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混秦记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力战马贼
    村镇的中央已经聚集起来全村的人,男女老少在内差不多近百十号人,十多个山贼拿着刀站在外围,将他们都拦在了正中间。

    广场上十分嘈杂,女人和小孩的哭泣声不绝于耳,燕休和沈唐躲在一间房屋后面,看着广场里面发生的事情。

    那个骑马的头领站在最边上,把手中两把钢刀打得哐哐响,大声喊了起来:“都给我安静下来!”

    也许是他长得确实有些吓人,声音又洪亮,把广场里的人给吓得不轻,顿时就安静了下来,除了一些小孩的声音。

    “很好!”那头领继续说道,“大家也不用害怕,我们来不是为了杀人,只是为了拉人,现在山寨里人手不够,所以必须要从你们这里带些人回去,你们在这里辛苦半辈子能得到什么呢?不如和我们一样,上山做个绿林好汉,吃香喝辣,怎么样?”

    其余的山贼跟着欢呼起来,但是那群百姓却没什么反应。

    “看来他们不像是来杀人抢货的,这些百姓暂时应该没什么危险。”燕休对沈唐说道。

    “但如果这些农户不听他们的话呢?就算是上了山,最后还不是要被官府剿灭,难逃一死。”沈唐一掌打在墙上,怒火中烧。

    “这样,我去劝他们先跟着上山,你去县令那里找人帮忙,带兵来剿灭他们,如何?”

    “万一官兵攻击得急了,这些山贼恼羞成怒杀了农户怎么办?”

    “不是还有我嘛,我会和他们一起上山,到时候里应外合,一定可以将他们全部歼灭!”

    沈唐犹豫半天,最后还是决定听从燕休的建议:“事到如今也只有这个办法了,那燕老弟你小心行事,我一定尽快带人回来!”

    “好,我会在身上带一口袋白豆,一路做上记号,到时候你就跟着这个记号来就行!”

    沈唐点点头:“燕老弟,一定要小心啊,如果事急,你自己逃走就是!”

    燕休也点点头,让沈唐赶紧去搬救兵。

    等沈唐走了,燕休从屋子里取出一包白豆装在身上,再往广场走去。

    “将军,这里还有一个人!”一个山贼突然看见往广场走来的燕休,大喊起来。

    那个手拿银枪的山贼怒吼一声,提枪就往燕休冲过来:“来着何人!”

    人群里的左娘看清楚了是燕休,又见这骑马的山贼举枪朝燕休冲去,顿时大惊失色,气血冲头,竟一下子晕了过去,幸好周围有几个熟识的妇人,赶紧把她扶住。

    燕休没想到那山贼居然会直接朝自己冲过来,他本来高举着双手,就是想直接进入广场和农户们待在一起,这一来反而让他有些紧张。

    眼见银枪直指自己的咽喉,燕休赶紧一个灵活的侧闪,躲过了这一冲击。因为秦汉时期还没有马镫这种东西,骑兵在控制战马上还有些困难,所以往往是一次冲击就是一个回合,不够灵活,这才能被燕休给躲过。

    山贼冲出去老远,才再次调转马头,准备再来一次冲击。

    那个头领也没有喝止他的行动,毕竟要想这群百姓乖乖听话,还是要吓一吓才行,既然这里送上来一个,当然不能放过他。

    燕休看那山贼还要再冲上来,赶紧思考对策,一直这样下去的话,自己肯定没办法招架,只能是拼一拼了。他把一直藏在身上的匕首拿了出来,紧紧地握在手里,目光盯着那个山贼不敢有一点大意。

    那山贼双腿一夹马肚子,再次向燕休扑过来,燕休看准时机,在那山贼快要靠近的一瞬间将手中的匕首扔了出去,那山贼见有东西飞过来,把脑袋一侧轻易躲过。燕休当然也不指望这一下能射中山贼,他不过是想搏一搏山贼这一下分神的当口。一看见山贼侧头,燕休赶紧一个侧身,两手抓住那杆银枪,接着马力往前一拉,马背上的山贼一个没坐稳,便被扔下马来。

    战马没了主人,一股脑的往前冲去,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燕休则赶紧抓起地上的银枪,直刺还摔在地上的山贼,然后枪尖刚好停在那山贼的额头,吓得他张大了嘴巴,不敢动弹。

    那头领见手下被甩下马时便已经着急,打马就往燕休这边冲来,但看见燕休迅速的抓起长枪直刺地上的手下,立刻勒住胯下战马,大喊一声:“休要动手!”

    燕休本就没有想杀了这个山贼的意思,这种情况下不杀,比杀能获取更多的利益和时间。

    “壮士好功夫,不值尊姓大名?”那头领坐在马上,朝燕休拱手问道。

    “在下燕休燕子龙,阁下何人?”燕休回答着那个头领的问话,但目光仍然不敢离开躺在地上的山贼。

    “在下平虎寨二头领冯武恒!”冯武恒微眯着双眼,打量着燕休,这个人能够在地上将自己的手下从马上拉下来,想必是个力气过人的高手,于是不敢再怠慢,“燕少侠好身手,不知来这里何故?”

    燕休把枪收回来,地上的山贼赶紧爬起来回到山贼之中。

    “我当然是住在这里。”燕休把枪立在自己身边,回答道。

    “那燕少侠的意思是今天不让我们带走这些人了?”冯武恒问道,目下这种情况,自己也不敢断定自己一定就能打得过燕休。

    “那是自然。”燕休手扶着长枪,努力地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凶狠,毕竟刚才是用命在搏,现在不论是身体还是心里,都非常劳累。

    “可是这样的话冯某和寨主没法交代啊。”冯武恒皱着眉头,思考着下一步的对策,也许自己一个人打不过他,一起上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燕休也知道,这件事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能解决,自己虽然利用一时的气势压制住了对方,但如果不给对方一些甜头,对方也不会轻易松口。

    “好办,刚才听你们说是寨中缺人?”燕休问道。

    “正是!”

    “那不如这样,我用我来换这些百姓!”燕休定了定神,继续说道:“这些农户都是些安分之人,没有什么战斗力,你抓他们去不过是徒增寨中口粮而已,反而是累赘。而我就不一样,刚才那一下你也看见了,我能徒手将他从马上拉下来,战斗力恐怕不容小觑吧?”

    冯武恒先是一喜,但随即就变得有些担心,这燕休的战斗力确实非常强悍,如果能到寨中肯定能让山寨如虎添翼,但这人看着就不像那种能甘屈于人下的样子,如果让他上了山,反客为主又如何是好?

    在冯武恒内心争斗的时候,燕休再次发话了:“冯头领可是担心我上山之后会取而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