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章节目录 0160 除了我,无人可欺她
    夜色还是那般昏沉,水潭边流水潺潺,如若闭目,完全感觉不到虚空中黑袍人的存在。

    这夜、这山水,仿佛早已经与她融为一体。

    墨染香坐在水潭里,冰凉的水流缓缓从腿上流过,冷意惊醒了她,双手下意识用力环抱住,没想到却抱了个空。

    “娘!”她惊呼出声,这才回想起刚刚从身旁划过的墨色身影,慌忙转头往岸上看去,瞧见那高大身影怀中躺着的浅紫身影,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你们是谁?”她看着空中那虚浮着的黑衣斗篷人,轻声询问。

    这一声问,道出在场所有人的心声,岸边的陌纤尘眉头皱起,红衣男子一脸警惕之色,离默等人面上全是惊骇。

    这个黑袍人和岸边的墨色身影来得悄无声息,可是却能够轻易化解掉红衣男子的恶龙,还把阎贝轻松带离危险,可见二人的实力必定在红衣男子之上。

    更甚至,远远超过!

    红衣男子有点不敢再想下去,抱着林依然的手紧了紧,自以为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几步。

    “这就想逃了?你倒是挺惜命的嘛。”

    略带黯哑的女声从黑衣斗篷人口中吐出,帽兜下的脸微微扬了扬,光洁的下巴暴露在众人视线之中,带着几分霸道凌厉。

    红唇微扬,弯起一个漂亮的弧度,“这世间除了我,再无人可欺她!”

    “你......”转动的玉指一顿,右手轻轻抬起,以一种睥睨天下的高傲姿态,食指伸出,点中红衣男子,“我要拿走你身上最宝贵的东西来补偿。”

    听着这话,离默等人皆是一怔,而后齐刷刷把目光落到红衣男子身上。

    “你想要做什么?”红衣男子咬牙低喝,抱着林依然的手再一次紧了些。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个黑衣斗篷人,他完全生不起一丝反抗之心,心中想着的,居然是如何向她求饶,求她放过他怀中这人。

    林依然被他勒得疼了,皱着眉头,缓缓睁开了眼。

    水润润的黑眸抬起,第一眼就对上了帽兜下那双泛着冷芒的眼,心在这一瞬间好似被人扼住了一般,紧得她喘不过气来。

    “唔唔......”她下意识抬手捂住心口,这痛苦的呢喃惊得她身后的男人慌了神。

    “你对她做了什么!”他仰头冲虚空中的她大声质问道,神色是从未有过的慌张。

    “你问我?”她轻轻一笑,完全不在意他的质问,自顾把玩着如玉一般莹白的手指,用很随意的轻松口吻,下巴往墨染香那边抬了抬,道:

    “把你的修为给她,或是把你怀中那人的命给我,你选一个吧。”

    话落,她抬出三根手指,什么也不说,一根接着一根缓缓收起,无形的压迫感突然在这一刻变得无比强烈,只压得地面上众人全都不受控制,“扑通”往地上跪去。

    虚空中的她,在这一瞬间仿佛来至地狱的魔鬼,她什么都不要,只想要把他们的魂勾到地狱里去!折磨!蹂躏!

    完全不能反抗,全身心都只有臣服二字。

    红衣男子此刻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他后悔了,后悔之前的鲁莽,后悔没有先查清楚那个紫衣女人的背景。

    玉指已经扣下两根,红衣男子低头看了看虚弱的林依然,面上全是纠结。

    几百年的修为和刚刚认识不到一年的她,不管是哪一个,他都舍不得放弃!

    似乎是看懂了他的贪心,虚空中的她讥讽笑道:“看来你爱得也不是多深刻嘛~”

    “可是,我却爱她爱得深刻,从小到大,除了我!也只有我可以骂她欺她,其他的人若是敢动她一丁点,我想......我会忍不住想把那人杀了。”

    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却听得林依然等人心口发寒。

    显然她口中的她不是林依然,而是那个倒在黑衣人怀中的紫衣女人阎贝。

    “好了。”她弯下最后一根手指,摆手道:“你既然做不了决定,那我来帮你好了。”

    “不要!”红衣男子大骇。

    “赤!”林依然亦是慌了神,她看着他纠结的神色,突然觉得心中有点苦涩。

    她猛的推开他独自站了起来,双手一张,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冲着空中的她吼道:

    “不用他来选,你若是非要一样,那就把我的命拿去吧!”

    不要!陌纤尘在心中呐喊着,可他却根本动弹不得。

    “阿然?”红衣男子雲赤不敢置信的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林依然,目光全是感动,眼看着斗篷人要把手指点在她的身上,他还是没忍住冲了上去。

    “赤!”林依然大骇。

    只一瞬间,雲赤觉得自己的所有感知都消失了,他看不到也听不见,就连身旁林依然的触碰也再感觉不到。

    体内灵力疯狂涌出,墨染香惊讶的发现,自己体内经脉正在急速暴涨,灵力也正在飞速增加。

    筑基、金丹、金丹大圆满,一步一步,最后停在了半步元婴的境界。

    雲赤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只一瞬间,原本邪魅惑人的美男子就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形容枯槁的老头子。

    这番变化看呆了离默等人,更是看傻了陌纤尘。

    他忍不住有些后怕,害怕自己变成雲赤的模样。

    一贯冷情的眉眼在望向身前墨袍人怀中那道浅紫时,不由自主带上一抹震惊。

    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眼前这两位黑衣人绝对不是此界中人,那般可怖手段,就是上界各门老祖也未必能比得过。

    陌纤尘此刻的心情复杂难言,不过他担心的报复却没有来,身上缠绕的丝线反倒是松了下来,被墨袍人袖手一招,重新抓了回去。

    水潭中央,林依然正抱着形容枯犒的雲赤放声大哭,悲切之意弥漫在水潭上空,却敌不过虚空中那人一个轻蔑的笑容来得醒目。

    她缓缓落到岸上,抬手一招,把水潭中修为暴涨的墨染香摄到身旁,又扫了眼躲在草丛里的祝早早,眉头微皱,似有不悦。

    不过还是招手唤出一顶大红棺材,袖手一扬,把墨染香和祝早早全部收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