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宠成瘾,首席的妻子 > 章节目录 第137章 是她吗?
    ?</p>

    裴陌逸和乔断来接人时,脸色阴暗的差点没将身后报信的刘枫给掐死。《无广告》</p>

    论震退初。看到她们身上的伤,不论是以初脑门上的血还是骆佳倾肩膀上的伤,都让刘枫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气,震惊的倒退了两步。他怎么也没想到,在他们分开以后,两人身上居然会受到这么严重的伤。</p>

    “小初儿,我真想掐死你。”裴陌逸一把将以初抱了起来,直接塞进了车子里,便冷着脸将油门踩到了底,飞快的朝着医院而去。</p>

    以初料想的没错,这种能立功的机会,潘局长是不会错过的。当下便领着人去了那栋破旧的房子,里面确实一个人都没有了,但是遗留下来的东西,却十分的可观。</p>

    她到底知不知道他有多担心她,一想到她每天在滕柏涵那群畜生的眼皮子底下做点小动作,他就没办法冷静下来,脑子里总是莫名的浮现出范霖轩的那双眼睛。他焦躁的就连晚上做梦都会感觉到以初眼睛的空洞。</p>

    如今,还莫名其妙的来了个莫爷差点置她于死地,看到她额头上的血,看着她半边的脸都红红的居然还笑得没心没肺的样子,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更多的是狠狠的抱她,将她揉进骨血里,深深的。</p>

    一想到她可能遭受到的危险,他的眼睛都变得赤红赤红的,那时候的模样,直接吓得老三老四倒退了两步。</p>

    乔断瞪了刘枫一眼,立即心疼至极的跑到骆佳倾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扶着她的手,尤其是看到那上面粘稠的血液时,全身的肌肉几乎都已经紧绷到了极点了。</p>

    “确……”以初怔了怔,她其实不确定,这男人脑子里的想法能转很多条弯,说不准就想到什么bt的主意了,她觉得,她还是说话有所保留比较好。</p>

    以初抿了抿唇,半晌,轻轻的哼了一声。</p>

    以初看了看他们,眉心几不可见的动了动。半晌,才微微的眯起了眼睛,缓缓说道:“虽然莫爷会转移,但是如此短的时间内,最多也就是人转移了,有些东西,肯定是来不及带走的。”</p>

    “哎……”以初悲愤了,这男人绝对是在用这种方式惩罚她,绝对是。</p>

    裴陌逸对她又爱又恨,他就是知道这些才不忍心再苛责她,她和骆佳倾的命很重要,小五的命也一样不容许有所闪失。可是一听说她们正在被追杀,他就差点失去理智了。以初挫败了,“如果你不知道的话,那……我自己去看她。”说着,她直接掀开被子下了床。可惜脚还没沾到地面,就被身边的男人强行的拢了回去,密密实实的盖在了被子下面,不允许她一动一点点的位置。</p>

    裴陌逸表情冷然,抱着以初匆匆的往医院里走。</p>

    以初被他这种笑容给惊得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感觉周身冷风阵阵的。她急忙干笑一声,扯了扯他的衣服,“真的,我说话算话。”</p>

    乔断一个字都没说,只是眉心狠狠的打着结,表情阴郁的开车离开了。</p>

    然而在裴陌逸的要求下,她还是被送进了病房。</p>

    然而裴陌逸没等她说话,已经挑着眉接下去说,“怎么处罚你我现在还没想到,等我想到了实行吧,不过你要记住了,这是你欠下的。”</p>

    见他疑惑的表情,以初抿了抿唇,有些无力的说道:“你亲自去不就暴露了身份吗?我这边有警察局局长的电话,让刘枫去报个案,那人肯定会过去瞧瞧的。”</p>

    裴陌逸捏着她的鼻子用力的扯了一下,随即在她不满的视线下冷笑了一声,“肩膀?现在知道来后悔了?谁让你们没事去那种地方?刘枫去办事,你们跟着去捣什么乱?”</p>

    她被送进了抢救室,以初有些无力的想,会不会太夸张了?她要是需要抢救的话,就不会这么的生龙活虎了。</p>

    以初将脑袋搁在床头上,忍了又忍,她其实根本就没必要住院是不是?就连资深专业的医生都告诉她一点问题都没有了,可是他偏偏要住院观察,观察你妹啊。</p>

    “那个,骆佳倾怎么样了?”她见他再一次的走进来,终于忍不住开了口。</p>

    “等一下。”以初急忙将他叫了回来,果然啊果然,骆佳倾就是乔断的弱点,她主要有意外,乔断便连最基本的思考都没有了。</p>

    她回过头去狠狠的瞪他,张大嘴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即表情阴霾的开了……口:“裴陌逸,你别不说话呀,好了好了,我承认我错了,你别生气了呀,我保证这事仅此一次。”</p>

    裴陌逸一个字都没说,只是紧紧的抿着唇瓣,绷直着身子,整个人都显得阴沉沉的。以初一句话都没说完,一对上他难看到极点的表情,便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了。</p>

