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逆命魔主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四章 【他来了】
    “他会来?哼。”周迟荒用一种看着天真小女孩的表情,看着面前的宁偏。

    他是料定了绣春不敢来的。

    现在林家下了江湖追杀令,不知道多少人闻风而动,今天这里又是司命大会的现场,哪怕仙洲府府衙再不愿意,总不能看到一个杀人狂魔在这里走来走去还无动于衷,就更别提还有仙洲派的人了。

    所以无论怎么说,绣春都不可能来,哪怕他再狂妄,他也不敢。

    这么想着,周迟荒越发的有底气了,只是那么轻松地看着宁偏,像是在等待着不战而胜绣春这个名头落在自己身上一样。

    四周围的人也都是哀叹。

    “若是换个场景,这周迟荒哪里还敢这么张狂啊。”

    “真希望绣春可以好好教训他一下!”

    “今天是没可能的啦。”

    “姑娘,你快走吧,别这样了。”

    “是啊,姑娘,我们知道绣春不是真的不敢来就行啦。”

    宁断皱着眉头看着自家妹子,也是有些不忍,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宁偏一下子对绣春那么维护,只是单纯不想自己妹妹陷入这种尴尬的境地里。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宁断打算走过去拉回宁偏的时候。

    有个人忽然说:“听说,你在找我?”

    这句话听起来好像没什么不同的,但是说话这个人语音低沉,说的每一个字都好像在每个人的心底响起一样,这让很多人想起了昨天的情景,大家都是瞬间转头,开始搜寻那个说话的人。

    然后,他们就看到一个戴着斗笠,穿着一身略显破旧的武士服,却显得英姿勃发的男人,正站在一个谁也没注意的地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绣春!?”

    “真的是绣春?!”

    很多人都是惊了,绣春真的来了?怎么可能?

    他怎么敢来?

    所有人脸上都是出现了震惊的神情,这太不可思议了,不管哪种情况下,他都没可能来啊。

    周迟荒也是一脸惊讶,他的眼中光芒闪烁不定,他完全没有想到绣春真的会来,真的敢来。

    不过他随即想到今天的情景,他敢肯定绣春出现的一瞬间,已经有很多人在动了,于是他强压着心中的不安,笑着说道:“很好,你来了。”

    表现的最独特的,应该就是宁偏了。

    老实说,这是陈重第一次看到有那么浓烈的情绪出现在宁偏的身上。

    那是一种混合了惊喜,不安,羞涩,悸动,想要上前,却又强压住了渴望的神情,这个姑娘压抑着自己,最终只是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像是在向陈重表达着她的好意。

    陈重没有对她说什么,只是缓缓走了过去,走到了宁偏的身旁,周迟荒的对面,停了下来。

    然后他伸手拍了拍宁偏的头,仿佛是鼓励,又像是感谢。

    感谢这个姑娘能够挺身而出维护他,相信他。

    在陈重伸手的瞬间,宁断是想要动的,他不可能不动,那可是他的妹妹,而他妹妹身旁现在站着的,伸手摸她头的,可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哪怕昨天他一刀救了大半个仙洲府,也不能改变这一点。

    这个人非常危险。

    然而他只是动了一下,就又停住了,因为他看到了,他妹妹那一刻脸上的神情,那种既羞涩,又安心的神情,她……笑了?

    那是哪怕这个哥哥都从来没有见过的神情。

    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笼罩在这个姑娘身上的永远都是不幸,痛苦,仿佛就没有好事发生在她身上过。

    她有多久没有真正笑过了?

    宁断看的既高兴,又难过。

    喜欢上一个大魔头,是福,还是祸?

    “我来了,你可以站起来受死了。”陈重一边对周迟荒说话,一边收回了摸宁偏头的手,他这么做,的确也是出于怜悯,他也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对于宁偏到底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只是觉得,这一刻,让她舒服一点吧。

    “对决是庄严事,怎么可以如此草率呢?今天,我找你,是定一个对决的期限。”周迟荒依旧面不红心不跳的说着其他人根本不相信的话,他自己当然也不相信。

    他说这些话,只是为了拖延时间,他当然根本不想和陈重打,他是希望那些暗中隐藏的人赶紧来,同时他也在警惕着陈重对他出手。

    因为在他眼里,陈重就是绣春,绣春是杀人不眨眼,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说不定他就不顾一切直接出刀了。

    “好,你说个时间。”陈重当然也知道周迟荒打得什么算盘,他自己也在算着时间,他也得在附近的人来之前,赶紧再变回去,否则会有些麻烦,他可不想为了这种事浪费一张随机传送卷轴。

    至于说真的和周迟荒动手,他并不清楚周迟荒的底细,但是既然他有那么大的名头,肯定有些真本事,否则活不到今天,那么就没可能在短时间内拿下来,只能以后再说。

    “那就三天以后,司命大会正式开始,我在这里等你。”周迟荒对于陈重的反应很满意,他什么都不怕,就怕对方直接出手,但是现在陈重这么说了,他就无所畏惧了,今天是谁也没想到绣春会出现,所以天海坪这里还没有那么多狩猎绣春的人,而如果说今天绣春敢答应,那么三天以后,就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所以,他敢打赌,绣春,绝对不敢答应。

    四周围的人也都看穿了他的想法,都是暗骂他无耻至极,同时又是希望绣春能够答应下来,狠狠教训这个人,但是又都觉得不可能,绣春今天能出现在这里,已经是堪称奇迹的事情了。

    奇迹不会发生两次的。

    “好。”陈重点头。

    这一下,所有人都惊了。

    就连一直安静待在陈重身边的宁偏也是一脸惊讶,她拼命朝着陈重摇头,因为她很清楚,答应下来有多危险。

    今天陈重能出现,已经是对绣春最好的正名了。

    “但是,不是三天以后。”陈重紧接着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