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混秦记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范增
    左娘提到说可能是走错了方向,燕休也是一懵。

    “是吗?”燕休停下脚步,四处望了望,“不瞒左娘,我对方位一事还真的不太清楚。”要是自己的手机现在还有电就好了,一下就能知道哪边是南方。

    “我也不太清楚,只是隐约觉得走的不对,不如问问这些人吧?”左娘指着田里劳作的百姓说道。

    燕休点点头,向一个老翁走去:“老人家,请问会稽郡方向怎么去啊?”

    那老翁直起身子来,看了看燕休,咧着嘴笑道:“我一把老骨头,从来没离开过这里半步,哪里知道什么会稽郡呢?”

    燕休一愣,不过随即反应过来,古时候交通不便,大部分人一辈子都不会离开自己的故土,也就是当兵或者是经商的人会到处走走,自己这么问不是很白痴?于是改口问道:“是晚辈错问了,那还请您告诉晚辈南方是何方?”

    “哦,你们要去南方啊?”老翁指了指燕休的身后,“那你们走反了,南方是那个方向!”

    “晚辈明白了,谢谢老人家指点。”燕休谢过了老翁,走回左娘身边,“果然走错了,咱们连方向都走反了,昨晚实在不好判断方向,没想到差了这么多。”

    “没事,只有我们俩在一起,走多远我也不会觉得有什么的!”左娘安慰燕休。

    “其实多走些路倒没什么,只是现在又要折回去,万一碰上卢生和官府的人怎么办?”

    “要是能有个向导就好了。”左娘说道。

    燕休一下子就笑了起来:“诶,我怎么没想到呢!找个对这一块熟悉的向导,然后到了下一个地方再找一个向导不就好了?左娘你真聪明!”

    兴高采烈的燕休准备再去找那个大爷,突然又想起来自己身上没什么钱,怎么请别人当向导呢?于是情绪又一下子低落下来。

    “夫君是不是怕自己没有银两,别人不会答应给我们做向导?”左娘问道。

    “是啊,谁会免费给我们做向导呢……”燕休摸着下巴,叹了一口气。

    “驾~”

    这时候,路那边传来了一阵赶马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是一队赶路的人。燕休紧张的握住怀里的匕首,另一只手把左娘护在身后。

    从路的转弯处走过来一队人马,燕休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伙商队,为首的人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后面跟着三两马车,第一辆是车驾,后两辆是拉的什么货物,再后面还跟着十多个打手模样的人。

    那骑马的人从燕休身边过时,一双犀利的眼睛一直盯着燕休看,眉目中似乎露着些警惕。

    此人绝非善类,燕休心里这么想着。

    “停一下!”从马车里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

    骑马之人将马拉住,掉过马头走到马车旁边:“老爷有什么吩咐?”

    “颠簸了一上午,有些乏了,找一处地界休息一下。”

    “诺!”骑马之人环顾了一下四周,再次打马来到燕休面前:“汝可知何处有休息之地?”

    燕休手中握着的匕首稍微放松一些,说道:“那前面有一个破屋,可以歇脚。”

    “多谢。”骑马之人抱拳说道,随后把手一挥,后面的马车继续往前走着。

    燕休转过头,轻轻说道:“这些商人不像是一般商人,那骑马的人眼神犀利,身形又健硕,像是行伍人士,不如我们先跟着他们,这样就算是有人想对我们不利,也不是那么容易。”

    “不会有什么问题吗?”左娘有些担忧。

    “无妨,等我先问问。”燕休说完便往前赶了两步,“壮士,不知你们往哪里去?”

    骑马之人回头看着燕休:“先生有何指教?”

    “我和我细君想往南方去,但路途遥远又多艰险,如蒙不弃,可否一起上路互相照应?”燕休问道。

    骑马之人眉头稍皱,说道:“在下不敢做主,等我问问老爷再说。”

    说完,此人便打马追上前面的马车,和马车里的人交流了几句,又赶了回来,对着燕休说道:“老爷说先生既然也是去南方,便跟我等一路。我家老爷是心善之人,你和你细君可以上马车坐着。”

    燕休本来只想的是能和他们一起走就行,没想到那老爷竟然还让自己和左娘上马车,顿时大喜过望:“实在感谢!”

    马车已经在前面停着,燕休赶紧带着左娘上了马车。

    这一上马车,燕休才是吃了一惊,这车里有两个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和一个膀大腰圆的恶汉。

    左娘被恶汉吓了一跳,躲在燕休后面,不敢说话。

    那老人笑笑:“姑娘不用害怕,这位是我的徒弟武江,人是长得凶恶了点,但心地还是好的!”

    左娘微微颌首,燕休则抱拳说道:“老先生古道热肠,燕休感激不尽。”

    “诶,都是出门在外,多个朋友多个照应。”

    “敢问老先生尊名?”

    “不敢当不敢当,老朽姓范名增。”白发老人轻抚自己的胡须,一脸的惬意。

    燕休吃了一惊,这个老头竟然是范增!

    “您就是范增范老先生?”燕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您不是住在安徽吗?怎么到这儿来了?”

    范增一愣,反问道:“何处是安徽?老朽家住居鄛,近日带着两名弟子到各处游历,也算是长长见识。”

    燕休心里缓了一下,看来这老人就是那个范增了,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上他:“久仰老先生大名,今日一见,实乃三生有幸!”

    范增眯着眼上下看了看燕休,轻轻说道:“燕公子,最近似乎遇上不少事?”

    燕休更是一惊,史书记载范增善于察言观色,好出奇计,今天刚遇上自己,就凭看了一两眼就能知道自己身陷危机,实在是厉害!

    看到燕休有些沉默,范增继续说道:“倘若燕公子觉得不便说出口,放在心中便是,算是老朽多言了。”

    其实这是激将法,像范增这样战国时期的纵横家最能利用这样的说话艺术,逼迫对方说出自己想要的话,然后在被自己利用,从而达到自己制约各方,从中获利的目的。

    此时的燕休在范增面前就像是一个纯洁的小绵羊,根本无法面对范增的攻击,他只是觉得范增厉害非常,又肯将自己和左娘叫上车驾同行,自己要是瞒着不说,实在是有些不太好,于是决定和盘托出,说不定还能得到范增的进一步帮助。

    (ps:历史没有过范增出现在上郡的记载,不过我觉得范增作为纵横家,肯定是会经常外出游历的,而且写嘛,总得编些故事才好玩啊!另外,希望喜欢这本的朋友,可以推荐给身边的朋友看啊!)