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宠成瘾,首席的妻子 > 章节目录 第085章 刘枫危险
    ?</p>

    以初知道他想打听什么,在学校里骆佳倾都是时时刻刻的跟着她的,显然已经成了滕柏涵这群人的目标人物了,恐怕是巴不得将她给弄死的,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p>

    而且,他们要弄死的人,不止是她,还有……刘枫。</p>

    刘枫?以初豁然抬头看去,讲台上的滕父还在说话,滕柏涵就站在他的身后,一直微笑着看着众人。可是,刚刚还站在前面不远处的刘枫却已经不见了,不止是他,还有白以儿。</p>

    再者,她也确实有些难以相信当时才十二三岁的滕柏涵,会设计杀了自己的兄弟,就是同父异母,那也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弟。他就算再有本事,也不可能将事情做得天衣无缝甚至瞒住了滕父。</p>

    以初眉心微微一拧,该死的,不会这么快就被他们这些人搞走了吧。</p>

    谁知脚步才刚一动,他身上的神经便不自觉的紧绷了起来,有一种实实在在的压迫感子啊他周边蔓延起来,几乎让他有种窒息的感觉。他一愣,随即猛然往旁边移了一步。</p>

    她一把将手中的酒杯搁在了桌子上,转身就要走。只是没想到刚往前迈了一步,手腕就被人紧紧的抓住了,她蹙眉回头看去,便听到夏嵘阳笑意盈盈的说道:“怎么,我就这么不招白小姐待见吗?这么不耐烦的就要走?”</p>

    她在客厅当中等了一会儿刘枫他还没出现,就有些担忧了起来,放下酒杯还是决定去了后花园,只是刚走到楼梯转角处,就被一个人撞了一下。她一愣,抬头便见到一个娇滴滴的美人站在自己的面前。</p>

    “霖轩,你就是这么优柔寡断。有些事情不做怎么会知道会不会成功?这种事情本来就是需要去冒险的,就如同我们谋划着白家的产业一样,成败各一半不是吗?”</p>

    可是,一条路不通,总有第二条路好走的。</p>

    “有私事,所以没来。”夏嵘阳简单的回了一句。随即扭过头去问范霖轩,“登记处那边如何了?”</p>

    以初一点头,便匆匆的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p>

    刘枫倒抽了一口凉气,若不是他反应快训练多,恐怕此刻已经成了枪下亡魂了,真是了不得的手笔啊。</p>

    想到这里,以初忽然眯起眼睛,不对,或许那个儿子真的是滕柏涵弄死的,滕父应该也是怀疑的,否则他怎么会下了死命令,如果两个儿子其中有一个无故死掉了,那么滕家的继承权谁都轮不到。他是用这样的方式制衡他们,不允许使用如此卑劣的手段。</p>

    “诶?”刘枫一愣,随即听出了她话里的严肃,忍不住问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p>

    就是因为最疼宠的儿子死了,滕柏涵和滕柏倾两个人,才会被滕父从不同的地方给接了回来,开始正式培养教育,并且竞争滕家的继承权。</p>

    “我总觉得今天宴会的气氛有些诡异,你还是不要单独出去比较好。”以她对滕柏涵的了解,他对看不顺眼并且是绊脚石的人物,从来都会抓紧机会除之而后快的,刘枫挑衅他已经不止一次了,再加上他破坏了罗尉泽的几次计划,以及新生晚会那一晚的事情,刘枫绝对会成为他们那一伙人的眼中钉的,她不相信滕柏涵会错过今天晚上这种难得的机会。</p>

    “那她是怎么说的?”</p>

    她刚离开,夏嵘阳便面色阴沉的走进了旁边的柱子后面,粗大的柱子不止遮住了他的身影,还遮住了后面的另外两人。</p>

    刘枫迅速将对面那栋洋房的地址告诉了他,随即,便等待着救援了。</p>

    以初走到夏嵘阳看不见的角落后,立即转了个身朝着另外一边走去。低头拿出手机给刘枫拨了电话过去,那边很快就接通了,传来刘枫低低笑着的声音,“以初,你给我出个主意,我是将白以儿丢到水里去还是丢到厕所里去?”</p>

    范霖轩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微微的摇了摇头,“没有任何的异常,也没有骆佳倾的出入证明,我想,她应该是没有来才对。”</p>

    刘枫冷笑了起来,好大的手笔啊,对付他居然还用这样的手段。他微微俯低身子,迅速藏身在了旁边高大的盆栽后面,冷眼看着对面大楼的方向。</p>

    罗尉泽一见他闪了过来,急忙问道:“如何?”</p>

    范霖轩皱眉,尽管心里有那么一丝的不乐意,却还是只能跟着他走。</p>

    可惜啊,那个儿子也是命薄,才十二岁就死了,据说是仇家寻仇将他给杀了的。可是以初却慢慢的开始怀疑,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就是滕柏涵,只不过没有证据。</p>

