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混秦记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论功行赏
    燕休有些不明白沈唐为什么会这么看好自己,一脸的疑惑。

    “你能为了百姓挺身而出已经是不易,还能为了救他们而孤身犯险,更是让我钦佩!”沈唐缓缓说道,“能心系百姓的人,一定是能成就大事的人!况且你不仅勇武睿智,还富有仁者之心,你不是英雄的话,那还有谁能称为英雄呢?”

    燕休非常惊讶,他怎么也想不到沈唐竟然对自己有着如此高的评价。这仁者之心嘛,想必穿越前的那个时代基本每个人都会有,这武勇更是穿越给自己带来的最大变化,睿智当然是自己的,毕竟玩游戏的时候没少钻研这些计策,什么三十六计啊孙子兵法啊六韬啊都研究了好几遍了,应付这样的小规模战斗当然一点问题都没有。

    不过对于沈唐的话,燕休还是很受用的,毕竟谁不愿意别人夸赞自己呢?想到这里,燕休也笑了起来。

    “不过,作为大哥,还是有些话要说。”沈唐继续说道。

    “大哥您说。”

    “做大事者,不拘小节而明大义,这上山做贼寇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子龙还是要早做打算啊!”

    燕休点点头:“大哥所言甚是,其实我早有打算,之前也已经和马大头领有过商议,等蒙恬将军一到,我们就去投奔蒙将军!”

    “如此甚好。”沈唐这才放下心来,虽然他对秦国官府有些不满,但从内心里来讲,他还是更倾向于自上而下的改变,而不是破罐子破摔,落草为寇,“好了,别为战场上的事烦恼了,今晚就让我们为这场胜仗好好庆贺一番吧!”

    “哈哈哈哈!好!就让我们一醉方休!”说完,燕休拿起案几上的酒罐子,“噸噸噸”地喝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沈唐便下山接左娘去了,而燕休等人则醉酒不醒,直到正午才起来。

    燕休穿好衣服,准备出门活动活动,一开门却发现门外站着个头上裹着白布的人,差点没吓个半死。

    “燕头领醒了?”车固轻声说道。

    燕休出了一口气:“原来是车头领啊。”

    燕休看车固虽然脸上还包着白布,但仍能看见有些鲜血印在鼻梁处,想到前两日和车固的争斗,心里不免升起一丝愧疚。

    “车固是特地来给燕头领赔罪的!”车固双手抱拳,朝燕休拱手说道。

    “岂敢让车头领如此赔罪!”燕休赶紧将车固扶住,“车头领,前日相争,燕休出手太重,伤了车头领,心里一直觉得有些对不起车头领,应当是我去给车头领赔罪才是!”

    “燕头领,之前是车固无礼了,竟然怀疑燕头领的能力,经此一战,车固心服口服!”说罢,车固直接单膝跪地。

    “哎呀,车头领快快请起!”燕休拦都拦不住,只好跟着蹲了下去。

    “哈哈哈!”从一旁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燕休和车固转头去看时,发现是马延站在那里。

    “参见大头领!”燕休和车固立刻说道。

    “不必拘礼!”马延摆摆手,示意二人起来,“子龙和车头领都够和睦相处,实乃山寨的一大幸事啊!”

    “我等原为大头领卖命!”燕休和车固一起说道。

    “都起来吧,自家兄弟不用如此拘礼!”马延上前扶起二人,“走,去校场,我有事情要宣布!”

    三人来到校场点将台上,冯武恒已在此等候,其余所有山贼都聚集在校场里。

    马延走道前面,手一抬,底下的山贼们高喊起来:“参见大头领!”

    “好!大家都很有精神!”马延很满意大家的表现,“昨天弟兄们玩得可还开心?”

    “开心!”底下的人都哄笑起来。

    “匈奴娘们可真带劲!”

    “很好!以后我们还能有更多这样的日子!”马延也笑着,“这次我们能赢得这么轻松,燕休兄弟功不可没!所以,我决定让燕休兄弟做咱们的四头领,可有异议?”

    “没有异议!”

    “好!燕休上前!”马延喊道。

    “大头领!”燕休站到马延身边。

    马延重重的拍了拍燕休的肩膀:“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山寨的四头岭!以后大家兄弟一心,绝无二志!”

    “燕休遵命!”

    马延欣慰地点点头,继续向校场里的山贼说道:“弟兄们,虽然我们现在是山贼,但我们不能一辈子都当山贼,我们要像真正的秦军一样,把匈奴人打得个落花流水!所以!”

    所有人都紧紧的盯着马延,期待着。

    “我们也要建立我们自己的制度,将来论功行赏也好有个名分!”马延缓缓说道,“冯武恒车固燕休听令!”

    “在!”燕休三人箭步上前。

    “本头领封你们为将军!冯武恒为骑兵将军,车固为材官将军,燕休为弓手将军!”

    “遵命!”

    “其余人等,皆有奖赏,还望各位齐心协力,为山寨出力!”

    “平虎寨万岁,大头领万岁!”

    山贼们齐声高喊,虽然只有百十人,却仍然让燕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心情也澎湃起来,他喜欢这种感觉,这种将令百万雄兵的感觉,他觉得他自己本就应该生在这个时代,成为驰骋疆场的大将军!

    ……

    沈唐赶着马车,左娘在马车里焦急地问道:“沈大哥,还有多久啊?”

    “不远了,弟妹无需担心,燕休那小子好着呢!”沈唐笑道。

    “怎么能好?都上战场厮杀了,还能好?”左娘声音竟有些啜泣。

    沈唐摇摇头,这女人啊就是麻烦,也不知道燕休干嘛一定要接她去山寨,万一她看见燕休受伤,还不得闹翻天了?

    ……

    “燕将军,有马车上山了!”一个山贼冲进了燕休的房间,气喘吁吁地说道。

    燕休赶紧站起身来往外走去:“一定是左娘到了!”

    左娘下了马车,就看见到处都是包着纱布的伤兵,不免心中焦急,再一看到朝她走来的燕休竟然头上裹着白布,顿时气血上涌,兀自哭了出来。

    “哎呀,没事的左娘!”燕休赶紧抱住左娘,温柔的安慰道。

    “还说没事!沈大哥也说没事!你看看你这头上!”左娘边哭边摸着燕休的脸,“你这是怎么了?受伤严不严重啊?”

    “不严重不严重!”燕休尴尬的笑笑,“这里人多,我们先回屋吧!”

    燕休回头对沈唐说道:“幸苦沈大哥了,大头领那里找你有事,你去找他吧,等晚上我再好好谢谢大哥!”

    沈唐笑着点点头:“别管我了,你还是好好安慰这个小娘子吧!”

    燕休和左娘脸一红,转身往屋里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