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化剑长生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八月十五
    八月十五,月明星稀中秋之夜。

    石奋正温着一壶酒以月独饮。

    突然,他眉眼一弯笑了起来。

    “月下美酒独酌亦是乐事,但怎比得上两人对饮?你说是吧,白师兄。”

    石奋的话语刚落,这院门便被打开了,从中走来一个人。

    他身着青色长衫,腰间挎着一把长剑,背上背着一个大坛子,面带笑颜的坐到石奋面前。

    “师弟好雅兴,我在屋外就已经闻到了你这飘来的桂花酒香。”

    说着便把坛子解开放在地上,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好酒!酒质香醇,上口微甘,看来师弟是得了大师兄的真传啊。”

    白商角笑着又给自己斟了一杯酒。

    石奋摇了摇头说道:“大师兄的酒乃是臻品,哪是老朽这种粗浅做工能比的。”

    白商角扬起手向石奋丢去一个小瓶。

    “闲话就不多说了,此乃是之前承诺的筑脉丹,就先交给你吧。”

    石奋眼睛一亮把小瓶接了过来,从中倒出一粒。

    只见着丹药呈褐红色,表面上布满了一道道丹纹,一看便知道不一般。

    “多谢师兄了。”

    笑呵呵的把丹药收了起来,向白商角拜了一拜。

    “好了,此时正值中秋月圆夜,开始办正事吧,错过时辰可就不好了。”

    石奋笑了笑从怀里拿出一根黑不溜秋的短哨,放在嘴里吹了一声道。

    “到院子里来。”

    片刻后,布尘双目无神的走出房间,来到两人面前。

    晚间布尘就已经在屋内等待了,他知道今天自己的这个便宜师傅回来,石奋已经摆下了一个大阵仗来迎接他。只是布尘可不会去管这些,他只管应石奋的命令便是了。

    白商角站起身子走上前去。

    “不错,果然五行圆满了,想不到只用了三年。”

    白商角满意的点了点头。

    “若不是师兄每月都送来足够的补灵丹,这小子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进步。”

    白商角向石奋笑了笑,从身后把自己带来的大坛子抬到布尘面前。

    “让这小子把衣服脱了。”

    石奋一开始就很好奇这坛子里装的是什么,这会儿又让布尘脱衣服。思索了片刻,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

    “这难道就是师在去地龙宫取回来的东西?”

    白商角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只见他走上前去一把掀开了坛子上的封土。

    霎时间,整个院子里都弥漫着一股润土的清香,那是一股郁郁葱葱盛开了花朵的味道,却让人闻之舒畅惬意。

    石奋顿时眼睛一亮。

    “这味道!如果我猜的没错,这是长河灵土独有的气味。”

    “不错,我也是多方打听才知道,那深潭里藏着少量的灵土,或许是早年间留下来的吧。”

    “看来,师兄这是准备炼制上品剑丸了。”

    白商角笑道:“当然,这先天金脉如此难得,怎么能不好好利用一番。”

    说着摆了摆手道:“行了,你让这小子把衣服脱了,把灵土全身抹一遍,我也好开始炼制。”

    石奋点点头,随之便吹响了短哨。

    “把衣裤脱掉。”

    布尘想都没想,直接把自己脱的精光,光着屁股站在两人面前。

    看着他言听计从,白商角满意的点点头:“石师弟第一次给活人施展劫魂术,竟然这般顺利,也是不可多得啊。”

    “哪里哪里,若不是师兄的方子,师弟哪做的到这些。”石奋缕着胡子一边说道:“先让我们把灵土抹上吧,一直暴露在空气中灵气会很快流失掉。”

    说着便和白商角把坛子里的灵土各自抓了一把,往布尘身上均匀的抹上。

    直到把布尘每一寸皮肤都涂满了灵土,他们两人才罢休。

    接着石奋从后院抬出一顶巨大的铁炉,布尘透过满是泥土双眼看着巨炉,心中一阵猛跳,一股不安感涌上心头,久久不散。

    只听见石奋一声哨响。

    “到炉子里去。”

    犹如深渊中传来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

    布尘硬着头皮钻进巨炉里,此刻虽然想直接逃走,但是在场的两位他一个都打不过。并且如他所知,石奋今天其实有个大计划要实施,若是成功了,自己说不定就没事了。

    “对了,白师兄,不知你是准备用哪一把剑来炼制剑丸?”石奋一边给巨炉下添加干材一边和白商角说着话。

    白商角一撩腰间的长剑道:“当然是这把赤霄剑了,它乃是我在剑阁里挑的上品法器。这一次若是能够炼成剑丸,那便能进阶为法宝了。”

    石奋点了点头便不再开口。

    准备工作已经做好,只等白商角开始施法。

    白商角拔出长剑,开口说道:“师弟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冷不丁的白商角说了这么一句话。

    “师兄这话是什么意思?”

    石奋顿时脑门一紧,腰间长剑紧握,眯着眼向白商角问道。

    白商角脸上骤然一扬,大笑起来。

    “哈哈哈……师弟这院子里好像藏了很多人啊,不请他们出来见见?”

    石奋脸色一变,抽出腰间的长剑。

    “既然都已经发现了,你们就都出来吧。”

    一时间,院子里突然凭空出现了好几十人,犹如之前就在现场一般。

    “师弟也真是煞费苦心呐,八卦无影符都舍得拿来给他们用。”白商角眉头一挑,把剑横在胸前说道:“不知为兄哪里做得不对?竟然让师弟起了这样的心思?”

    石奋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见他向后招了招手,身后的这群人便欺身上前围住了白商角。石奋手持长剑与白商角相对而立,夜月下呈现出一个包围圈。

    “哼!”

    白商角轻蔑的哼了一声道:“师弟你不会以为只凭这些蝼蚁,就能够对付得了为兄吧。”

    说着他随手向前挥出一剑,仿佛是一抹荧光袭向人群中。

    呲……

    离石奋最近的一个人睁着大眼捂着正在喷血脖子,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石奋在那人倒下的一瞬间,整个人飞一般的向白商角扑去。

    只见他长剑连舞,霎时间手中长剑化为万般光影。白商角嘴角一翘,手上长剑爆发出一连串的虚影,瞬间便破掉了石奋的招式。

    “师弟的剑法不减当年啊,若不是你阳脉被毁,想来你现在也会与我一样到达筑基期顶峰了吧。”白商角并没有继续攻击,而是把长剑归鞘,似笑非笑的看着石奋说道:“不,以你的资质,说不定已经结丹踏上金丹大道了。”

    石奋脸上不露表情没有回答,只不过眼神中那一抹阴霾越发狠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