    如今,好歹松了口,说了话,表示他愿意好好的和她算算账了。因此,以初立即承诺开口,“这次随便你怎么处置。”</p>

    这样太不公平了,他好歹也受了一点伤啊……虽然只是轻的不能再轻的划伤,但那也说明他是个需要呵护的小绵羊啊。</p>

    以初的头上简单的包裹了两圈,额头被划伤了,有一道深深的划痕,只是并不严重,休息几天就好了。</p>

    “那个莫爷,恐怕你已经找不到他了。”经过这么一闹,那个莫爷肯定知道那个地方已经不安全了并且会立即转移的。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查出那个莫爷的身份,然后好好的收拾收拾。</p>

    以初松了一口气,终于开口了。这男人不说话的时候给她的压力太大了,他身上的那股子冷意,再加上那表情,简直就跟黑白无常来索命一样,让她全身都不对劲了。</p>

    裴陌逸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小心的将她揽了过来,却没有用力,只是轻轻的搂着。半晌,才用手指摩挲着她脑袋上的纱布,声音嘶哑,“小初儿,好好的爱护自己,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我发誓,我会直接将你绑在身边,让哪儿也去不了。”</p>

    “我没事。”骆佳倾微微低垂着脑袋,跟着他一块上了车,小声的开了口。</p>

    刘枫有些委屈的想着,尤其是想到那两个女人身上的伤,更加惊惧的全身颤抖了两下。</p>

    乔断狠狠的低咒了一声,踢了墙面一脚,冷哼道:“那个男人,一定要交给我来处理。”胆敢伤了他的女人,他会让他付出代价的。</p>

    现在还没想到?以初立刻慎重的点点头,欠就欠吧,说不准以后他就忘了。</p>

    “诶?可是……”</p>

    以初心一惊,急忙抬头问,“是不是骆佳倾出什么事情了?”能让乔断失去冷静如斯,她只能想到那个可能。</p>

    正好,那个局长本身就不是好人,再加上滕柏涵对他有敌意,就让他们去狗咬狗吧。</p>

    “可是她那个肩膀。”以初皱眉,她心里其实很不好受,要不是为了她,骆佳倾不会出事的。</p>

    “哎……”以初斜着眼睛,看他出门打了一盘水进来。</p>

    乔断一愣,随即立刻点头,“没错,我现在就去把那些东西都毁了。”</p>

    可是真的到了面前,他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想着赶紧处理她那触目惊心的样子,只想让完好无损的她出现在自己的面前。</p>

    “那现在,可以告诉我骆佳倾的情况吗?”</p>

    什么捣乱,刘枫差点就打开那间房门交代在里面了,她好歹‘凑巧’的提醒了他一把。虽然她和骆佳倾都受了伤,而且骆佳倾的伤有些严重,但是好歹算是把刘枫的小命给捡回来了吧。</p>

    裴陌逸凉凉的看了她一眼,“我没空去打听,不顾有乔断在,估计是不会让她出什么事情的。”</p>

    “……”他斜斜的看了她一眼,冷笑了一声。</p>

    蓦然,她的病房门‘砰’的一声被用力的撞开了。以初身子已经,急忙从裴陌逸的怀里退了出来。</p>

    “那这次呢?”</p>

    “哎……”以初叹气,看着他出门将水果提了进来,却一句话都不说。她就觉得,这一次是真的惹恼他了。</p>

    乔断表情凶狠,看起来十分的不爽,他也没去想自己刚才看到了什么,只是三两步的走到裴陌逸的身边,冷冷的说道:“大哥,我要去端了那个莫爷。”</p>

    “确定?”</p>

    完了,大哥一定会要他好看的。</p>

    “不清楚。”</p>

    可是裴陌逸不理她,他一句话都不跟她说,只是沉默的盯着抢救室的门。不一会儿,乔断便将骆佳倾也给送来了。</p>

    乔断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似的,只是重复了一遍,“大哥,我要去端了那个莫爷。”</p>

    双手圈着他的脖颈,以初只能将脑袋埋在他的怀里,声音低低的,“我没事的,你先放我下来,我腿没伤……”</p>

    裴陌逸这次终于有了一丝的反应,然而也只是稍稍的抬了抬眸,坐在椅子上给她削苹果。</p>

    偌大的码头上,刘枫孤零零的一个人被两个重色轻友的哥哥给扔在了原地,车子也没给他留一辆,话也没交代一句,就连他被海风吹得冷得直哆嗦他们连件外套都没给留一件。</p>

    不远处的断墙后面停着一辆车子,莫爷脸色铁青的坐在后座,在他身边的,还有一个滕柏涵。</p>

    眼看着那些警察喜滋滋的在往返搬东西,莫爷全身都变得冰冷冰冷的。滕柏涵一直沉默着,许久,才从皮夹子里拿出了一张照片,缓缓的递到了莫爷的面前,低声问:“你说来的人是一男两女,是照片中的这个人吗?”</p>

    莫爷眯了眯眼,细细的看着照片中白裙纷飞的女人,许久,摇了摇头,“我只见过其中一个女人,另外一个,我并没看清楚。”说着,他将照片交给了前座的方成,问:“那个被你带到车上的女人,是她吗?”</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