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混秦记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人前立威
    马延带着燕休和沈唐进了大厅,车固狠狠的踢了木桩一脚。

    冯武恒上前拍了拍车固的肩膀:“车头领,何故如此生气啊?”

    车固把砍在木桩里的刀拔出来,一脸怒气:“冯头领,你说这燕休到底有什么来头,竟然让大头领对他言听计从,如今连幸苦抓来的壮丁也给放了!咱们兄弟们和大头领出生入死,难道还不如他一个新来的燕休不成?”

    “车头领不必如此恼怒,大头领肯定有自己的打算,咱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说完,冯武恒朝留下来的十多个农夫走去,安排下面的山贼带他们操练去了。

    “唉呀!”车固怒叹了一口气,拿着刀回了自己的屋。

    大厅里燕休三人相谈甚欢,不时抚掌大笑。

    “大头领,事不宜迟,我马上就前往匈奴部落查看地形,为大头领想出一个万全之策!”

    马延大笑着:“子龙所言极是,我安排熟悉地形的人手和你一起,也可保你安全!”

    “多谢大头领!”燕休抱拳说道。

    ……

    “你说什么?燕休和刚才那个人一起出了山寨了?”车固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抓住底下前来报信山贼的衣领,“就他们两人吗?”

    “不是,还有十多个弟兄,据说是前去查验地形。”那山贼唯唯诺诺的回答。

    车固放了手中的衣领,坐回席坐上:“如此说来他们不是要逃跑,不过也不能大意,这样,你再带几个人跟着他们,如果他们有逃走的意思,即刻杀之!”

    “诺!”说完,那山贼便退了出去。

    车固用手指敲打着面前的案几,陷入了沉思。

    ……

    “燕老弟,你真的打算帮这伙人?”沈唐和燕休骑马走在前面,那十个山贼跟在后面。

    “嗯。”燕休回头看看其他人,“既然马延曾经是秦国的士兵,想必他内心也是很想回到军队里的,再过不久蒙恬将军就要带着兵马来上郡了,这是一个扬名立万的机会。”

    “啥?”沈唐一脸的不可思议,“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打算?你不是来逃难的吗?”

    “嘿嘿,我确实是来逃难的,但这不妨碍我想出人头地吧!”燕休笑了起来,“沈大哥,你也不用太惊讶,难道你就不想功成名就,造福百姓吗?”

    沈唐叹了一口气:“可是我一个小小亭长,又能干什么呢?”

    “沈大哥此言差矣,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燕休借用了陈胜的话,“只要敢想,没什么不可能的!沈大哥,你和我一起干吧,只要我们齐心合力,一定可以成功的!”

    沈唐再次看向燕休时,发现燕休的眼里多了些炙热的光芒。沈唐自己仿佛是被燕休感染了,也跟着热血沸腾了起来:“好一个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燕老弟,真有你的!既然如此,我就跟着你干了!”

    燕休嘿嘿一笑,把头转向广袤的草原,仿佛已经看到了千军万马。

    ……

    临近傍晚,燕休一行人才回到了山寨,不过和去的时候不一样,目下一行人身上都有些杂乱,像是慌张的逃回来的。除此之外,在队伍中还有四个山贼被绑了起来。

    “哎呀,这是怎么回事?”冯武恒是第一个发现不对劲儿的,赶紧上来询问。

    包括燕休在内,几乎所有人都一脸的怒气,当然除了被绑起来的那几个。

    “怎么是你们?”冯武恒盯着被绑的几个山贼,随即转向燕休,“燕兄弟,这几位也是我们山寨里的人,怎么把他们给绑起来了?”

    “你自己问他们!”燕休怒气冲冲,“叫医工过来,沈大哥受伤了!”

    听见外面的吵闹之声,马延和车固从大厅里走了出来:“何故在此喧哗?”

    车固一眼就看见了被绑起来的几个山贼,正是他派去监视燕休的人,现在他们被燕休抓住,只怕事情已经被挑明了。

    “子龙,发生什么事了?”马延一看这个架势,只怕事情不小。

    “车头领,着就是你对兄弟的态度?”燕休朝着车固吼道。

    马延皱着眉头,转过头来看着车固:“怎么回事?”

    “车头领,您一定要救我等啊!”被绑着的几个山贼喊道。

    “闭嘴!”车固往前踏出一步,转身跪倒在马延面前:“大头领,车固是担心燕休和沈唐逃离山寨,然后带兵来剿,故而派人跟着,不知何故,燕休竟然将他们绑了起来!”

    “你呀你呀!”马延走上前去就给了车固一脚,“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没教过你吗?”

    “大头领!”燕休在下面喊了起来,“既然车固头领不能相容,燕休和大哥离去便是!不过适才我带着弟兄们侦查敌情,正欲离去之时突然被这几个人给惊了马屁,差点被匈奴人发现。我在质问他们的时候,他们又百般狡辩,似这等小人,不便再留!告辞!”

    说完,燕休和沈唐就要离开。

    “燕兄弟!燕兄弟!别这么冲动!”冯武恒赶紧拉住二人。

    “子龙休走!”马延也叫道,“车固!你看你干的好事,赶紧给子龙赔个不是!”

    车固站了起来:“车固不服!”

    “你做错事了,有什么不服的!”马延怒喝道。

    “大头领,着燕休刚来一日,大头领便言听计从,不仅放了那些百姓,甚至不惜为他要责怪弟兄们!我们弟兄跟随大头领出生入死,何时有过此等待遇?因此车固不符!”

    车固这一番话,把马延也给弄得很难办。车固说的也是一个问题,处理不好的话有可能会引起哗变。

    冯武恒赶紧走到马延身边:“大头领,既然车头领不信任燕兄弟,不如让他们两个比试一场,想来燕兄弟本领高强,应该能让车头领心服口服。”

    “冯头领,为何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车固听见冯武恒言语,立刻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车头领,燕兄弟能徒步战败骑马的二柱,确实不容小觑啊!”冯武恒劝道。

    “无需多言,比就比,燕休你可敢应战!”车固把刀直指燕休,厉声喝道。

    燕休眉头紧皱,没有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