    “嵘阳,我有些不安,这样不太好吧。”范霖轩看着罗尉泽急急忙忙离开的身影,表情有些纠结,对于今晚上的计划,他还是感觉多了一丝的不确定。毕竟白以初这个人太神秘了,他们完全摸不透她的性子,也完全不知道她会怎么做。</p>

    “恩?后花园啊,怎么了?”刘枫诧异,踹了踹脚边躺着的昏迷不醒的白以儿,声音透着一丝轻快。</p>

    他松开手,笑了一声,“不好意思,白小姐请便。”</p>

    夏嵘阳微微垂首,片刻后点了点头,对他说,“你给薇蓝打声招呼吧。”</p>

    他看了手中的手机一眼,刚打算给以初敲个电话,随即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又默默的将手机重新放回了口袋里。白以初那个女人,可比他安全多了。</p>

    以初只是笑着,这个楼朵琦,就跟她上辈子一样,什么都不懂的一味相信的滕柏倾的话。呵,她是不知道滕柏涵对楼朵琦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但是在她的心里,滕家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枪声,这是装了灭音器的枪声。</p>

    听到他安稳的声音,以初微微吐出一口气,放下心来,问,“你在哪里?”</p>

    罗尉泽冷笑,“来了又怎么样?我们已经做好万全之策了,就算来了,难道我们还对付不了她一个臭丫头?嵘阳,别再犹豫了,薇蓝那边已经准备好了。”群且要标。</p>

    其实他若是要逃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如此一来事情就会闹大了,到时候,岂不是少了很多的乐趣?</p>

    “叫什么楼小姐啊,直接叫我朵琦就行了,我听柏倾说过了,你和柏涵马上就要订婚了,将来我们就是妯娌了。”楼朵琦对她倒是热情,抓着她的手兴致勃勃的开了口。</p>

    他冷冷的勾起嘴角,摸出手机给楚千龙打了个电话,“三个,有人狙击我啊,帮我干掉呗。”</p>

    刘枫说不准就有危险了,退一步说,不管他们今晚上到底决定不决定对付刘枫,她觉得两人都不要单独落单比较好。</p>

    滕父年轻的时候到处风流,光光私生子便有了三个,滕柏涵一个,滕柏倾一个,还有一个早夭,没来得及长大。可是他让别的女人给他生了孩子却又不给个名分,家里还是原配夫人坐镇,最疼宠的,还是原配夫人所生的儿子。</p>

    以初抿了抿唇,眉心一跳,那种不安的感觉陡然涌了上来,声音带了一丝急切,“先回大厅里来,不要管白以儿了。”</p>

    “好了,我知道了。”刘枫应了一声,虽然很想先收拾收拾白以儿,但是对白以初的话,他向来都只有服从的份的。对着地上的白以儿‘呸’了一声,他收了手机,转身朝着后花园的门走去。</p>

    夏嵘阳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的慢性子有些无可奈何。抬头,看着罗尉泽对自己做的收拾,瞳孔蓦然一缩,低低的笑了,“好了,我们也该对对付另外一个人了。”</p>

    “抱歉,我要去一下洗手间。”以初笑了一声,表情十分的平和,可是看在夏嵘阳的眼里,却无比的刺眼。</p>

    “她似乎很有警觉,还没来得及说两句话就走了,无法判断那个骆佳倾到底有没有跟过来。”夏嵘阳眸子微微的眯着,整个人都显得十分的阴冷。</p>

    对面大楼是栋三层楼的洋房,刘枫的视力极好,他能看到楼顶的位置上,架着一步枪,瞄准的就是他这里的方向。</p>

    “白以初?”</p>

    以初抿了抿唇,对着她点点头,“楼小姐。”</p>

    以初确实是安全的,至少到目前为止。</p>

    职业杀手?</p>

    就算真的设计了她和柏涵谁在同一张床上被众人捉歼在床,他总觉得事情也不会按照他们所计划的那样去走。她不像是会被人牵着鼻子走的人,说不准吃亏的反而是他们。</p>

    “啧啧,小五,你也会求助我吗?这么狼狈?”楚千龙笑了一声,但是刘枫却听到了电话那端办公椅拉开的声音,以及踢踏踢踏的脚步声,果然,下一秒便听到他冷冽的声音,“地址。”</p>

    罗尉泽低低一笑,转身离开了柱子后面,朝着自己整个某人说话的妹妹走去。</p>

    ‘砰’的一声轻响,刘枫异常熟悉的声音,以及鼻尖飘过来的淡淡的火药味,让他的瞳孔忍不住一眯,迅速回过头去。</p>

    滕柏倾比滕柏涵大了两岁,在他十六七岁的时候认识了楼家的大小姐楼朵琦,两人迅速陷入爱河无可自拔。楼家是个大家族,有了楼家的支撑,滕柏倾无疑是多了很大的筹码。而滕柏涵,也就是自那之后,‘巧遇’了她——白家的大小姐,白以初。</p>

    ………………………………………………</p>

    今天的三更完毕,明天见</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