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宠成瘾,首席的妻子 > 章节目录 第124章 又一个失踪了
    ?</p>

    单茹沫跳车了,她没死?</p>

    该死的,他们大意了,没想到在那样的情况下,在车子那样强大的冲击力和爆炸力下,单茹沫居然还能逃出生天,而且以他们两人的极好的势力居然也没能看出来,她真是九命猫妖,不死之命啊。/全文字小说阅读</p>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死,没死,太好了,太好了。”相比较以初和刘枫的沉静,出租车司机却乐得整个个人都癫狂了一样。</p>

    以初微微眯了眯眼,点点头,“那就拜托你们了,还请你们找到她的时候,第一时间通知我们。毕竟这件事情,我们也有责任。”</p>

    裴陌逸派去的人没有找到,范霖轩这边也没有动静,警局那边也是一样,这两个女人仿佛凭空消失了一样,一点痕迹都没有。</p>

    不行,回头一定要添油加醋的告诉大哥这件事情的重要性,不然那个范霖轩一定会趁虚而入的。</p>

    “范霖轩,我是白以初。”</p>

    “前面就有个公共厕所,你把车停在一边吧。”以初看向窗外,淡定的开口。</p>

    靠,不会吧,又给他打电话?不知道现在已经是深更半夜了,这样发展歼情会不会太过分了?</p>

    “等等。”</p>

    以初呼出一口气,她并不想告诉裴陌逸,她知道他这段时间会很忙,她要还给他增添麻烦,那岂不是要压垮了他吗?</p>

    那警察看了他一眼,想到刚刚自己同事和他说的话,经过调查这两人前不久确实和单茹沫在餐厅里吃宵夜,而且这个白以初,也确实是她的室友。</p>

    刘枫一愣,脸色‘轰’的一下几乎都要爆炸了,她怎么就会认为,认为他憋不住要上厕所呢?</p>

    “以初,如果是小事也就罢了,但是这么大的事情瞒着大哥,过后他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你没见过大哥生气的样子,很恐怖的。”刘枫再接再厉的劝,他是见过裴陌逸发狠的样子的,这辈子见过一次就算了,他可不想再碰到第二次。</p>

    “是是是,谢谢你,警察同志,真的是谢谢你们了,你们真的是我的大恩人啊。”</p>

    范霖轩沉默了,似乎在思索她刚才说的这一番话。以初就静静的等着,她知道他肯定会答应的。</p>

    罗薇蓝失踪了,单茹沫也失踪了,这两个身为以初敌人的女人,不见了就代表着少了对手就表示着滕柏涵失去了两个手指头。可是,如今对于以初来说,情况却十分的不利,因为这两人的失踪,都不在她的掌控之内。</p>

    偏偏在两天后,就连范霖轩也不见了,不管是手机还是宿舍甚至是学生会的办公室,都见不到他的身影。滕柏涵那几个人的身边,也再没出现他的影子了。</p>

    也就是说,失踪了?</p>

    “刘枫,你怎么了?”以初坐在旁边都能感觉到他的暴躁,看他身子不断的抖啊抖,顿时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迟疑的说道:“你要是实在憋不住,就先把车停在一边,解决完了再回来吧。”</p>

    以初呼出一口气,和刘枫默默的走出了会议室,又到外面填了一些表和基本信息。等到他们走出警局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了。</p>

    以初一愣,将手机往前伸了伸,诧异的挑了一下眉,她越发觉得这个范霖轩古古怪怪的了。</p>

    罗尉泽在忙着寻找罗薇蓝,滕柏涵和滕柏倾最近又有了一些矛盾,夏嵘阳和白以儿刚刚住在了一起烦心事情也是一大堆。他想,这件事情他说的话,滕柏涵多半会同意的。</p>

    “以初,这件事情还是告诉大哥吧。单茹沫死了倒也赶紧,可是她没死,后面造成的一系列后果,可能会很严重。滕柏涵他们应该已经知道并且开始寻找了,要是被他先找到,那事情就失控了。”</p>

    “以……我是说,谢谢你告诉我。”</p>

    甚至,夏嵘阳罗尉泽滕柏涵三人,再一次的频繁出现在校园里,频繁的出现在以初的身边,各种动作开始频频。</p>

    尤其是……</p>

    “好。”</p>

    脑子啊,怎么就这么点脑子呢?</p>

    以初和刘枫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里看到了深不见底的冷意。</p>

    以初抿了抿唇,也看向了他,“她被送去了医院吗?我想去看看她。”</p>

    “咔嚓”一声,手机挂断。</p>

    气死了气死了,白以初你这个白痴笨蛋,真是蠢得要命。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除了怎么弄死滕柏涵那一伙人,她脑子里就不能装点别的吗?</p>

