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化剑长生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上岸
    不远处的江边,一道人影从水中浮现。

    “哈!……哈……哈……”

    胸腔已经憋的生疼的布尘出现在江边,他趴在岸边不停地喘着粗气。

    “终于出来了,差点淹死小爷我了……”

    手往身后一抓,布尘把身上那个沉重的负担给掀翻下来,便趴在岸边一动不动了。

    好一会儿他才缓过气来望向身旁。

    “我说妹子,你还真是沉啊,要不是哥哥我水性好你都沉到江底了。”

    布尘望着自己身边刚刚从江中救上来的一个女童喃喃道。

    他爬起身子扶起地上的小女孩,一步一步的向岸边一块礁石走去。

    要说这布尘是如何从那洞穴出来的,又是为何从江里救上来一个小女孩,这都得从他看到洞穴顶看到的洞口说起了。

    那洞窟确实神奇,布尘在那里怎么也出不去,直到他无所事事紧盯着头顶的洞口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他飞起来了……

    然后洞窟石壁上的满天星光发生了剧烈的碰撞,接着布尘便晕了过去,等他清醒时便已身在深水中。

    而他身旁的小女孩,便是他在游出水面前顺便救的。

    “有时候自己真是一个圣人啊。”布尘摇了摇头自嘲的笑了笑。

    乘着别人没发现自己先撤吧。

    他抬头看了一眼天色,突然他的表情僵住了。

    “额的娘哦,这天色怎么回事?”

    万里无云的晴空,天幕上正高挂着那轮灿烂的太阳。

    布尘吃惊不是为了别的,为的正是这头顶上万里无云的晴空。他在洞窟里少说也过了五六个时辰了,从午时到现在太阳早就该下山了,但天上却晴空万里烈阳当头显然现在还是午时。

    布尘一脸惊诧地看着头顶上的天空,一时间竟呆住了。

    啪!

    耳边突然发出一声重响,布尘心中一惊,撑着女童的那双手也在这声响下松开了,还在昏迷中小女孩一头栽倒在地。

    布尘从惊诧中回过神来,他捏了捏鼻梁下意识的他瞟向刚刚发出声响的地方。

    “他娘的,哪来的人头!”布尘一下子惊得跳了起来。

    在他身旁正躺着一颗血肉模糊的人头。

    他定睛一看……

    这满是血迹的面容里散发着一股凶恶的气息,布尘心头一颤赶忙移开了视线。

    “怎么?一颗死人头有什么好怕的。”

    一个带点戏谑的声音在布尘背后响起。

    后脊猛然一凉,一滴冷汗顺着额头就流了下来。常年在外偷鸡摸狗的布尘,最不习惯就是有人站在自己身后。他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向身后望去。

    此时一名青衣人正站在自己身后,脸上带着一丝轻佻,只不过如鹰一般的眼睛看着布尘让他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他什么时候到我的身后的?布尘不禁想到。自己虽然只有一点三脚猫的功夫,但也不至于人到了身后都没发现吧。

    正当布尘欲开口说话时,那人却一摆手说道:“行了,你待在这里继续休息吧。”

    说着青衣人抬起脚一步跨过布尘身边,头也没回的朝那颗脑袋走去。

    只见他俯下身子掏出一把匕首,手起刀落就把那头颅的天灵盖给卸了下来,青衣人好似没瞧见身旁布尘那怪异的眼光,伸出右手插进温热的脑浆里不断翻弄着什么。

    片刻后那青衣人脸上突然一喜从中抽出手,只见他两指间正捏着一颗两寸大小的肉团。

    青衣人看着手上那枚红的发黑的肉团,嘴角咧开了一道弧线。

    …………

    看那人如此娴熟的动作,布尘额头虚汗不断,他相信这人绝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怎么,害怕了?”青衣人突然回过头向布尘问道,语气中带着一点点轻佻。

    “……”布尘被他这突然地话语一下子问愣住了。

    要说怕吧,布尘当然是怕的,只不过看着青衣人的样子也不像要加害于自己的。只不过是颗死人头罢了,自己又不是没看过,只要面前这人不来挖自己脑袋,又有什么好怕的。

    青衣人见布尘没有回话,也没在意从怀中掏出一个罗盘看了看,突然他眼神一亮嘴角微微翘起好似发现了什么趣事一般。

    他转过头看了一眼布尘和他身旁的小女孩点了点头道:“你倒是不错,比那些小鬼强多了。”

    听到那人的话布尘心中一阵疑惑。什么叫自己比别人强?

