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化剑长生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化形
    跳动的光团慢慢散去,从中露出一个人影来。

    人影身长九尺,健硕的身躯显示出他的力量当是不凡。

    杂乱的头发下一双猩红的眼睛透露出凶光,而一口尖利的白牙揉捏出一张似人颜又似妖怪的嘴脸。

    他扭了扭脑袋伸出手拍了拍身上的鳞片,在阳光下这鳞片竟发出一抹金属般的光泽。鱼妖转过头来看着白衣女子,嘴角一翘带着一抹嘲笑。

    “怎么可能,你未裂丹成婴怎能么会化出人形!”

    女子勃然变色,从古至今,妖修如要化成人形必定要修成元婴,如此才能把含有磅礴灵气的缩小成一具人身。元婴之下化形,这还不把身体撑爆了吗?

    可是眼前这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感到害怕了?害怕的话就束手就擒吧,我也不是不能放你一马。”

    对鱼妖来说,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比对手恐惧的脸色更加让他愉悦的?

    他大笑一声不知从哪儿抽出一把墨色长刀,一脸得意之色,好似已经吃定了女子一般。

    女子望着前方的敌人,额头满是细汗脸上也是一片阴霾。

    “想让我授首?那还要看你有没有那般本事了。”

    女子猛地踏出一步身体犹如离弦之箭,身后瞬时间挂出一道残影。

    她身形犹如鬼魅,诺是以寻常眼力来看只会瞧见到一串虚影,根本分不出真身何在。

    但那鱼妖又岂是寻常人物,长刀往胸口一横便接住了女子的凶猛一击,下一秒手起刀落就劈开了虚影。

    女子见刚刚那一剑已无建树,身躯一晃飘向鱼妖身后,胸中默默运功右手长剑一挥扇出一道霞光刺向鱼妖后背。

    就在鱼妖回身抵挡之时,那带着霞光的长剑发出一声脆响猛然化出无数道银色剑芒,剑芒相互穿插以更快的速度向鱼妖袭来,一时间光芒万起,鱼妖浑身上下无处不是剑芒的虚影。

    当剑芒散去,双臂护胸的鱼妖却眉头都没皱一下,好似刚刚那些剑芒他全不在乎。

    “好硬的磷甲!”

    刚刚绚丽无比的剑招竟然只在鱼妖鳞甲上留下几道细小的白印,女子已然知晓以往无往不利的招式对此妖当是没有半分效果了。

    咔……

    女子一惊,手中长剑已不堪重负碎成星屑。

    “哈哈哈哈……”鱼妖看着女子手中碎裂的长剑,扶着额头猖狂的大笑起来。

    “我当你拿的是一柄法宝,原来只是一道剑符,现在看你还能拿什么和我拼!”

    狂笑中鱼妖眼睛猩光大冒,他仰天长啸一声手中长刀紧握纵身一跃,以泰山压倒之势向女子头顶袭来。

    女子看着上方的鱼妖眼睛微眯,突然从袖口又抽出一把长剑迎面而上,剑尖直指鱼妖双眼欲刺他个对穿。但那鱼妖此时占据上风,哪里又想和女子以伤换伤?他见势不对,下坠的身躯突然以一种极不自然的角度让过了这一剑,顺势左手一抄握住了剑身。只听见一声脆响,女子手中的长剑已然被他折断。

    眼见手中长剑已断,女子右手迅速一甩,断剑瞬时脱手而出如流星一般飞向鱼妖击在他的肩头。

    只可惜女子果决的一招只在鱼妖磷甲上留下一道白印而已。

    不等鱼妖回身,那女子冷着双眼又从袖中抽出一柄剑,只不过这次却是一把短剑,此剑长约两尺剑身通透碧绿,隐隐散发出一抹寒光,与刚刚那柄长剑质地上显然有天壤之别。

    鱼妖见此发出一阵轻蔑的冷笑,摆好架势准备再次出手。

    只是就在他踏出第一步时,眉心却感到一寒,猛地止住了身形向后退了三丈,做出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

    刚刚那一瞬间,鱼妖从女子身上感到了一股尖锐危险的气息,他可以感觉到如果刚刚那一步没有收住,他脑袋马上就会被刺穿。

    “一把法器怎么会发出那样的气息?”

