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混秦记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决斗
    燕休是一个比较要面子的人,虽然因为从小父母的教育,他一般不和别人打架,但在一些形势逼迫下,他还是能不顾性命和别人拼上一拼的,为此他没少被杨倩茜说过。

    不过此刻燕休却有些犹豫。

    车固毕竟是当过兵的人,而自己啥也不会,虽说穿越让自己的力量变得强了些,但毕竟也只有这一身力气了,而这种蛮力在真正的决斗高手眼里,一点用处都没有,最重要的还是战斗技巧和经验。

    但当下的情形又紧紧逼迫着燕休。

    “怎么了燕公子?不敢了吗?”车固继续叫嚣。

    冯武恒饶有兴趣的在一旁看着,马延则有些慌张,不论是燕休还是车固,他都不想损失:“车固,子龙初来咋到,你怎可这样?”

    “大头领!”车固怅然说道。

    沈唐在一旁碰了碰燕休:“燕老弟,不如咱直接走吧,也省得在这里受这种窝囊气。”

    燕休抬起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有些刺眼,让燕休不得不眯着眼看。没有什么云,丝毫没有大战开始前所谓的紧张的样子,不过心里倒是在做着激烈的斗争。

    管他娘的,干了!反正在这种世界里不是死就是活,窝窝囊囊一辈子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都是两个肩膀架一个脑袋,他车固再厉害能理好到哪里去?

    虽然心里下定了决心,但燕休还是要耍个小聪明,自己从来没练过任何兵器,拿兵器打的话车固肯定占不小的优势,只能徒手打斗,才有乱拳打死老师傅的可能。

    于是燕休不紧不慢的说道:“燕休不是害怕,只是不愿意自相残杀而已,但既然车头领步步紧逼,燕休要是不应战的话,倒显得是我做错了一样。”

    沈唐没想到燕休竟然答应决斗,赶紧扯了扯燕休的衣服。

    “沈大哥放心,我自由计较。”燕休走上点将台,往车固走去,“不过刀剑无眼,万一伤到了谁都不太好,不如我们两个徒手肉搏,点到为止如何?”

    车固把手中的大刀一甩,厉声说道:“徒手就徒手,难道我还怕了你不成?”

    马延见两人已经剑拔弩张,没有了回旋的余地,也只好说道:“好,既然两位都有比试一下的意思,我也不好阻拦,不过先说好,点到为止,切不可伤了对方!”

    “燕休谨记!”燕休抱着拳向马延说道,而车固则只是随便应付了一下。

    两人各自活动活动筋骨,来到了校场里,其余山贼一应围在周围,准备欣赏这两人的大战。马延和沈唐脸上有些担忧,冯武恒脸上则满是惬意。

    “来吧!”燕休明白,打架其实和足球比赛一样,最忌讳的就是急躁,尤其是强队踢弱队的时候,一旦急躁了,很可能反而将自己的优势化为无形。在面对车固的时候,必须让他急躁起来才能对自己有利,因此燕休朝着车固喊了一句。

    车固虽然身材不算魁梧,看起来像个有头脑的人,实际上还是个莽汉子,鲁莽有余,智慧不足。一听燕休如此说话,当下火冒三丈,架势一拉开,就往燕休冲过去。

    燕休面对车固时最大的优势就是灵活,这个时代的士兵基本还是秉承着膀大腰圆,谁拳头大谁就厉害的原则,不论是项羽还是蒙恬,都是一个胖子形象,后世亲自上阵厮杀的大将军们也差不多都这样,他们对于灵活的关注度并不高。所以燕休只能后发制人!

    于是燕休仗着自己身轻如燕和车固纠缠了起来,闪来闪去就是不接车固的攻击,惹得车固更是恼怒。

    “燕休小儿,何故躲闪?够胆的堂堂正正和我一战!”车固见好几下都打不到燕休,便停下来指着燕休的鼻子骂。

    “车头领力大无比,燕休怎敢和车头领正面一战,只能相戏尔!”燕休脸上洋溢着笑容说道。

    车固更加恼怒:“你这是把我当猴耍是吧!”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燕休摊摊手。

    “找死!”

    眼看车固再次被自己激怒,燕休知道对方已经急不可耐了,就好像是一个火药桶,只需要一点点火星,就能炸成天边最美的彩虹。

    车固挥舞着双拳,风一般的朝燕休扑来,你不是会躲闪吗,好,那就看你能躲闪到几时!车固相信,只要自己能一股脑的打下去,不给燕休反应的机会,取胜是肯定的。

    但这一次燕休却不打算再躲了,刚才一番躲闪和话语已经让车固乱了心神,出招也不像最开始那样缜密。最开始车固攻击燕休的时候,还是攻中带守,随时最好了燕休可能的还击准备,并且相信自己能够拦住燕休的反击。但现在不一样了,被彻底激怒的车固已经完全不管自己的防守了,而且他从心底里看不起燕休这个只知道躲闪的人,也认为他不堪一击,不然为何不敢和自己正面对抗呢?

    燕休紧盯着车固的额头,对,车固这一次进攻的弱点正是这里!车固见燕休不退反进,似乎是想和自己决一死战,于是把心一沉,既然你燕休来送死,那我就不客气了!

    车固双拳直奔燕休的胸口和右脸,想让燕休两边都必须来防守,其实他的杀招是右腿膝盖,只要燕休伸手挡住这两边攻击,他会马上抓住燕休的双手,然后用膝盖直击燕休的小腹。但燕休并没有要挡着两拳的打算,而是直接近了车固的身,双手直接拉住车固的衣襟,车固一拳击打在燕休胸口,另一拳因为燕休近身的缘故,没办法打到脸上,只能是弯了一个弯直接打在了燕休的背上;燕休被这两拳结结实实的打在身上,胸口也是一阵气闷,但他并不在意,因为刚才一直就憋着一口气,这种情况下决不能松,一旦这口气下去了,自己就算是败了。

    在吃到这两拳的同时,燕休借着车固冲过来的力量,抓着他的衣襟往自己身边拉,再用自己的冲劲儿,额头结结实实的撞在了车固的鼻梁上,只听见“嘭”的一声,车固仰面倒地,而燕休则立在原地,只是额头上已经满是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