    布尘哪知道,这青衣人下水捞人来来回回的有二十多趟了,现在见有个小家伙不光自己游上来了,还捎带着救了一个上来,自然觉得布尘比那些需要自己救得孩童强多了。

    “对了小家伙,你叫什么?”青衣人走到布尘面前边蹲下身子边问道,只见他一把抓住躺在地上的小女孩便放在肩上了。

    布尘没有回话,他还没有那种别人叫什么他就答什么的嗜好,只是微锁着眉头看着眼前的青衣人。

    青衣人脸上闪过一丝厉色,也不管布尘答不答话直接一把抓起布凡,也不在意他如何挣扎便直径向前走去。

    青衣人略过几所草房来到了一处院子里,只见院子石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十号昏迷的人,布尘趴在地上定睛一看,这些人不正是那些和他一起落水的孩童吗,难道这青衣人已经把人都救上来了?

    不对。

    这数量加起来也不到五十人,起码还有十几个没有救起来。只不过看那青衣人的神情,好像是不会再下水了。

    心中思量一下,这青衣人能够救起这么多人应当不会是什么歹人了,想到此布尘便放下了心中的戒备。

    “拿着。”

    青衣人出声说道,只见他从手中抛出一物。

    “啪。”

    下意识的,布尘伸出手接住了抛向自己的东西。

    这是一个明黄色葫芦,凑近一闻,从中散发着一股柔和的药香。

    布尘看向青衣人,不知他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这些孩童的腿大多都被村里的人打折了,这葫芦里装的是金疮药,你去给他们包扎一下。”说着青衣人便待在一边拿出一个酒瓶喝了起来。

    既然青衣人吩咐了,像自己这种小人物可不敢多问,布尘应了一声,便蹲在身旁的那个女童面前倒出药膏包扎起来。

    “这药很贵,省着点。”青衣人一边喝酒一边说着。

    布尘不屑的撇了撇嘴,再好的金疮药能值多少钱,也不搭理青衣人,从葫芦里又狠的倒出一手掌的药膏,死命地往女童腿上抹去。

    “七钱黄金一两。”

    布尘身子一颤,手上的动作也停顿了下来,他机械的转过头看向不远处的青衣人,张了张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这是什么药?布凡很想找青衣人问问,这世上哪有把金疮药卖如此贵的。

    “你继续,不要停下来。”青衣人眼睛一凝冷声说道。

    布尘身子一颤,赶忙又给其他孩童开始包扎起来。

    低头做事时,时间总会过得很快,也就半个时辰,最后一个孩童的腿上也抹上了药膏。

    布尘站起身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他转过头看了看身后的孩童惊讶的发现,那些已经抹完药膏的孩童腿上红肿竟然已经完全消散了。

    布尘看着手上剩下半壶的药膏,眼里放着精光。

    效果这么好?难道真的一两卖七钱金子……

    “怎么,觉得这药膏不错吧,想要就拿去吧。”青衣人走到不凡身后出声说道。

    “不要,吾父常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怎么能私自拿取他人之物,何况这药膏如此神奇定然名贵无比,小子不敢贪恋。”

    他养父哪里会教他这些,只不过他在城里混了这么长时间,早就懂得一个道理,往往越值钱的东西自己需要付出的也会越多。这葫芦里还剩下半壶神奇的药膏,若是卖出去怕是值十多两黄金了,自己小命怎么也值不了这么多钱啊。

    青衣人看着布尘的眼睛笑了笑。

    “帮了我的忙,索取些回报又算得了什么。”

    青衣人走上前来,一双如鹰的眼睛仔细的看着布尘。

    “那这样吧,你拜我为师,如何?”说着他的双眼露出一丝道不明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