    以鱼妖的眼界当然看得出那女子手上的不过是一把法器而已,可是那危险的气息也没有因为他的谨慎而消散。以他如今的身躯一把法器又怎么能对他造成威胁?如诺是一把法宝倒是说得过去。

    他扫了一眼江面,脸上突然露出一丝诡笑。

    “下面那个搞小动作的小鬼是你的后辈吧,真是不知死活丹顶期修士争斗,他一个筑基期的后辈竟然离得这么近。”

    也不等女子反应,鱼妖纵身一跃朝正在江面捞人的青衣男子飞去。

    “糟了!”

    女子大声叫糟,但脸上却反常的出现了一丝狡笑,随后她双脚一点身躯化为一道箭影,奔向正在水面救人的青衣人。

    那鱼妖速度飞快却早一步赶到青衣人面前,手中黑色长刀一挥,脸上带着轻蔑的笑容。

    “铮……”

    出人意料的是,青衣人反手一剑竟接住了鱼妖的长刀。

    “什么!”

    鱼妖一惊左手急忙握拳带着滔天巨力又向那人袭来。

    “飞蝉十三式!”

    青衣人大喝一声手中长剑虚影连闪,只是一个呼吸之间竟让他施展了百余剑。

    鱼妖一晃神连忙把手抽了出来,只见左臂的磷甲上布满了白色的裂纹。

    “这速度……!”

    就在鱼妖震惊青衣人那惊鸿的剑术时,身后女子早已赶到。

    “哼!竟然如此大意的背对着我。”

    越到鱼妖身后的女子朱唇一抿轻哼一声,单手提剑向那鱼妖后背挥去。原本坚硬无比的磷甲竟如纸糊一般,轻易的就被长剑削开,猩红的血液刹那间从伤口喷涌而出。

    鱼妖神情一变,惊愕的回过头。

    “法宝……!”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又是一股巨力袭来,这一招直指他的脖颈,而速度之快比之前任何一招都要来得迅猛。

    鱼妖还没来得及转过身子,女子手中那把剑就已归鞘。

    他一脸惊愕的看着女子,嘴唇不时带着微颤,突然他的颈部裂开了一道狭长的口子,慢慢的那裂口变得越来越长,轻扫而过的微风直接让他的脖颈裂为两半,头颅随之掉下。

    还没等鱼妖的头颅落入江中,女子剑鞘一挥竟把它打到了岸边。

    此时那女子手中的剑早已不是那把两尺长的短剑,而是不知什么时候换了一把刻有铭文的长剑,此剑虽已入鞘却还散发着一股庞大的灵气。

    “啪……”

    鱼妖尸体直接跌落江中,女子身体一晃来到尸体旁,弯下腰从鱼妖身体上摸索了一阵,从中掏出一个布袋收了起来。

    站在女子身后的青衣人看此眉头一皱说道。

    “小师叔,以后你要把我当诱饵时能不能先通知我一声,刚刚我真的是命悬一线了,如果那个鱼妖再出一招,我怕是抵挡不了。”

    听着青衣人的抱怨女子嘴角一翘。

    “以你大成的剑术,那鱼妖哪有那么容易伤到你,想要好处就直说不要叽叽歪歪的。”

    “嘿嘿,还是小师叔理解我。”

    青衣人嬉笑着嘴脸,讨好般的说:“小师叔,这可是您说的那我也不要别的,他脑袋里那颗妖核我等下就去挖出来了,您可不要来抢啊。”

    “你这家伙还这么滑头……算了就便宜你了,自己去拿吧。”

    女子挥了挥手让青衣人自去,然后转过头来双眼一冷,看向岸边的那群村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