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混秦记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亭长沈唐
    这个时代因为交通和通信的封闭,以及生产能力的低下,绝大多数农民百姓都不会离开自己生活的村子,而且由于水源和土地的争夺,经常发生两个村落之间的械斗,所以每个村落的人对不认识的外人是比较排斥的。

    即使是不排斥,也不太可能主动帮助别人,不过当然也不会去伤害别人。

    燕休和左娘沿着老翁说的方向走了不久,便见到了另一个村子,村子外围的庄稼长势喜人,这点从这些人的脸上都能看出来,几乎每个人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左娘,我看这里的人比较友善,而且这里收成也不错,应该会有人帮助我们。”燕休温柔的看着左娘,“不如我们就先在这里住下?”

    “夫君安排便是。”左娘回答。

    燕休点点头,往村口走去,有几个小孩从村子里跑了出来,突然看见有两个陌生人,便停在一边,盯着燕休和左娘看。

    燕休招招手,让他们过来,没想到那群小孩却一哄而散。燕休摇摇头,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朝一个拿着农具的人走去。

    “这位大哥,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燕休问道。

    “这里是安西亭。”那人回答。

    “哦,是这样的大哥,我叫燕休,这位是我的细君左娘,我们两是逃难来的,想在这里暂居,不知道可以吗?”

    “那我可不知道。”那人摆摆手,准备离开,却又回头说道:“村子的东南头有颗枣树,树下是亭长的家,你们可以去那里问问。”

    “多谢大哥!”说完,便带着左娘往村东南走去。

    这个村落倒是一派安静祥和,男耕女织,似乎没有受到过战乱的影响。一路上鸡犬相闻,不过对于燕休和左娘这一对陌生人,大家都投来了好奇的目光。刚才那群小孩跟在两人身后打闹,燕休一回头,他们便作鸟兽散,一会儿却又围了上来。

    “要是能在这里生活,也算是一件开心的事啊。”左娘的语气里透露着一丝欣喜,脸上也洋溢着期待的表情。

    燕休明白在左娘的内心里还是想找一个世外桃源安稳的过完一生,因为这是几乎所有百姓的想法,他们不求功名,不求财富,只希望自己和家人能平安一生,很多时候农民起义都是被统治者给逼迫的而已。燕休又何尝不想呢?假如这是在汉唐盛世,那自己真的可以和左娘一起,找个世外桃源安稳一生,或者做点小生意,让自己衣食无忧。可是这是秦朝啊,再过不久,又要掀起一场席卷华夏流传千古的乱世风云。

    “可惜啊,乱世即将到来,没有一个人能偏安一隅。”燕休摇摇头,无奈的说道。

    “夫君,为何你如此肯定乱世的到来呢?”左娘有些不解。

    “左娘,有些事我没办法和你解释,你只需要明白,我会永远保护你就好!”燕休给了左娘一个大大的微笑。

    左娘不再追问,只是轻轻点头,笑面如花。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村东南头,在一棵大枣树下放着一张凉席,上面躺着一个人。

    “你好?”燕休远远的朝那个人喊道。

    那人似乎在沉睡,没有丝毫反应。

    燕休和左娘决定再往前走走。

    “请问前面睡着的可是亭长大人?”燕休再次问道。

    “谁啊?”那个躺着的人终于有了反应,大声问道。

    “在下燕休燕子龙,这位是我的细君左娘,有些事想问一下亭长大人。”

    那人坐了起来,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燕休:“你叫燕休?”

    “是。”燕休点点头,“敢问亭长尊姓大名?”

    “尊姓?我一个小小的亭长哪有什么尊姓,本亭沈唐。燕公子有什么事啊?”沈唐身形魁梧,眼神里透露着淡淡的不耐烦。

    “我和左娘都是逃难来到这里,看到这里风景秀丽,民风淳朴,所以想在这里定居,特来找沈亭长帮忙。”

    “帮忙?”沈唐站了起来,朝着燕休他们走过来,“你们难道不知道秦朝律法规定,百姓不能随意离开户籍所在地吗?你们这么做算是逃役,我现在就可以把你们抓去修骊山皇陵!”

    燕休没想到这个亭长竟然有些凶狠,赶紧说道:“沈亭长,我们真的只是逃难来的,并不是主动要离开原户籍地。”

    沈唐嘿嘿一笑:“哈哈哈,吓到你们了吧?我才懒得抓你们去骊山呢,那鬼地方离这里远得要命,而且给皇帝修陵寝,一般去了就回不来了。再说了,如今谁的日子都不好过,我干嘛要难为你们呢?”

    燕休长吁了一口气,也笑了起来:“沈亭长真是幽默。”

    沈唐走到燕休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这里也没有比其他地方好到哪里去,但是大家都会互相帮助,要是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来找我。”

    “我们现在还没有住的地方。”燕休说道。

    沈唐指了指自己家的背后:“那边有座小房子,之前是用来养牛的,后来牛病死了,就空了出来,你们去收拾一下,住人是没有问题的。”

    沈唐又上下打量了一番燕休和左娘:“看你们这个样子似乎也没有饭吃吧?今晚来我家吃吧,不过就这一顿啊!”

    说完,沈唐就走回到枣树下,继续睡了起来。

    “夫君,刚才我真的以为他要抓我们!”左娘拉着燕休的手说道。

    “看来这和沈亭长人还是不错的,就是喜欢作弄人。”燕休笑着说道,“咱们先去那个房子那儿吧,收拾一下今晚才能好好睡觉,我可不想再像睡牢房那样了。”

    “当然。”左娘也跟着笑起来。

    ……

    两人忙了整整一个下午,才把那个杂乱的小房子给收拾干净。

    燕休坐在门坎上,给同样劳累的左娘按捏着肩膀:“左娘,没想到你看起来这么柔弱可人,做起事情来还真是厉害。”

    左娘则是有些受宠若惊,她几时能享受过这种待遇,一个男人给女人捏肩:“夫君说笑了,我生在农家,从小就要学会做这些事情,这也算不上什么厉害,倒是夫君,竟然也能做这些女人才干的事情。”

    燕休心里苦笑,这些事情在未来大部分都是男的在做了。

    “哟,收拾完了?”沈唐从屋后面转了出来,惊讶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