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化剑长生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引魂汤
    既然陆老如此叮嘱自己,那一定是有其原因。

    只不过,这三份药方中积淤散与强筋散还好,药效在上面都写得清清楚楚。但这个引魂汤就让布尘有些摸不着头脑了,熬制时所需的药草繁杂,且书上根本没有标明药效……

    布尘强打着精神,耐着性子研究起三篇药方来。

    “明天去小猴哥那里借些草药试一试这些药方,若不如此我难以安心。”

    叹了口气,布尘合上书本,坐在床上静思,直到他思绪混乱,乏了也困了……

    此时虽已入春,但小镇的晚间还是冷的让人哆嗦,布尘伴着呼啸而过的晚风沉睡过去。

    ……

    渐渐地,清晨的太阳在东方含蓄地露出了头。它跳出了山峰,光线穿过如纱的云层,展露无以伦比的锋芒,穿透迷蒙的空气撒入庭园之中。给屋脊墙院披上了一层金色,就连院子内的老槐树也散发着一丝丝春意。

    布尘已经完成了清晨的修炼,此刻正坐在屋内啃着昨晚剩下的馒头。

    他狼吞虎咽一连吃下了四个,一仰头就着白粥一口把喉头的食物全部咽下。

    “现在医馆还没开吧,等下还是先练一练六脉吧。”

    转头看向不远处那一地的碎屑与躺在一边的半截长剑,布尘不禁皱起了眉头。

    再这样下去,石府中的长剑都不够自己耍了,每次只要自己练习时间一长,手中的剑定会碎裂。

    “唉……”

    叹了口气,布尘收拾好桌子后,习惯性的走向院内的槐树坐了下来。

    向嘴里塞了一粒丹药,沉下心修炼起六脉来,只是当他刚进入状态便惊醒了。

    “怎么回事,体内的雾气为何变得越来越浓厚了……”

    布尘沉思了片刻,突然体内一股灵气冲出体外,连带着身边地上的落叶也被这股气息冲出两三丈远。

    “不好!丹药已经开始发挥效用了……”

    布尘急忙摆好姿势沉下心来,很快的他就进入六脉的修炼当中去了。

    灵气游荡在自己的筋脉当中,这时候总会有一种灵气破体而出的假象,若是不去控制任由它在体内乱串,便很容易变得走火入魔。每当这个时刻布尘都会很小心,以微妙的控制来帮助体内的灵气来回贯通自己的筋脉。

    灵气在体内运行了不到三个周天便消失殆尽了。

    布尘睁开双眼,一脸的苦恼。

    “果然到了第二脉,一颗丹药的灵气量果然不够了,才两个周天灵气就消耗完了。”

    不过再怎么样也不能吃第二粒了,不然很快手上的丹药就会消耗完。

    “只能等石老头回来后,问问看有没有解决方法了。”

    布尘摇了摇头站了起来。

    抬头看了看天色,离午时应该还有两个时辰左右。回到屋子把药典揣在怀中,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便出门向医馆走去。

    午时之前的小镇有些冷清,加上现在人们都在集市赶场,镇子上反而没什么人。

    布尘轻车熟路的来到医馆,还算明亮的厅堂里飘来一阵阵药香。

    侯子墨一如既往的坐在药柜前,翻看着手中的书籍。

    他起抬头看向过来的布尘笑了笑。

    “阿尘又来了啊。”

    打了声招呼布尘便走了进去。

    “小猴哥,我今天来是想借点草药的……”

    侯子墨摆了摆手,从柜台下方拿出了一个包裹。

    “老师昨天就吩咐过我,这些你拿去用吧,应该是够了。”

    “?”

    布尘一愣,随即想到这药方本就是陆老要自己学习的,便心安理得接过侯子墨手上的包裹。

    “代我向陆老道一声谢。”

    侯子墨笑了笑道:“老师说过,能够帮助我们这些后辈,他也很高兴。”

    侯子墨沉吟了片刻,用一种很严肃的语气继续说道。

    “这些药我也知道你是要做什么,毕竟药典我也学过。但我要警告你,这三副药你不要轻易去服用,特别是最后那副引魂汤,其中危害太大了。”

    看着侯子墨如此严肃,布尘带着一副疑惑的表情向他问道:“小猴哥知道引魂汤的功效?”

    侯子墨摇了摇头没回答,只是答道:“我以前制作过也服用过……”

    “!”

    布尘一惊。

    想不到小猴哥这么大胆,这药的药名这么邪乎,他竟然敢以身犯险?

    “那,药效如何?”

    布尘急忙向侯子墨请教。

    但侯子墨却摇着头一脸苦恼。

    “不知道。”

    “不知道?”

    侯子墨点了点头,一脸严肃。伸出手拍了一下布尘的肩膀说道:“也不能说是不知道,毕竟我自己服用过。”

    “那一次是我背着老师,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把引魂汤熬制成型。因为用到的草药太多,失败了好几次。”

    顿了顿,侯子墨苦笑的摇了摇头。

    “这些都没什么,但让我到现在都后怕的是服用过后的情况。”

    布尘听到这里,心里突然一惊,只感觉这药服用了以后定然没有好结果。

    果然,侯子墨接下来的话印证了布尘的担心。

    “我记得是清晨熬好药,便迫不及待的舀了一碗喝下。之后一直到第二天清晨的这段时间里,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侯子墨停下话语看向布尘。

    “不记得?什么事情都不记得?”

    布尘吃惊的问道。

    “难道小猴哥,你是晕过去了?”

    侯子墨摆了摆头,一脸严肃的看着布尘。

    “不,我找人大致打听了一下,那一天我究竟做了些什么。但其他人却告诉我,那一天我和往常一样该做什么还是在做什么,表现的很正常……”

    布尘一脸惊奇。

    “但你不是说你都不记得了吗?”

    “对啊,可怕就可怕在这里。明明我都不记得那一天做了什么,可别人都说我那一天很正常。就像在我自己不知情的时候,有另外一个人钻进我的身体里,帮我过了一整天的生活。”

    眯着双眼,侯子墨黑着脸向布尘说道:“那种感觉,就好像我失去了魂魄一般,身体无意识的被控制,犹如提线木偶的过了一整天……”

    布尘听着这些话,不禁后背开始发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