    “好了好了,你先出去,跟我同事先去办一些手续吧。”“没,没有了。”</p>

    刘枫给她打开车门,让她做进去,这才绕道了驾驶座上,扣上了安全带。只是双手还一直搭在方向盘上,迟迟没有开车离去的打算。</p>

    “恩?”以初皱了皱眉,迷糊不解,随即心里一咯噔,难道他们又想出什么方式对付她,这范霖轩打算给她送情报所以才支支吾吾的吗?不对,这个时候,滕柏涵应该没这心思吧。</p>

    刘枫冷哼一声,含忧带怨的看了她一眼,看的以初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立起来后,这才气恼的转过脑袋去,开车。</p>

    偏偏他有预感,但凡和白以初有关的事情,大哥都上心的过分。而他生气的结果,第一个开刀的人就是他这个没什么分量的小五。逃之哈天。</p>

    以初忽然想起自己坐着警察离开前,滕柏涵脸上那副胜利的表情以及得意的招手。原来那时候有个警察跑到他的身边,告诉他的便是这件事情,该死的,如果真是如此,那事情真的是麻烦了。</p>

    “啊?什么?”</p>

    “警察同志,那单茹沫现在在哪里?”会议室里只剩下他们三人,空气中流动着莫名的气流。刘枫顿了顿,这才回过头来问出声。</p>

    果然,在刘枫牙齿磨得咯咯作响,以初和范霖轩沉默了一分钟后,车内的两人才听到那边传来的温和的声音,“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你不用担心。”</p>

    以初挂电话的手一顿,在刘枫狼一样的目光下,将它重新贴回了耳边,“还有事吗?”</p>

    他一怔,如果刚才的眼力劲精准的话,他貌似在手机屏幕上看到了范霖轩三个字吧。</p>

    刘枫一喜,这才缓缓的呼出一口气,发动车子朝着学校的方向开去。</p>

    “还有啊,我觉得在找到单茹沫之前,要让骆姐更加贴身的保护你,谁知道那个女人会不会回来找你报仇,她是个疯子。”刘枫边开车边絮絮叨叨的开口,抽空还看她一眼,谁知以初压根就没在听他说话,只是默默的拿出手机拨了一长串的号码。</p>

    事情确实如同刘枫说的那样,已经失控了。</p>

    以初斜睨了他一眼,许久,才默默的点点头,道:“恩。”</p>

    “……我知道。”他似乎迟疑了一下,这才声音沉沉的应了一声。“有事吗?”</p>

    司机用力的点头,激动的有些不能自己。就在刚刚不久,他还以为自己不断毁了车子还闹出了人命,不断要赔偿巨额的钱财还要坐牢,如今忽然告诉他人没事,那个女生没死,这前后的落差让他差点掉下泪来。当即忙不迭的握着警察的手用力的握了握,笑着走出了小会议室。</p>

    刘枫心里却气得要命,这个范霖轩根本就是对他家大嫂图谋不轨,一看就知道,以?还以?他想叫以初吗?轮得到他这么亲热的叫吗?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这个以初怎么就这么的笨呐,一个男人凭什么三番四次的帮助她,因为他那点少的可怜的善良吗?开什么玩笑,除了对她有意思之外,怎么会去背叛自己的兄弟朋友帮着她?</p>

    这就对了嘛,人多力量大,以初终于明白了。</p>

    “没有,我们的人找不到她,应该是跳车的时候跑开了。不过你们放心,我们的同事一定会竭尽全力的找到她的,相信她应该走的不远。”只是奇怪的是,她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走的那么远?</p>

    以初顿了顿,这才将前因后果告诉了他,末了,也将自己刚刚琢磨后的结论说了,“所以,如果被滕柏涵先找到她的话,你和我谈的话也会传入到你那几个兄弟的耳朵里,你应该知道这个后果有多严重。我想,你是否跟跟滕柏涵提议,让寻找单茹沫的事情,都交到你头上来?”</p>

    “喂。”刘枫还没想好怎么把她手机夺过来,电话那端的范霖轩却已经接听了起来。刘枫撇了撇嘴,三更半夜的不睡觉,专门等着这个电话吧。</p>

    那警察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是啊,那女生应该没死,你也不用承担相应的责任了,只要你处理好那辆车子的善后工作,便没有多大的问题了。”</p>

    一个星期过后,两人的踪迹依旧没有任何的线索。</p>

    以初点点头,“既然如此,那就小心了。不打扰你了,早点休息吧。”</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