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化剑长生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换骨换型
    待眼前的黄金柱尽碎,女子瞬间便摆脱了束缚,一时间那娇柔的身躯上气势大涨,犹如脱缰的野马又如狂风般狠戾,一圈又一圈的气浪让周边的石壁被震得碎裂不断。

    被气浪推倒在地的布尘看着自己面前的一切,眼中惊恐之意显现无遗。

    “刚刚是怎么回事?我刚才又做了什么!”

    布尘一时间呆怂在那里不知所措。

    刚才恍惚间不自觉的就动了,就如之前在大门前那样一般,但是意识比那时候陷得更加深,这期间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他瞟了一眼脚底碎成粉末得金粉,一瞬间便跳了起来张口大叫。

    “啊!我的金子是怎么了!……”

    说着身体就蹲了下来,双手在地上慌乱的摸索着,脸上满是急切之色。

    这些可是黄金啊!虽然已经变成粉末,但那也是黄金啊,自己若装上几袋,绝对够自己下半辈子过上别人想都想不到的好生活了,想着他便伸出手想从自己衣服上撕下布料来。

    也不知道自己这件衣服能包上几包。

    突然一道寒气逼近后背,激得布尘寒毛直竖。

    回过头来便看到那女子冷着眼盯着自己,仔细看还能看到女子嘴角得抽搐。

    竟然如此无视,女子脸色变得非常阴沉,隐隐的有股狂乱的气息在她周身盘旋。

    “对不起……”

    鬼使神差的布尘不自觉的道了一声歉,但回过神来他又趴下身子继续去装金粉了。

    啪!

    好似女子脑中有根弦被崩断了一样,她恼怒得走向布尘,一把抓住他的脑袋。

    “臭小鬼,也只能怪你运气不好了,接下来很痛苦,可惜你在这大阵里晕不过去,但好在这里你也死不了。”

    说着也不等布尘回话,一股巨大的吸力从布尘得天灵盖牵引而出。

    “啊!……”

    霎时间布尘感觉整个脑袋像是被掀开了一般,顿时血气上涌眼睛暴突七孔流血不止,浑身痉挛剧烈的疼痛让他眼睛一翻便晕了过去。

    可是下一秒他的意识好似被人强行又拉了回来,疼痛感顿时又涌现出来。

    “啊!……”

    惨叫声又从布尘嘴里发了出来。

    就这样来来回回,晕了又醒,醒了又疼晕过去,一个时辰就在这折磨中过去了。

    啪。

    女子松开手掌,布尘软绵绵的跌倒在地。

    此时他早已经看不出人形了,双眼泛白全身如干尸没有一丝生气,好似那枯死的老树干一般干瘪无比,干裂的皮肤如薄纸一般一捅就破,内里的骨骼贴在皮肉上凸出的明显。

    布尘此时全身上下的血液竟然都被这女子抽了出去。

    “哈啊……”

    嘶哑的喊叫声从他干瘪的喉咙里发出声来。

    他竟然没有死!

    常人若是如他这般,早已没命在了,但他竟还活着,这不能不说是奇迹了。

    女子闭着双眼深吸了一口气,满脸的愉悦。

    “九转破禁体的血气果然能够破尽天下万法,体内的禁制竟被破除的干净。”

    女子自己知道关押她的人在她体内足足设有六十四个禁制,可现在她体内连一些禁制的影子都找不着了,这不得不让她高兴,已经很久没有如此轻松自在了。

    女子轻笑了一声,眼神也越发妩媚。

    一时间这空旷的洞穴中便只剩下布尘的干嚎声。

    “行了,不要在那里嚎了,在这里你又死不了。”女子回过头来不满的看着地上的干尸,浑然不觉得自己做了多么残忍的事情。

    渐渐地布尘的声音越来越低,想来是累了又或者已经喊不出声了。

    女仔走到布尘身前皱着眉头。

    “破禁之体虽然好,但天生运行不了任何功法,现在我除了你的根也算是送了你一场机缘,总算对得起你这般搭救之情了。“

    说着便一脚把布尘踢向金粉堆里。

    只看到布尘如泄了气的皮球,轻飘飘的跌进金粉堆里扬起一阵尘埃。

    “便宜你了,多少人想得到这庚金都不得法,也不知道你是幸运还是不幸,在这里好好享受一番吧。”说着女子嘴角一翘转过头不再理会他自顾自的在洞穴里打量起来。

    “说起来,这十万年我连大门都没迈出去过,这下我倒要瞧瞧那混蛋是把我关在什么地方了。”

    女子仰着头轻笑一声便迈着步子出了石门,不一会儿就消失了踪影,而留下的便是躺在金粉堆里不停抽搐的布尘。

    痛!

    钻心刺骨的痛。

    布尘感觉此时有无数只虫子在往自己身体里钻,钻进皮肤钻进骨头里最后又钻进自己的脑子里,突然整个身子又如泡在滚烫的开水里一般,皮肉被煮的翻开全身滚烫无比。

    疼痛达到一定程度是会死人的,可是布尘现在偏偏又死不了,若是能够晕过去也好,可惜只要他一晕,意识便又会被无形的力量给拉回来。

    “啊!……呜呜!……”

    布尘刚一张口便被金粉灌了一大口,突出的双眼充满血丝,浑身上下颤抖的不停。

    但神奇的是,这整个石台上洒落的金粉如液体一般直往他体内涌去。

    不知过了多久,身体的疼痛开始减轻了,慢慢的他的手脚也恢复了知觉。

    手指轻轻微颤,猛地捏成拳,一下子布尘便从地上爬了起来。

    “啊!……”

    犹如要把体内的痛苦尽数给吐出去,布尘在空旷的洞穴里不断地喊叫。

    一直到他累了才低下头来。

    他就这样呆立在石台上,眼睛呆滞的看着前方。

    刚刚那些疼痛占据了他的整个心神,直到现在他也没有恢复意识,疼痛感如断尾之虫在识海里久留不散。

    啪!

    突然一滴水滴落在他的脸颊旁,霎时间布尘便被惊醒了。

    “我……这是怎么了。”

    看着自己微颤的双手,脑海里一阵翻腾。

    脑中还留有一丝痛楚,只不过这微弱的感觉已经不能影响他的思考了。

    活动了一下发麻的手脚,这才让他开始审视自己周边的情况。

    空旷的石台一览无遗,整个洞穴中除了自己已无他物。这时候布尘终于反应过来了,他瞪着大眼一脸惊吓过度的样子。

    “我的金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