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化剑长生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剑气
    上元节,天气还有些阴寒,镇子上的人都在准备着一整天所需的饭菜,毕竟上元节过后便是一整年繁忙生活的开始。

    这天布尘早早的就起了床,穿上了石奋给他准备的一身新衣。长袖青衫,布料考究,一眼看上去便是不凡,这衣服是专为和自己那便宜师傅见面时准备的。

    以往那几件破衣烂衫确实不大得体,此刻自己穿上新衣倒也有了些模样,起码出门后不会再丢人现眼了。

    布尘满意的笑了笑,正打算多欣赏下自己的一身新皮,恰在这时屋外的石奋唤起了他的名字。

    “尘小子……”

    听到石奋的声音,布尘赶忙收拾好衣裤,腰间别上一把长剑便出了屋子。

    石奋换上了一袭长衫,正坐在院子里悠闲地端着茶杯。看见出了屋子的布尘便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布尘大步流星的来到石奋身前,打了声招呼。

    石奋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出声说道。

    “白师兄已经传了书给我,他今天正好到庆州城里办事,一个时辰后便会过来看你。”

    布尘心中一紧,紧张的向石奋问道。

    “师傅今天便要来了吗?”

    石奋横了他一眼,手里的茶杯不知不觉的放下了。

    “不用紧张,你师父此次前来也不会考究你什么,你现在把木离子吃下去,练会儿剑先适应一下。”

    虽然嘴上说让布尘不要紧张,但石奋心中还是没底。就算布尘现在服用木离子后灵气提升到了十倍,但他的底子太薄明眼人很容易就看得穿,自己现在只希望白商角过来只是待一会儿就回去。

    布尘点了点头,从怀掏出小瓶到出里面的木离子,看着这枚在阳光下闪着光亮的丹药,布尘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就一口吞了下去。

    ……

    木离子乃万年槐树芯所炼制而成,吃下后布尘体内木脉之气变得浓郁无比,其灵气显然达到了石奋所说的相克之脉的程度。

    体内灵气暴涨使得布尘短时间内难以适应,他一边努力控制着体内到处乱窜的灵气,一边默默运起六脉心法,经脉一会儿被冲的隆起一会儿又凹陷下去,犹如成千上万的蚁虫在他体内爬行酥麻难忍。

    杀鹿剑……

    趁着体内灵气充沛,布尘一次性使出了整套锻体剑法。如自己之前所想,这后半段招式果然需要足够多的灵气才能使出来。

    只见布尘的身躯由灵气驱动,随着剑招自带的步法,体内竟然并发出一阵一往无前的气势。随之他的身体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向着前方的巨石突进,只是一瞬间巨石上便布满了无数的青光。

    骤然停下身躯,布尘瞪着一双大眼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剑痕累累的巨石。

    自己的剑法竟然变得这么迅猛,难道这锻体剑的后半段真的有这般威力?

    正在全神贯注练剑的布尘,并没注意到身后的石奋,此刻正一脸惊诧地看着他。

    “那是……剑气!”

    刚刚布尘剑身上爆发出来的阵阵青光,确实是剑气。这小子果然与众不同,寻常人想要凝练出剑气,怎么样也得六脉完满后才有可能做到,但布尘在头脉没有打通的情况下就能施展,这怎么可能?随之石奋眼神一凝好似想到了什么。

    “难道……”

    石奋猛地的站起身子,脸上带着激动和颤抖,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布尘。

    “难道这小子……不是先天金脉?而是道金之体!”

    石奋一时间惊讶得不能自己。

    随之他脸色一缓眉眼中充满了笑容,一种充斥着惊喜与安心的笑容。

    既然是道金之体,现在布尘的情况在他眼中便变得正常了。

    “想不到是比先天金脉更加罕见的体质,这两种体质在没开始修行之前并无二致,难怪白师兄没有看出来,谁又能想到千年不遇的道金之体会流落至此呢。”

    石奋皱着眉头坐了下来,给自己沏上一杯茶沉入思绪当中。

    “先天金脉对白师兄来说太过重要,直接能影响到他的金丹大道,但这种体质对我来说又如同鸡肋。本来只是想把这差事情混过去算了,想来白师兄也拿我没办法……只不过道金之体不同,若是假以这小子的力量,我便能跨过筑基期直接凝结金丹了。”

    石奋睁开双眼,瞳孔之中焕发出无尽的神采,诡异的笑容不知不觉的挂在脸上。

    “只要等他六脉完满后,机会就来了……”

    石奋眼睛贪婪的看向正在场边兴奋练剑的布尘,低头一笑站起身子走进了内屋。

    还在兴头上的布尘,哪里会发觉此刻石奋的表情。刚刚他催动灵气施展的剑法,速度和威力比以前强上太多。巨石上留下的剑痕竟然深入三寸之多,若是砍在人身上……

    布尘不禁打了个寒颤。

    啪!

    就在布尘还沉浸在臆想之中时,一声脆响突然从自己手边传来,接着手上一轻,刚刚还散发着剑气的长剑竟然就这样碎成粉末了。

    布尘面色一惊,看向已经化为飞灰的长剑,似曾相识一幕在脑海里回忆了起来,那是他一直都渴望忘掉的场景。

    黑暗的洞窟,非人的痛苦,以及不见踪影的金子,每一个都在刺激他的神经。

    接着他又想到,自己手上的剑怎么会碎掉……

    ……

    早饭异常丰盛,牛羊肉都是大块的,鸡蛋更是让他撑了个饱。但这顿饭却好像死囚的断头饭一样,让他吃得胆战心惊。

    白商角,这个名字一直压在心中让他喘不过气来。

    一整年了,自己每天起早贪黑,为的就是在他到来的时候,展现出让这个便宜师傅满意的成果。

    不过这成果着实不尽人意。

    感受了一下体内的灵气,布尘才稍稍安心了一点,最起码这灵气量算是达标了。

    “你等下在院子里自行修炼六脉,不管你师父是否在场你都不要理会,一切都有我来打理。”

    石奋放下碗筷,向布尘说道。

    “哦。”

    布尘应了一声。

    心里却不禁想到,为什么白商角要收他为徒?为什么石奋要不惜骗自己的师兄过来帮他?自己又有什么值得他们这两尊大人物如此惦记的?

    甩了甩头把这个念头驱逐出脑海,直径走向院内的那棵大槐树坐了下来。

    掏出一粒丹药服下,开始在槐树下运起功来。

    只不过让他惊奇的是,那股在第一次运功时体内出现的雾气,这次又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