲耸耸肩:

    “小伤而已,过不了几天就好了。”

    夜莺直直盯着,似乎下了什么决定,突然之间她常满力量感的紧致长腿一迈,妙曼娇躯竟然是直接跨坐在了陈冲的身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陈冲。

    嗯?

    陈冲一惊,眉头一挑,看着夜莺近在咫尺的冷艳面容,同时也看到她修长的手指解开了自己作战服的领口,露出一片令人目眩神迷的肌肤和曲线。

    “今天过后,走出这间病房,我们两不相欠。”

    夜莺俯下身来,食指轻轻点在陈冲的嘴唇上,美眸之中充满复杂、妖艳又霸道的神色:

    “这一次,我要在上面!”

    陈冲:“......”

    没想到病房play会是以这种方式进行,陈冲还没来得及说话,一双柔软的红唇就印了上来。这种情况下陈冲哪里还会客气?他心中嘿然一笑,顾不上说话,一双大手立刻攀上高峰,很快,一股别样的气息和声响就充斥了整间病房。

    ......

    就在陈冲在病房中艳福无边时。

    数百公里外,全能神教根据地,城镇中心的高大教堂之中。

    塔尖顶层,好似大厅一般的宽敞书房中金碧辉煌,一个威压、尊贵的中年男子背负双手,站在窗边,头也不回的道:

    “你是说......以你比拟三阶的实力,对付一个小小的掌控者,竟然还让他逃走了?”

    在他身后,一道身形雄壮的人影赫然而立。正是长途奔袭数百公里截杀陈冲的黑袍人!

    只不过此时,黑袍人的兜帽已经摘下,露出一张极其平凡的面孔,更惊人的是看他的面孔,给人的感觉就是年纪绝对不超过30岁!

    黑袍人头颅垂落,语气愧疚:

    “对方觉察力灵敏非人,我刚刚赶到锁定他的位置所在就被他所察觉。对方各种手段诡异而层出不穷,我因长途跋涉体力大量消耗,竟然是追赶不上,最终让他以各种地形和辐射种阻拦逃生,归根结底是我准备不足,办事不力,请教宗责罚!!”

    在截杀陈冲失败以后,黑袍人同样是没有立刻回到根据地,而是在外逗留了一晚以后才回教汇报。同时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竟然是将陈冲诡异的逃走方式隐瞒了下来,没有说实话。

    话音落下,书房之中是长久的沉默。教宗古梦生身形不动,依旧扶手而立。而哪怕是他什么都没做,一股难以言喻的压抑感觉就沉甸甸的落在了黑袍人的心头。

    “暗星,你真的让我很失望......”

    足足过了一分钟的时间,黑袍人漫长的等待中静立不动,就听到教宗的一声长叹。

    被称作暗星的黑袍人立刻躬身,沉声道:

    “教宗大人,无论是什么惩罚我都绝无怨言,但是我还是恳求教宗大人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来亲自负责这件事情,如果我还不能将陈冲活着带到你的面前,我就提头来见!”

    “你以为等他回去以后,银环避难区还会再给我们这个机会么?”

    古梦生转过身来,犹如深渊般深不见底的眼眸之中尽是漠然:

    “这一次过后,起码一年半载的时间里他都会像是惊弓之鸟,绝不会轻易的外出,你凭什么把他带到我面前来?”

    “没有机会,就创造机会!”

    黑袍人声音沙哑,却显得斩钉截铁:

    “三个月也好,半年也好,只要是人就会有松懈,我会一直想方设法的盯着他,直到有朝一日把他带到教宗大人的面前,否则我无颜面对!”

    古梦生仿佛洞彻人心的目光直直的看着黑袍人,出现了一丝丝缓和,最终淡淡道:

    “再一再二不再三。这件事,短时间内已经不可为,先放放吧。你能够承受多次灌顶祭祀成为媲美三阶的存在,也是我全能神教的一张底牌,不能再继续暴露了。”

    “这一次办事不利,我先给你记在账上,接下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你去做,明白么?”

    黑袍人欲言又止,最终深深低下头去:

    “我明白,教宗大人的造就我终身难忘,一切听从您的安排。”

    古梦生满意的点点头:“你下去吧!”

    黑袍人保持着恭谨的姿态,缓缓退出了书房。

    轻轻将门关上,他行走在幽静的通道中,眼眸之中却好像有火焰在燃烧。

    “呵呵......陈冲,教宗放过你,但我可不会放过你啊......”

    “你的秘密......它只能属于我!”

    ......

    大约一个小时后。

    避难区,医部,专属病房。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特的气味,病床上一片狼藉,一道强壮、一道妖娆的身躯赤裸交缠交叠在一起,轻微喘息着,似乎战斗已经结束。

    干,感觉好像是我被玩了?

    回味着夜莺刚才的激烈和妖冶,陈冲靠在床头,一手在翘臀上来回游走揉捏,心里闪过这么一个念头。

    “我该走了。”

    夜莺从他的胸膛上起身,然后强忍不适下体分离开来,捡起地上散落一地的衣服。

    因为常年锻炼,她魔鬼般的曲线尽显无遗,看着夜莺用床单整理擦拭的动作,陈冲心中一动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咳嗽一声问道:

    “我们什么措施都没做,会不会......”

    无论是昨天夜莺意乱情迷之下,还是刚才夜莺主动在上的两连发,他的精华种子都毫无遗漏的倾注在了夜莺的体内,这让他不由得担心这样会不会搞出人命来。

    双方身体分离,下床之后的夜莺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一边穿衣,一边神情淡淡道:

    “这你都不知道,原来你真的是处男?”

    充满野性和诱惑的臀腿腰肢被衣服遮掩,见陈冲一副不明所以的神情,夜莺轻声道:

    “新人类觉醒之后,因为生命形态出现的变化,同时导致生育能力也出现断崖式的下跌,目前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还不明了,但是正常来说同为新人类的一男一女极难孕育后代,要不然天生觉醒的天选者也不会这么稀少。同为新人类的一对夫妻,数年的时间都无法孕育下一代已经再平常不过,所以你不用担心。”

    实际上,关于新人类生育的研究从来没有停止过。有样本表明,唯有男女双方都是新人类的情况下,诞生出来的后代在成长过程中觉醒的几率也就越大,几乎达到了一半的几率。而天生觉醒的概念指的是婴儿还在腹中的时候就已经觉醒,这种几率就是凤毛麟角。如果在算上新人类本就低下的生育率,可以说天生觉醒者出现的几率已经低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原来是这样?

    听夜莺这么一说,陈冲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春风一度可以,要是搞出人命来他就该头痛了。毕竟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力量才是他前进道路上的唯一追求,任何累赘拖累和弱点都是他要极力排除、避免的。

    此时夜莺已经动作迅速的穿戴整齐,她神情淡淡的看向床上赤身裸体的陈冲:

    “记住我先前说过的话。我走了。”

    说完,她也不等陈冲回应,直接转身离开了病房。

    “这算是分手炮?”

    夜莺这种毫不拖泥带水的做派无疑正中陈冲的下怀,他悠悠然的捡起地上的病服重新套上,嘿然暗笑:

    “这小妞......真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