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混秦记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险境?机遇!
    燕休被范增的话一激,便将所有的事情全部告诉了范增,当然他也没有告诉范增他是来自未来,毕竟这个事情实在太玄幻,哪怕是范增也不可能想到这样的事情。

    范增听完哈哈大笑起来,这让燕休有点摸不着头脑,于是问道:“范老先生为何发笑啊?”

    “老朽不笑别人,只笑燕公子脑袋愚笨尔。”

    “哦?”燕休听范增这么一说,更是迷惑。

    “那些方士本就是坑蒙拐骗之人,燕公子却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在卢生手上,岂不是愚笨?”范增依然笑着。

    直到范增说完,燕休才明白了他在笑什么。在燕休的心里其实是有些不屑的,范增这样的纵横家又如何呢?一样是为了自己不择手段。张仪身背六国相印,看似为了遏制秦国东出,实则也是为了自己所谓的政治抱负,最后落得个各国都不待见的下场。反倒不如项羽,光明磊落,就算最终兵败乌江自刎,却留得万世英明。

    不过虽然心里这样想,燕休嘴里却不敢这么说:“范老先生所言甚是,还请指点晚辈一二。”

    范增很是满意燕休的表现,于是稍微想了想说道:“虽然你杀了狱卒,并且扔进河里,而且那河水流湍急,他的尸体不会被轻易发现,但只要他去左娘家找不到她,定然能料定你已经逃走。”

    “那该如何是好?”燕休问道。

    “不知燕公子可知道一句话: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

    燕休恍然大悟,说道:“范老先生果然才智过人!卢生不日定会和秦始皇回咸阳,而且他见不到左娘,一定认为我和左娘会远遁他方,却不可能想到我竟然并没有离开!”

    范增满意的点点头:“孺子可教也,燕公子的头脑,比我两位徒弟要高不少啊!”

    燕休赶紧摇头:“晚辈岂敢和范老先生座下弟子相比!”说完,燕休看了一眼武江的脸,他却毫无反应。

    “师傅,破屋到了。”车驾外传来那骑马之人的声音。

    “燕公子,咱们去下面再聊?这一上午的颠簸让老朽有些难受。”车驾停下之后,范增说道。

    “一切都听范老先生吩咐!”燕休说完,替范增掀开门帘,让左娘和范增他们先下去,自己才最后一个下了车驾。

    其实燕休对范增的印象并不好,他很不喜欢范增的阴险性格,但现在自己和左娘身陷险境,还要依靠范增给自己出主意,只能是先委屈自己。

    而范增倒是对燕休的印象不错,一是身为晚辈懂得尊师敬长,二是一上来就对自己一番恭维,这让自己很是受用。

    “准备饭菜吧,今天多了两位客人,不可怠慢。”范增吩咐武江道。

    “诺!”武江走了下去,带了几个下人去准备饭菜了。

    刚才骑马的那个壮汉把马拴好,走了过来。

    范增抚着他的背说道:“这是文渊,是我比较欣赏的一个弟子。”

    燕休双手抱拳:“见过文渊兄。”

    “燕兄客气了!”文渊回礼道。

    “去那边坐下说吧!”

    众人坐定,燕休便再次开口问道:“范老先生,卢生这边的问题解决了,那官府的问题怎么办呢?”

    “也好办,既然不日秦军将士就要来到这里,并且攻击匈奴,必然会用到上郡等地全部精力,到时候没人会关注你这个本就没定罪的人。”范增笑着说道。

    燕休心里暗自佩服,这范增虽然心思险恶,看问题真的是非常透彻,能够从更长远的范围来观察,自己和他比起来实在是差得太远了:“范老先生高见,晚辈实在是佩服!”

    “小事一桩,燕公子不必放在心上。”范增摆摆手,自谦道。

    燕休回头看着左娘说道:“那我们就按范老先生的意思,就在这里先待着,再看看后续的情况。”

    “恩。”左娘也点点头。

    事实上在燕休的心里,去南方并不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毕竟离天下大乱还有好几年的时间,而这段时间如果自己不能得到极大的成长的话,在未来的局势中肯定没办法应付的得心应手,而且这一去路途也很遥远,中间会发生谁也没有把握。如果不是卢生带来的威胁实在太大,他还是更想留在这里,然后想办法混进蒙恬的军营,在蒙恬身边学习学习。

    现在经过范增的一番分析,燕休觉得其实待在这里可能比去南方还要安全。

    几日又闲聊了一会儿,饭菜便端了上来,在牢里待了好几天的燕休实在是没吃过什么好东西,现在的饭桌上竟然还有肉,不禁觉得非常开心,也不管周围的人如何反应,自己吃起来是一点也不客气。

    吃过饭,范增一行人决定继续南行,而燕休和左娘则和他们分别了,因为再往前走就是肤施城,这种时候燕休肯定是不能去的,也许过段时间可以,但现在绝对不行。

    “感谢范老先生的指点,可惜晚辈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报答,不过我想以后我们还有机会几面,到时候晚辈一定报答范老先生!”燕休松了范增一阵。

    “相逢即是缘,举手之劳也不求什么回报,燕公子,老朽告辞了!”

    “范老先生慢行,恕晚辈不能远送了!”

    “再会!”范增进了车驾,文渊骑在马上,把手一挥,车驾缓缓走远。

    看着范增他们走远,燕休心里不免有些惆怅,范增啊范增,也许未来我们俩会在战场上见也说不定啊,因为最后的胜利者是刘邦,我肯定是不会去项羽那里的,到时候我一定会践行今日的诺言,先报答你,然后再和你决斗!

    “夫君?”左娘走到燕休身边,看他出神的望着范增离去的方向,以为他是在为不能去南方而感伤,于是安慰道:“夫君,只要过了这一阵,我们再去南方也不迟,你不要感伤了。”

    燕休伸手搂住左娘:“我可不是因为去不了南方而感伤,我是在欣赏未来风云激荡,群雄并起的风光啊!”

    “夫君你又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左娘娇嗔道。

    “说了你也不懂,算了,咱们还是先去找个地方住下吧,等过几天秦军到了,我再有计较!”说完,燕休拉着左娘就往旁边的小路走去,准备去向那些地里的百姓寻求帮助,能够让他们暂住几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