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混秦记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马延的过去
    马延故意买了个关子,下面的山贼们都急不可耐的喊了起来,冯武恒也在后面说道:“大头领,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告诉兄弟们吧!”

    “哈哈哈,好!”马延又给自己添了一碗酒,“今天是你们大头领我的好日子!你们的压寨夫人有喜了!”

    话音刚落,底下的山贼全都欢呼起来,再看马延夫人时,但见那女子一脸潮红,不住的和旁边的人说着些什么话。

    “贺喜大头领,夫人有喜,燕休来投,此乃双喜临门啊!”冯武恒说道,“看来这次劫掠匈奴人的行动也一定可以成功!”

    “哈哈哈,那是自然!”马延笑声更加爽朗,“大家吃好喝好,养足精神,三天后定要大获全胜!”

    趁着山贼们在大堂中吵闹,燕休找了个机会悄悄溜了出来,往沈唐被关押的地方走去。

    可能是这个山寨没怎么被官府攻击,这样放松的时候居然没有留人放哨。不过这却给了燕休机会,他飞快的来到了沈唐和那些被关押的农户旁边。

    沈唐心里郁闷非常,又不知道为何燕休竟然和山贼搅在一起,不免有些愤怒,怎么也睡不着。

    这时,沈唐却突然听见有人叫他,四下寻找时,却看见燕休站在栅栏外面朝他招手。沈唐一下子就窜到了燕休身边:“你是怎么回事?怎么和山贼混在一起了?那些农户呢?”

    燕休左右看了看,确保周围没有山贼的人,而那些农户们或躺或坐,全都聚集在牢房里面,为了自己的生命而担忧。

    等确定没人可以听到他们谈话的时候,燕休才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沈唐。

    “原来如此,那现在该如何是好呢?”沈唐问道。

    “说到这个我还想问你呢,你不是去找人了吗?怎么被抓到这里了?”

    沈唐唉了一声,把手锤在牢门上:“我出了村庄之后一路往县城奔去,没想到半路就遇上了这伙山贼,一番搏斗之后便被抓了。”

    “他们这么多人,你肯定打不过。”燕休安慰沈唐,“对了,刚才在宴席之上,他们的头领马延说道三天后要去袭击匈奴部落,想来抓这些农户一是为了充人数,二是为了用来吸引匈奴人的注意力。”

    “把我们岂不是死定了?”沈唐大惊失色。

    “我已经有了说服山贼放你们走的办法,如果他们能听我的,说明他们还不是无可救药,而且看他们的样子也不像有经常劫掠百姓,不如不叫官府来镇压,放他们一条生路如何?”

    沈唐皱起了眉头:“可毕竟他们还是贼寇啊!”

    燕休想了想:“这样,等我今晚先试探一下他们再做决定!”

    沈唐也没有其他办法,只好点头答应。

    “那沈大哥你再受苦一夜,明天再有计较!”和沈唐道别,燕休又迅速摸回来大堂,堂内众山贼依然在把酒言欢,没有一个人注意到燕休的来去。

    “来来来!燕兄弟,咱们喝!不醉不归啊!”冯武恒转了半天,来到燕休面前举着碗说道。

    “干!”燕休也不客气,一口气喝完了碗里的酒。

    “冯头领,马大头领在哪儿?”燕休擦擦嘴,看了看堂里的人,却没看见马延的身影。

    “这我还真是没注意,可能去后厅了?”冯武恒也环顾一下四周说道,“怎么你找大头领有事?”

    “嗯,我想问问他袭击匈奴部落的事。”燕休说完,便告辞往后厅走去。

    果然,马延正在后厅,盯着挂在墙上的地图出神。

    “大头领?”燕休轻轻说道。

    只见马延身体微微一颤,把手抬起来,在眼前挥舞两下,似乎是在抹泪。不过当马延转过身来时,脸上已然挂着欢快的神情:“是燕兄弟啊,找我有什么事吗?”

    燕休点点头:“大头领,我想问问袭击匈奴部落的事,可以请大头领明示吗?”

    “有何不可?来来来!”马延招呼燕休过来,指着地图,“你来看,这里是安竹山,这里是上郡边境,从冬天开始,这个匈奴部落就在这个地区游牧,最近草原水草丰沛,于是他们准备回到草原去。”

    “所以大头领想趁这个机会,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燕休接着话说道。

    “子龙果然才思敏捷!”马延赞叹道。

    “大头领,燕休斗胆问一句,作为山贼,劫掠战斗力更弱的老百姓不是更安全吗?为何大头领却要冒险去劫掠匈奴人呢?”

    马延叹了一口气,坐到位置上,示意燕休也坐到一边。

    等燕休落座,马延才继续说道:“子龙,现在大家都是自家兄弟了,既然如此,我们便要坦诚相待。”

    “大头领说的对。”燕休点点头。

    “唉。”马延又叹了一口气,似乎内心遭受着极大的煎熬,“其实我们虽然名为贼寇,但在上山为寇之前,都是士兵,而我则是一个屯长。”

    这一点是燕休不可能想到的,听马延说完,不惊面露震惊之色。

    “当年我们材官(ps:材官是秦朝时步兵的称呼。)千人奉命在边关抵挡匈奴南下,奈何匈奴人骑兵太狠,我们实在打不过,丢了防地,没想到退回来之后竟被说是故意放弃,通敌谋反!”说道此处,马延一脸的愤怒,一只大手也啪得拍在面前的案几上,“我们千人长带着我们杀回驻地,准备以死相拼以证清白,没想到中了匈奴埋伏,最后逃到这山上只剩下不到五十人。”

    “所以大头领一直对匈奴人心怀怨恨?”

    “对!上山之后,我们五十多人逐渐发展,才到今天有了百十号人,这期间我们是不是袭击匈奴部落,却总是没什么成果。”

    说到这里,马延的遗憾懊恼之情溢于言表,不住的叹气。

    燕休也跟着叹了一口气:“我愿意为贼寇都是些杀人越货的人,没想到还有大头领这样的忠义之士。”

    马延摇摇头,没有说话。

    “不过,燕休还是有句话不得不说!”燕休双手抱拳,目光如炬。

    马延抬起头,看着燕休:“子龙但说无妨!”

    (ps:不管有多少人看,还是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